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烟云》原著:木兰解决中年婚姻危机的做法,堪称教科书,绝

《京华烟云》原著里,将姚木兰塑造成完美的京城才女形象,我一直在思考,她到底完美在哪?

甚至,我一度觉得书里对她的描写过于平淡,人物性格不像红玉那么敏感,不像素云那么泼辣,不像银屏那么刚烈。

仿佛在她身上,很难发现她聪慧和完美的大事迹,直到看到小说的下部,木兰遭遇中年婚姻危机时,她的做法,堪称教科书,一个字:绝!

我才觉得,不愧是才女,不愧是活得通透的女人,值得我们女人学习。

事情得从木兰的大女儿阿满说起。阿满年轻气盛,正值国家动荡混乱之际,参加了学生游行活动,被枪杀了。

阿满的死,给木兰造成重大的打击,所以,她天天嚷嚷着要搬到杭州去隐居,过平静安宁的农村生活。

但荪亚总以父母还在为由,不能独立搬出来居住,拒绝了木兰。直到公婆去世后,木兰的心愿才得以实现。

木兰住在杭州城隍山上,租了一间屋子,只带了锦儿一家三口三个仆人。自从搬进去后,木兰脱下华丽的衣裳,换上荆钗布裙,脱去高跟鞋,换上布鞋,素面朝天,亲自下厨做饭,上山捡柴,手上都起了茧子。

从小锦衣玉食,过惯了富裕生活的木兰,对于这种平民的生活,非常享受,并且感到快乐。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乐在其中的事情,却让丈夫荪亚感到乏味无比。荪亚为人现实享乐,看到朴素无华的妻子,态度逐渐冷淡。他常常借口去上海应酬,并认识了时髦年轻的绘画生曹丽华。很快,两人就产生了感情,相见恨晚。

木兰是何等聪明的女子,怎会不知道丈夫的态度变化,只是她觉得,中年夫妻,就算感情变淡了,也不至于乱来,闹出笑话。

木兰虽不爱荪亚,但她需要婚姻,需要一个家,不管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自己,她都非常清楚,婚姻可以没有爱情,但不能没有付出和牺牲。

为了挽救这场婚姻,她做了四件事,堪称教科书级别。所谓活得通透,莫过于此。

第一件:旁敲侧击,有意给丈夫纳妾

木兰的身上有着传统女人的贤德,也有现代女性的优雅和品味。

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自从暗香出现后,木兰就琢磨着给荪亚纳妾,有意将暗香收为二房。

难道小时候共患难,一起都被人贩子抓去的经历,真的能激起她共事一夫的情感吗?

读完整本书,我才明白,并不是。根本的原因在于:木兰并不爱荪亚

爱是占有,爱是妒忌。

真正爱一个人,不会心甘情愿跟别的女人分享丈夫。

因为不爱,所以心胸宽广。

暗香嫁给经亚后,木兰没再考虑给丈夫纳妾,直到中年时期,发现荪亚内心蠢蠢欲动,常流连于酒色场所,木兰为了面子、尊严着想,又给他琢磨纳妾。

“我看得出来你日子过得不满足。你若想纳个妾,我不反对,但是不要叫外头人笑你糊涂。”

荪亚心里向来没想纳妾,何况现在已经不流行纳妾,若是纳妾,会被人看做是老式的男人。

木兰对荪亚旁敲侧击,宁愿他纳妾,也不让他在外面乱来。为什么她能一次又一次地在丈夫面前提纳妾呢?根本原因还在于,她对丈夫太了解了。荪亚是个重面子,看中实际的人,他一方面要标榜自己是新式男人,与老派男人划清界限,一方面却又不断追求刺激。

你可以不爱你的男人,但你不能不了解他。只有真正了解他的想法,你才能有效解决婚姻问题。

这就是木兰的聪明之处。

第二件:寻求父亲的帮助,决不一个人扛

木兰崇拜父亲,也从小接受父亲的教育。

荪亚出轨后,木兰不像一般女人那样隐忍不发,独自一个人扛下所有委屈,而是第一时间寻求父亲的帮助。

父亲姚思安是个有大智慧的人,自导自演了一场离间计。他先让木兰去妹妹家暂住一段时间,不要走漏任何风声。

接着,他乔装打扮成道士,刻意去偶遇曹丽华,并为她“算卦”。告诉她,所爱的男人已经结婚。

曹丽华才知荪亚欺骗了她的感情,谎称并没结婚。而曹丽华作为一个时髦年轻的女子,断然不可能嫁给一个结过婚的男人,在情感上她觉得受到了伤害。

木兰虽然对丈夫的品性了然于心,但还是过于自我,幸而莫愁点醒了她:

“我告诉你,你自己也要负一部分责任。姐姐,你把荪亚关在山顶上,自己打扮得像个乡下女人,我乍一看,都吓了一大跳。”

立夫问:“那有什么不对呢?”

