繁华陌上 · 第五章 悦希悦兮

圣诞节原本是西方的节日,却不知什么时候起,在国内也流行起来。

这一天的前夜,学校门口总有顶着寒风售卖“平安果”的女孩子,一颗普通的苹果,这一夜能卖到五块。

的确是个不错的商机。

陆陌青买了一个平安果,却硬拉着陈子雄也买了一个。

陈子雄不满地问:“你买也就罢了,我也知道你想送给谁,你拉着我买一个,我又不送人,何况你不怕人家真以为咱俩有什么关系?”

陆陌青抱着那颗苹果,嘿嘿一笑:“嘿,你就自己吃了呗,就当送给自己,平平安安嘛。”

陈子雄觉得又可气又好笑,陆陌青这种爽朗的性格,当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学校教学楼的顶层,是一个活动室,一般举行活动的时候,是可以通宵开放的。

圣诞前夜,舞蹈社通常会组织一次圣诞舞会,不单单本校的,连附近学校的学生也可以来参加。

只不过舞会,都是需要舞伴的,如果你没有舞伴,就只能坐在下面,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着别人跳舞。

陆陌青正在啃苹果。

吭哧吭哧的声音,让一旁的陈子雄都坐不住了。

“这么多女生啊喂,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陈子雄拉拉他的胳膊。

陆陌青说:“怕什么,那么多女生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那一个。”

“你也用不着这样吧,只不过人家有舞伴了而已,因为这个你就把要送人家的苹果给吃了?”陈子雄说。

陆陌青叹了口气说:“唉,不知道那个家伙是谁,这么幸运。”

“那个啊,是舞蹈社的社长呢。他们社举办的活动,舞伴肯定已经安排好了吧。”陈子雄说。

望着昏暗交错的灯光下,林小言一袭白色长裙,与舞伴翩翩起舞,陈子雄又看呆了。

“她跳的真是好看呢,快看看。”

“拉倒吧,我不看,你自己看吧。”陆陌青扭过头去,继续啃苹果。

“不过呢,你得这么想,你们总算还是说过几次话的,再说了,你不是说她数学不好么?以后多教教她,多接触接触,你的机会还是很大的。”陈子雄拍拍他的肩膀说。

“来看这个破舞会,还不如在课堂上多上几节课呢。”陆陌青狠狠咬了一口苹果,就像咬在某个人的身上一样。


“你好同学?”

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一只小手轻轻拍了拍陆陌青的肩膀。

陆陌青差点把嘴里的苹果喷出来,他一转身看到两个女生,一个披肩发穿着红色的衣服,一个扎着马尾穿着黄色衣服。

红衣服的女生正笑着问他:“你认识舞蹈社的林小言吗?”

陆陌青调整了下情绪,说:“额,认识啊,你找她?”

“嗯,我是她的朋友,从临校过来参加舞会的呢。”红衣女生笑着说。

“喏,他在那呢,穿白色裙子的那个。”陆陌言指了指林小言的方向。

“谢谢啦!”红衣女生笑着回答,她身后扎马尾的女生也冲着他笑了一下。

陈子雄望着红衣女生的背影,对陆陌青说:“喂,我看这个女生也蛮不错的啊。”

陆陌青不以为然的说:“是吗,那你可以去试一下咯。”


陈子雄真的就去试了一下。

他走到林小言的跟前,林小言看到了他,热情地为他介绍着。

“子雄,这是我的好朋友,秦悦希。悦希,这是我同班同学,陈子雄。”

原来红色衣服的女生,叫秦悦希。

秦悦希热情地打招呼:“你好啊帅哥,很高兴认识你,哦,对了,她是我同学,闫菲菲。”她介绍旁边黄色衣服的马尾辫女生。

陈子雄忽然觉得这个女生好像也不错。

为什么陈子雄感觉他遇到的女生都不错,并不像陆陌青那样,除了林小言,其他人在他眼里一无是处。

秦悦希笑着说:“对了,你跟旁边那个同学是一起的?”她指了指坐在座位上啃苹果的陆陌青。

“嗯,我们是同学呢。”陈子雄笑答。

“你们都没有舞伴啊,哈哈。小言,你也是,你同学在这,你就顾自己跳,把他们晾在那里。”秦悦希对林小言说。

林小言说:“所以才把你们叫来了啊。”

秦悦希说:“我的舞伴也不是随便找的好吧。不过呢,看这俩帅哥晾着也挺可惜的,菲菲,咱们一起呗。”

闫菲菲笑着说:“我没意见啊。”

陈子雄走到陆陌青面前,一拍他肩膀:“喂,叫你过去跳舞。”

陆陌青一下子跳了起来:“谁?谁叫我去跳舞?”

陈子雄说:“林小言啊,快去吧。”

陆陌青刚听到“林小言”三个字,就闪电一般冲了过去。


然而陆陌青并没有跟林小言跳舞,因为林小言有舞伴了。

陈子雄也没有闲着,他也有舞伴了。

所以,只剩下一脸不满的陆陌青,和一脸怒气的秦悦希。

“喂,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啊。”秦悦希嗔道。

陆陌青说:“没有,只是……”

“没有只是,我家小言大美女请我们来跳舞,就给我好好地跳,再说了只是跳舞而已,看把你给吓的。”秦悦希噘着嘴说。

林小言看到秦悦希还很尴尬地跟陆陌青面对面没有跳舞,就喊了她一声。

陆陌青倒是很快的答应了一声,然后抓住秦悦希的手,跳了起来。

秦悦希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打乱了方寸,看着陆陌青绷着脸握着她的手,瞬间一抹红晕飞上两腮。

女孩子偏偏很奇怪,你不理她的时候,她就很生气,你一主动起来,她反而害羞了。

原来再凶的女孩子,也会有娇羞的一面。

陈子雄看着他慌乱的样子,不禁偷笑着,忽然又看到对面跟他跳舞的闫菲菲,握着的手不免松了一些。

毕竟异性的肌肤之亲,与这青春的火花,不知道会迸发出怎样的繁华。

闫菲菲正偷笑地望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巧笑倩兮。

秦悦希呢?

悦希,悦兮。

这本来就是个开心的名字。但秦悦希现在的的确确也很开心。

她忽然在心里也闪现了一个词,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词。

就像陆陌青第一次看到林小言的感觉一样。

查看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