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王熙凤的善良,从来只给身边人,能入她的眼,给你一颗心

王昆仑先生曾在《红楼梦人物论》中,这样评价王熙凤:

“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

王熙凤是《红楼梦》一书中描写得极其鲜活且精彩的人物。她出身富贵,是金陵王家的女儿。王家是武将出身,而王熙凤将武将的飒爽气派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自小被王家充当男儿样,性子泼辣,对佣人可以抬手一巴掌,对尤二姐可以不顾她死活,对觊觎她的贾瑞更是没有丝毫仁慈,对普通平头百姓的官司也不放在心上。

可这样的王熙凤,却并不能算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她对黛玉极好,常常记挂着她缺什么;她对宝钗虽然不喜,却也有得体的礼仪;她对平儿、鸳鸯等都是非常尊重。

她的内心深处,其实也藏着善良,但善良的前提,是你要能够入得了她的眼。

一、对黛玉极好

王熙凤对黛玉好,最初是想要讨好贾母,可后来也真的将黛玉放在了心上。

查抄大观园这件事,是瞒着贾母的。

当众人浩浩荡荡到了潇湘馆,王善保家的正磨刀霍霍,想要抓住些许事情来立功。黛玉父母双亡,寄居贾府,或许在王善保家眼中,是最好欺负的对象,更何况这件事还是王夫人的授意。

当时,黛玉已经睡下了,听到动静,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便要起身。

“只见凤姐已走进来,忙按住她不许起来,只说: ‘睡罢,我们就走。’这边且说些闲话。”

“忙”“这边且说些闲话”,其实都是王熙凤照顾黛玉敏感的内心。

她知道黛玉是贾母疼爱着的人,一直对黛玉处处照顾,可若只是想讨好贾母,她大可不必做这些贴心的事。因为这件事,贾母要是生气,也只会算在王夫人的头上,就算会迁怒王熙凤,也不会因为她私底下照顾黛玉而不迁怒。

后来王善保家翻出男人的东西,大惊小怪正要问罪,被王熙凤一通教训。王熙凤说,黛玉和宝玉从小一起长大,有他的东西很正常。说完之后,便带着王善保家的等人一起走了。

王熙凤素来以狠辣著称,泼辣的性子,精明能干,若是个男儿之身,必然能干出一番大事业。基于这样的性格,大家常常忘记了她是女儿之身,也有女儿般细腻的心思。

因为害怕黛玉多心,她便陪着她说些闲话;因为担心别人误解黛玉,她便喝止了下人的胡乱猜测。

照顾黛玉,怜惜黛玉,应该已经成了王熙凤的一种习惯。

二、善待邢岫烟

邢岫烟是邢夫人的侄女,王熙凤照顾邢岫烟,却不是看在邢夫人的面子上。

书中明明白白是这么写的——

“凤姐儿又怜她家贫命苦,比别的姊妹多疼他些,邢夫人倒不大理论了。”

王熙凤的内心深处,是有那么一点善良的,只是这些善良,在她对外人狠辣的时候,被许多人忽视了。

邢夫人是个自私的,而王熙凤也无须讨好邢夫人,连邢夫人都对邢岫烟不管不顾,王熙凤却怜惜她,多疼她。

那时的邢岫烟,虽然家里贫穷,却靠着自己维系着体面。住进大观园,她从不惹事,甚至连迎春婆子丫头找她要钱,她也咬着牙典当衣服来打赏。

人人都欣赏这种,虽然面对困难,却毫不低头的人。

后来的邢岫烟被薛姨妈看上,也是王熙凤去贾母面前保的媒,最后全了她的美满姻缘。

按照王熙凤的性格,这些善事她都可以不做,可她偏偏做了,可见,她的心狠手辣,并非对所有人。

三、体贴刘姥姥

刘姥姥和王熙凤,完全算是两个阶层的人物。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刘姥姥家里连过冬的钱财都拿不出来,只能带着板儿奔波一天,去贾府“打秋风”。这一次王熙凤给了她20两银子,但只是看在王夫人的面子上,而非善良。但是,临走前,王熙凤特地给了刘姥姥一串钱,这才是藏在她面具背后的善良。

刘姥姥第一次入贾府,出现于书中第六回。当时的刘姥姥,连过冬的衣裳都没有,千辛万苦,带着孙子板儿,腆着老脸,进了荣国府,见到了王熙凤。

虽然目标明确,刘姥姥或许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实在开不了口,却又不得不说,可因为第一次开口求人,说话颠三倒四,还让板儿开口,可是板儿还小,只顾着吃果子。

凤姐早已明白了,听他不会说话,因笑道:"不必说了,我知道了。"

王熙凤的体贴,便在于此处。

她看出了刘姥姥的窘迫,便给她留了面子。

而给钱的时候,王熙凤也没有用高高在上的施舍姿态,而是这样说的——

凤姐笑道:"你既大远的来了,又是头一遭儿和我张个口,怎么叫你空回去呢?可巧昨儿太太给我的丫头们作衣裳的二十两银子还没动呢,你不嫌少,先拿了去用罢。"……叫平儿把昨儿那包银子拿来,再拿一串钱,都送至刘姥姥跟前。

凤姐道:"这是二十两银子,暂且给这孩子们作件冬衣罢。改日没事,只管来逛逛,才是亲戚们的意思。天也晚了,不虚留你们了。到家,该问好的都问个好儿罢。"

王熙凤的善良,其实在她的话里已经展现出来,只看读者是否细心罢了。

她明知刘姥姥来打秋风,看似趾高气昂,却也认下了这门亲;她给了20两银子,却说“暂且给孩子作冬衣”,而不是施舍;她还让平儿多拿了一串钱,也是站在刘姥姥的立场上考虑的。

