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它的日常

      “我沉沉浮浮在幽暗的海水中,四周寂静无声,什么也没有,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我。我,可以自由的呼吸,我很清楚我现在很清醒,甚至能感觉到海水的冰凉。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知道大概一个钟头或者是两个钟头后,应该吧,我会在外面某个角落醒过来。”我把这种诡异的情况告诉了我的死党,“嘿,亲爱的,你有在听吗?”看她一脸昏昏欲睡的样,我推了推她。安易翻了个白眼,无奈说道:“大小姐啊,你一大中午的不让我睡觉,就为了给我讲着故事,好了,亲爱的,听完了,是不是应该让我睡啊?”说完安易就摊在课桌上。我无奈的看了看她,她不相信,好吧,我知道这让人相信很难,尤其是在这个时代。我用手拖着下巴,看向窗外,虽然这对我没什么影响 ,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奇,就像孩子幻想这个世界有魔法,妖魔鬼怪之类的。可能我是一个可以预知未来的,也有可能我能看见某些“不可思议”的东西,还有可能在现实生活外存在着一个平行世界,我则可以通过梦境进入,又或者它可能是我前世的的某一情景……千千万万种的可能。

      啊,又是新的一天!真好,生活还是一往如既的平凡又美好,赖床是对假期最大的尊重啊,唔~我抱着被子在床上蹭蹭滚滚顺带感叹一下生活的美好。“嗯嗯嗯?什么情况?我,我,我,刚才不是在我的大床上吗?我怎么在野外?还有,这个有着猫的身体,狐狸的尾巴的生物是怎么回事?呃,是在瞪着我?”我内心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虽然持着一张冷静的扑克脸。我用力掐了自己一下,痛痛痛!这是真的!我不禁退了几步,转身撒腿就跑,我得跑出这个鬼地方。“呼哧~呼哧~”我气喘吁吁地用手撑着膝盖。“怎么?不跑了?”“不行了,太累了,我,我实在跑不动了”我说完突然就僵住了,我不敢回头。“呵~”后面传来一声轻笑,“既然跑不动了,那可以坐下来谈谈了吗?”“大,大佬,我,我,我不惊吓”我颤抖地回答。“所以?”“如果您,您不吓我的话我,我就……”等了半天,没有一点回应。你以为我会回头,不不,想多了,按照小说的套路,回头一定会被吓死的。有好奇心固然是好,但这得根据情况来,害死猫好生亏。站久了,腿有点麻,然后面还是寂静无声,这,就很诡异了。我不由碎碎念“这家伙在作甚呢?是死是活倒是吱个声啊。”“在念叨什么呢”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吓了一跳,转头,还好还好,什么也没有,我拍拍胸脯压压惊,余光在不经意间瞄到肩头,我全身一僵,它……啊~~~一声响彻云霄地尖叫后,我华丽地晕倒了。

      我努力地睁眼,模模糊糊间看见了天花板,天花板!我瞬间清醒,从床上蹦起来,快速的扫视周围,对,没错,是我的房间。我舒了一口气倒回床上。“原来,这一切只是个梦啊,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呵~怎么不可能是真的呢?”……是那个和梦里一样的声音……我机械地转过头,它就在我的床头,“啊”我又打算晕过去。“如果你敢晕过去,我保证,这次一定让你晕的舒服”它凉凉地说道,我看了看它那伸出来白惨惨的利爪,我,谄媚地笑道:“我只是想活动活动一下眼睛,嘿嘿,老大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您尽管吩咐。”……又是这种蔑视的眼神,说:“不需要你做什么”。我顿时又放心了一把。“你这么废,能干嘛,帮我浪费空气吗”。真的是不补则已,补则万箭齐发,我的小心脏哟。不过,这也很好,小说里常说的,一般人触发了某种奇怪的生物就代表着身边会发生一系列的诡异事件,我,有点怕啊,很心塞。但是,现在我,哈哈哈,不用在生与死的边缘上挣扎。“想什么呢?这一脸贱贱的样”一声带着明显的嫌弃声响起,我立马收敛了表情,认真说:“没什么”。然后老大是满意的跳到床上,用小爪子踩了踩,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窝下来,闭眼,睡觉。我……我,这鸠占鹊巢也未免太自觉了吧,我忍不住眼角抽了抽,我默默地盖好小被子,睡觉!可能是太困了,一会我就睡着了,模模糊糊间好像听见有什么人在说话,还有什么在骚扰我,我烦不胜烦,翻个身,裹紧小被子嘟囔:“乖,别闹,睡觉”。安静了片刻,“啊~”一声惨叫从我口中发出,我噌的一下从床上做起,阴恻恻地说:“我可能是忘了告诉你,我有起床气”然后,我就爆发了:“你丫的,你别太过分了!这是我的地盘,我的,懂?让你睡你就庆幸你长得像猫咪吧你”说完后我就倒下睡了。

        “唔~”我做起伸了伸懒腰,“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哦,是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低头看了看老大一脸的杀气,立马狗腿的笑了笑:“老大,早好啊”。这一脸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赶紧坦白罪行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我内心疯狂吐槽,但是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好的,我小心的问:“呃,老大,我,我是做了什么吗?”它还是摊着一张脸。“那,给点提示?” “昨、天、晚、上”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咬牙切齿呢,错觉,错觉,一定是我的错觉。我努力地想了想,犹豫地开口:“老大,那个,我有那么稍微一丢丢的起床气,不过也就那么稍微一丢丢”我还特意用手黏了一下表示表示。也许是我的表情很真挚(虽然这是我认为),它赏了我一抓后,一脸“愚蠢的凡人,我姑且原谅你”。我……谢谢大佬。

        对于路人的注目,我淡定的很,不就是脸有点花嘛,衣服出了点状况嘛,头发比较乱嘛,其他的一切都很好,我,目不斜视的,昂首挺胸的,一如既往淡定的往前走……我勒个去,“看什么看,没看过叛逆少女啊?!” 我冲这路人吼道,看着他们“嗖”的一下调过头,我愤愤的想到今天早上发生的那一幕。“我要去上课,你放手!”我低头看着扯着我衣服的老大说说。“不放,蠢奴才,你还没给我做早饭”“大哥,老大,大佬,我,要,迟到了,我回来后马上给你做饭,成不,我就一节课!”我边说边用力拽回我的衣服。“哗”的一声,我慢慢的低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我,我的,衣服破了……衣服破了……破了,了。火星撞地球,总有一个要爆发,我撸起我的袖子,张牙舞爪干了上去,“你丫的,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刚花了我一个月的钱,狠心,思考了大半年才买的,今天不打哭你,算我手懒,我跟你说。”几分钟后,它一脸可怜样,挂着泪水向我求饶,哈哈哈哈哈哈……好吧,以上纯属我想象。我累瘫了的在地上,带着一张破了的脸,衣衫褴褛,满含泪水,看着桌子上的大佬优雅地舔着他的爪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