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被看到之后

自从助教班上看到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情感隔离,曾经所压抑的感受在不断地浮现。

     最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刚出生,看到眼前如此的陌生,眼前有不同的人影飘过,我和他们说话,他们好像都听不见,我大哭,可他们好像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我看到妈妈从我身边经过,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后来,自己长大了,然后又穿越到了之前的场景,看到那里的人,我使劲地喊他们,可是他们都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在说话,感觉我是一个隐身人,能看到那里的一切,但他们确无法看我。后来带着难过从梦中醒来。

     上周回家,看到妈妈对待女儿,女儿做的每一件事情,她都咬牙切齿,指责埋怨。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是多么的不耐烦,她想逃离女儿不停的提要求,但又不得强忍着。但这种隐忍的背后是那么的不允许。吃饭的时候,我开始和老婆抱怨饭菜这么难吃。在我的记忆中从未有过这么多对妈妈的埋怨,只记得从不愿意坐下来和妈妈聊天,每每回家见面也不说话,也基本上没有喊过她妈妈。爸爸更像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一样,从未来过。

     聊天中,我妹妹说妈妈最喜欢打人,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很难过,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妈妈虽然很冷,但从没打过我。原来不是没有打过我,而是我隔离与他们的任何情感连接,我把小时候的所有记忆全部隔离了,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是随着最近的临在深入,虽然记忆没了,但感受还在,痛还在。以前与妈妈相处,与孩子相处,与老婆相处,都会自动化地隔离感受,所以看上去很温和,实际上是冷漠的隔离。如今她们总会勾起我的情绪,也许一句话就能让我发火,也许一个脸色就能让我抱怨。有时候自己可以喊停,有时候发火了,抱怨了,才能喊停。而每一次停下来,去感受当下的心的时候,心是碎了的感觉,整个人酥软。所有的感受全部聚集在心窝处。

      我知道我已无法在隔离这些感受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当难过来临就去和他在一起,当悲伤来临就和悲伤在一起,当愤怒来临就去做愤怒静心。

     原来6号的外向投射就是为了对抗去感受曾经的那些痛,曾经的那伤。通过责怪他人,来逃避面对自己的痛。因为当去感受那些感受而又什么都不做的时候,是如此的痛。真正的痛莫过于去体会那个无能为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