所谓财不露白,20两银子是不小的数目,刘姥姥也未必舍得花,王熙凤拿出零钱来,或许便是给刘姥姥路上零用的。

那时天已经黑了,或许,是让刘姥姥雇车,或许是让刘姥姥吃饭,但总而言之,能多拿一串钱,是处于内心的善良。

很多人说,王熙凤对刘姥姥的恩情,是刘姥姥第二次入贾府时候开始,可实际上,早在刘姥姥第一次入贾府,王熙凤便释放了自己的尊重和善意。

四、宽慰秦可卿

对于秦可卿,王熙凤并无所图。

这是她的侄儿媳妇,是晚辈,是宁国府的人,而且,秦可卿的出身也不算达官贵族,小门小户的女儿,应付着整个宁国府的人情往来,早已应接不暇。王熙凤却偏偏对秦可卿好,病了来探望,闲暇时也想着,这不是逢场作戏,而是感同身受的怜惜。

从各处细节来看,秦可卿的死,并非病死,而是因为名节问题不得已的自尽。

或许,因为秦可卿的思虑多,所以她才得了这个病。王熙凤来探望,将贾蓉和贾宝玉都赶走了,自己坐在床边和秦可卿说体及话。等到尤氏几次打发人过来请,必须要过去看戏时候,王熙凤说了这样一段话。

“咱们若是不能吃人参的人家,这也难说了;你公公婆婆听见治得好你,别说一日二钱人参,就是二斤也能够吃的起。”

王熙凤的父亲,官比贾家还大,虽然人参是个金贵的东西,在王熙凤眼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说这话,是因为她担心秦可卿思虑过多,认为药方里每日二钱人参太费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来宽慰。

尤氏曾对王熙凤说,秦可卿病重,却因为“你们娘儿两个好的上头,他才恋恋的舍不得去”。

而王熙凤那么要强狠辣的人,听了这番话,也不觉眼圈儿红了。

王熙凤是很少表现脆弱的女子,她好强,若非真的将秦可卿放在心上,也不至于红了眼圈。

五、对贾母的善意谎言

书中第11回,秦可卿危在旦夕,王熙凤已经在和尤氏商量如何操办后事,可同贾母禀报秦可卿状况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

王熙凤道:“蓉哥儿媳妇请老太太安,给老太太磕头,说他好些了,求老祖宗放心罢。他再略好些,还要给老祖宗磕头请安来呢。”贾母再问:“你看他是怎么样?”王熙凤答:“暂且无妨,精神还好呢。”

秦可卿算是王熙凤非常疼爱的一个晚辈,或许因为同样管家的缘故,所以惺惺相惜。这里不存在王熙凤为了打压秦可卿故意隐瞒病情的可能性,单纯只是因为贾母年纪大了,担心她听了难受,才特意这样说。

王熙凤很会说话,尤其在贾母面前,可这种会说话,若非心思细腻,也决然说不出来。

第46回,贾赦想强纳鸳鸯,惹了贾母雷霆大怒。王熙凤作为贾母身边得宠的人,一则担心贾母的身体,二则化解家里紧张的气氛。

她假意责怪贾母,道:“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子呢。”

她深知母亲总会原谅儿子,哪怕他真的大逆不道,于是假意责怪,实则给贾母找个借口下台阶,顺带还能夸一夸鸳鸯,捧一捧贾母,紧张的气氛自然而然就松缓了下来。

善意的谎言,其实也是谎言,也就是不真实的语言。但它和寻常谎言有一个显著的不同,那便是——善意的谎言是无害的,甚至是为了减少真相的伤害。

而王熙凤对待贾母,无论是否求利,却给贾母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六、对贾环的善良

王熙凤最看不上的人之一,就是赵姨娘,可对于赵姨娘所生的儿子贾环,她却从未迁怒。

王熙凤是个善妒的人,对于姨娘一类有着天然的排斥,但她从不找周姨娘等人的麻烦,因为这些人本分。

赵姨娘是个不本分的,在王熙凤眼中,赵姨娘是个糟透了的人,还把贾环教得没有个主子的样子。

那日正巧宝钗、香菱、莺儿三个赶围棋作耍,贾环见了也想要参与,可是输了钱,便开始耍赖,莺儿埋怨他:

“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

贾环本就因为处处不如宝玉而心怀不满,听了这话,自然满腹委屈。

贾环道:“我拿什么比宝玉呢。你们怕他,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说着,便哭了。

这件事被赵姨娘知道了,她见贾环哭着回来,便问了缘由,并骂贾环——

“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这就是赵姨娘的教育,除了教会贾环仇恨,便再也教不会其他的东西。

恰好王熙凤听到了这话——

王熙凤隔窗说道:“大正月又怎么了?环兄弟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些淡话作什么!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环兄弟,出来,跟我顽去。”

王熙凤看不上赵姨娘,并非她心思险恶,而是素来的等级观念。

但是贾环在她眼中,哪怕是庶出,也是主子,哪怕现在不对,也只是因为没有教育好。

王熙凤把贾环叫了出来,安抚了一番,然后问他输了多少钱。贾环说输了一二百钱的时候,王熙凤是这么说的:

“亏你还是爷,输了一二百钱就这样!”回头叫丰儿:“去取一吊钱来,姑娘们都在后头顽呢,把他送了顽去。”

在王熙凤眼中,贾环做的错事,不是赵姨娘口中的“攀高枝”,因为在王熙凤眼中,贾环本身就是主子。她教育贾环,是因为他没有个主子模样,丢脸。

王熙凤非常看不上赵姨娘的一点,就是她没有主奴界限,硬生生把贾环这个主子,教育成了奴仆思维。

可惜,那时的贾环还太小,拿了钱和迎春玩去了,并不懂得王熙凤话里的真正内涵,也没有感受到王熙凤的善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