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怀念某年(一)

字数 2066阅读 53

小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仿若上帝替我择了一个良道吉日,许多年后的今日,一切恰好。我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讲讲我们和清风白月的那些年。

      和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与我,与你,与时光,年年岁岁,不知疲惫地爬向我,五味杂陈,囿于昼夜。

      但丁说:“这个时候, 藏在生命中最深处的生命之精灵  开始激烈地颤动起来,就连很微 弱的脉搏里也感觉了震动。”     

    一次心动,一生相思。                                      但丁与贝雅特丽齐。我与你。

第一章

      “ 夜晚的烛火又像萤火虫夜游一般,铺满天际,万家通明,我终究是一个胆怯的小女孩,因为明天的开学典礼,竟紧张地难以入眠。在常人看来,这仅仅是个相识的见面仪式。而与我,却仿若噩梦的来临。” 

                  “嗨,尔月,你看你穿的什么鞋?”  匆匆赶去开学典礼即将迈出门的我,仓促地瞥了一眼。哈哈,真是一遇见急事儿就像个呆头呆脑的乱窜老鼠,我一把扔掉拖鞋,随意踩上了一双不知什么颜色的鞋子,仓皇而逃。真是遇上大事儿就蹙眉头,快七点五十了,还有十分钟的奔跑竞赛,我打趣地玩笑着自己,我可不想第一次就这么将自己公之于众。好吧,我承认,一路小跑的我最终并没有跨越时间的长线,晚了五分钟,好吧,上帝就想让我当场认认个错,这下好了,我又得遵循旨意背叛那个只睡了一个小时的自己了。                                                         

        因为迟到的缘故,我孤零零地站在教室门口徘徊,不敢进去更不敢离开。“你是新同学?”“我是,我叫尔月,老师。”“那快进来吧。”我像信徒一样祷告一切都正常运行,可当我迈着羞涩的步子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深知,上帝一定在此时此刻打盹儿了。竟丝毫听不到我亲切的呼唤的声音。几乎全班的同学此时此刻都齐刷刷地朝向我,左右前后窃窃私语。我耷拉着脑袋,仿若一个被全世界孤立的孩子。我涨红着脸,这一群赤裸裸的眼神像一翁蚂蚁袭面而来,我无处招架,仿若被它们刺破全身,满目疮痍。我如踩了滑板,哧溜一圈儿地窜到了唯一一个空白的位子上,依旧涨红着脸,如同烈日后迟迟难落的晚霞。

      “三年前,因为一个赌约。我,范尔月,剃成了光头,并不带任何一款头巾,潇洒六年。”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不是年少又轻狂,坦荡又无知。但也不竟莫名地佩服我自己,言必行,真真女子!如今与赌约到期还剩整整三年,越慢慢长大却越不那么坦荡,开始在意起周遭,但虔诚的内心却笃定着一种信念,打败无谓的边边杂杂草草。此时,也不知那时打赌的那个男孩,是不是也如此“循规蹈矩”

        “顾言,你为什么转入我们班啊?”“顾言,你的字怎么写的那么漂亮?”“顾言,……”一大群人把新同学围得个水泄不通,我甚至连他的鼻子,眼睛如何模样都没空隙瞅清。天,又来了个什么人啊,我嘀咕着,我们班已经快人满为患了,都开学这么久了,怎么还陆陆续续来这么多人。小宇宙的教室也是要大爆发了吧。不管他长成什么模样,我啊,就是口误遮拦地讨厌姗姗来迟的人群。

                                                                                      看不清脸的我并不好奇,规规矩矩地上着我该上的课,此刻的我还真是认真地有点儿可爱。哈哈,两周过去了,因为好不注意和新同学颇多的缘故,那个顾言,一直仅仅活在字面的认识。

        两周后,老师说要从此时起要实行轮流换位置的一个方案。全班欢呼雀跃,小修侧过脸对我说:“尔月,我们刚在一起就要分开了,我想哭。”我拍拍小修可爱呆萌的头,竟矫情地说了一句:“亲爱的小修,我是爱你的,相爱的人是不会被分开的。”说完对自己突如期来的表白莫名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两人相视笑得像个傻孩子。

        邱老师开始随意地调动座位,他可不知道,我们是如此地羡慕他:随随便便都能掌握每个人的:“生死大权”,对于与谁同桌,周围坐着哪些人,有时候,还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竟就这么奇妙的事开始了。我和那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顾言妥妥地凑成了一桌。

      “嗨,我叫顾言,你叫什么?”我侧过头淡淡地说:“原来你就是那个新同学顾言啊,你好,我叫尔月。”“尔月,还蛮好听的名字。”“哈哈,这是我爸妈做的最对的一件事了”“某人是要开始毒舌了吗?”“瞧你说得,我可是善良地花枝招展的人啊,怎么会毒舌?”“……”我们彼此调侃到捧腹大笑。

        端详着他还挺帅的,他深褐色的眸子目光清澈,其中却又藏匿着男孩少有的不羁,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他的眸子上,他的鼻子坚挺,好似从中透着一种倔强的性格。不知为何,心,猛烈地颤抖着,颤抖地仿佛整个世界都能听到它的跳跃和回响。那一天,2003年9月20日。

        我们适应环境的速度都很快,就像治愈伤口的速度一样快。很快,我们如鱼得水地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穿梭,一切都那么光彩勃勃,生机盎然。

          我们渐渐无话不谈,形影相随。“尔月,下课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顾言拿藏着个宝贝一样的表情对着我。    “什么地方啊,鬼鬼祟祟的,你说,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个人害怕想找个替罪的羔羊。”        “尔月,我可勾结了好几个帮派,今儿请你出出山,赏哥一个脸,品鉴品鉴我们的饕餮大餐。”        顾言一没正经地挑逗着眉毛。

          “呀,要好好犒劳犒劳我啊,那当然得去啊,这个必须赏脸啊!”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想:“好久没能饱餐一顿了,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都好生心疼,今儿可得好好长长”我的心里可是乐得简直不可方物,一说到吃,简直是皮厚城墙,紧跟在顾言的身后屁颠屁颠地小跑,一点儿也不觉得丢脸,反倒莫名地骄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