莫愁说:“你不懂。荪亚跟你不同。”

经过妹妹的一番点醒,木兰才明白,自己的穿着打扮,在荪亚眼里看来,实在不相当。

荪亚从小锦衣玉食,从未吃过金钱的苦,喜欢木兰,也不过是喜欢她漂亮的皮囊,而非真正欣赏她的内在。

木兰在这场婚姻中,其实是孤独的,荪亚并不懂她。

第三件:改变自己,迎合丈夫口味

木兰虽不屑于继续穿上绫罗绸缎,涂脂抹粉,但为了挽救婚姻,解除危机,还是决心改变自己,迎合丈夫的口味。

她买回丝绸睡衣和粉色套裙,扔在床上,多少有几分看不起的样子。去厨房亲自干粗活的次数也少了,荪亚问起来,她只说:“噢,有点儿累了。”

表面上看,木兰对荪亚一如往常,荪亚根本看不出木兰早已知道他出轨的事,并且为了他悄悄地改变。

这就是木兰的聪慧之处,她虽不屑于迎合丈夫,不屑于在闺房内穿得时尚性感,但为了婚姻,她懂分寸,识大体,有取舍。

第四件:见小三,联合敌人坑丈夫,妙

木兰主动约见曹丽华,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去看看这个女子究竟长得怎么样,是什么人,能够如此吸引荪亚;二是主动出击解决这个问题,听听曹丽华的意见

那一天,她重新换上华贵的衣裳,面料是用老贡缎做的,据说是给皇族穿的。她精心打扮一番,一出场,就惊艳了曹丽华,颠覆她的认知,在气场上就把她比下去。

曹丽华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如此年轻貌美、雍容高贵的女子就是荪亚的妻子。荪亚为了欺骗丽华,谎称自己娶了一个旧式的妇女,乡下人,洗衣做饭、上山捡柴,什么都干,让荪亚丢尽面子。

木兰几句谈吐就让丽华心虚,她的求生欲爆棚,急于撇清自己的责任。

丽华:“夫人,这让我很难为情。但是我不知道他已然结婚,所以才敢接近他。您和我想象的太不相同了!”

木兰:“我想他告诉你我是一个乡下老婆子吧?”

丽华:“我不懂一个男人有像您这样的太太还……”

木兰:“曹小姐,我比你大,你不了解我这个丈夫。因为他是你的朋友,我愿告诉你,他是个好人。可是世界上没有丈夫觉得自己的妻子美的,尤其是他娶了一个漂亮的太太。你知道那句俗话吧?‘文章是自己的好,太太是人家的好。’这是北平的一句新谚语。”

再加上报上自己的大名,自己就是北京城里赫赫有名的王府花园的千金大小姐,唯一一个懂得甲骨文的女子,光这些名誉,就足以让曹丽华胆怯、退缩,不足以媲美。

曹丽华也算有自知之明,自愧不如,也愿意积极配合木兰解决这个三角关系。

前面已经说过,木兰并不在意荪亚纳妾,也在丽华面前提起,要么跟荪亚断绝关系,要么嫁进曾家给荪亚当妾。

显然,曹丽华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断然不可能做妾,只有选择分手。

这一层,木兰轻轻松松就解决了曹丽华的问题,攻破了她的底线。

再接着,联合曹丽华,做荪亚的思想工作。

曹丽华到木兰家做客,荪亚见到她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惊呆了。丽华直截了当地就质问他:为什么要欺骗我说你的太太是个乡下婆子?

荪亚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妻子早已知晓此事,并且和丽华见过面,谈过话,正积极解决这件事。

荪亚知道木兰和他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佩服得五体投地。

人到中年,夫妻早已过了激情期,容易感情变淡,男人图新鲜,找刺激,便会以各种谎言哄骗外面的女人。

其实婚外情中,男人谁也不爱,既不爱妻子,也不爱外面的女人,他只爱自己。如果女人不懂得男人的这层心思,只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不仅无法解决婚姻危机,而且伤害夫妻感情,最关键的,还是伤害自己,让自己难过。

打蛇打七寸,诛人先诛心。女人要明白,在婚外情中,你真正要解决的不是女人,而是你家里的男人。

这一点,木兰的做法堪称教科书级别。

总结:

看完全书,我才明白,木兰的聪慧体现在为人处世方面,在婚姻生活中,更显智慧。她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能够牺牲什么,放弃什么,维护什么。

总体而言,还是因为活得通透,思想成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