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郎

吕文新:与老同学聚餐时(参见《回国日记4下:本专业》),有好几位都提到我曾做过他们的伴郎。

你提起我曾是你的伴郎
这件事我本来不愿再想
那不过是一次临时救场
兄弟我自然要当仁不让

正好我四肢没有你的长
正好我五官没有你的靓
虽然我已当过三次以上
但是我的脸皮赛过城墙

其实我期待能约会伴娘
司仪说我姓郑我也无妨
只希望姓郝的美貌无双
皆大欢喜结成两对鸳鸯

但低俗的司仪令人抓狂
他的玩笑开得无聊肮脏
好像他要把我直接脱光
以显示他多么会出洋相

我能感受到你有些紧张
知道你的心里也很受伤
咬牙切齿冥想秋后算账
强颜欢笑我俩不负众望

婚礼照片是否已经泛黄
录像磁带是否还能播放
若能发微信与老友分享
相看伴娘长得什么模样


吕文新
2017年6月起草于哈尔滨
2017年8月整理于奥克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