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45)鸣人归来

浑身上下都能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疼痛,胸口像被重物压着一般透不过气来,口中咸腥且涩,麻麻木木。

努力地在浑浑噩噩中寻找着灵台一线清明,耳边听得大大小小或杂乱或细柔的声音,昏暗的视野中依稀可见不少晃动的黑影,梦魇中号呼着不知是枉死还是该死的死魂。身体被死魂撕扯着,被朱焰烧烤着,焦黑的肉一块一块地往下掉,现出了花花肠子,森森白骨……这是,通往死亡的前路吗?

但是,现在的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还有必须要保护的人……所以,一定要回去……

努力地想睁开眼睛,想活动一下身体,不料全身竟无半分力气,连一个微小的动作都无法完成。

“契约者!契约者!喂!我说拓真!你快点儿给我醒过来!”突然,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熟悉的叫喊声,同时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起劲儿地拍打着我的头部。

“小乌……”明明想回应,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明明想回应,却做不出任何动作,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流从胸口缓缓地注入体内,浑身的疼痛开始略为减轻,身体也因此稍稍有了些气力,

“白痴猫啊,你再这么拍下去,本来没事的人也会被你拍死了啊……”看着那双因为我突然醒来而愣住的深绿色的眼睛,我有气无力地吐出第一句槽。

“你才白痴!他喵的!”刚刚因为愣住而悬停于半空的爪子加大马力拍了下来,“嘶啦”一下将我的衣服扯出三道长口子。

“喂……喂……不要弄坏的我的衣服啊……”我艰难地苦笑了一下,“另外下手小心点儿,我的恩人还在怀里呢……”

刚才身处黑暗时胸口感到的暖流,是来自那时带上的小蛞蝓,纲手的医疗忍术通过它,稍稍减轻了我的痛苦。

“我才不管!怎么会遇上你这种契约者!”小乌气急败坏地抱怨着,“我刚离开一会儿你就在这儿胡来,还擅自装死,要不是我能感觉到契约没有失效,不然还真以为……”

“可我并没有……”刚想为自己申辩几句,突然一阵剧痛袭过身体,张开嘴,又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殷红殷红的颇有些触目惊心。

“伤到内脏了吗……”我想着,想抬手拭去嘴角的血,却发觉身体连做这种小事的气力都无法供应了。

“喂,契约者,你……”小乌气势立消,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这时,有两个戴着面具的人落在我身前:“拓真先生,您没事吧?”

“你们……”我打量了一下来者,“是纲手大人的护卫吧……”

“是,奉火影大人之命来保护您。”他们说着,各拿出一只小蛞蝓放在我身上,并且掏出了药丸让我服下。

“来保护我吗……”我的指甲不自觉地抠入土中,“又是与那时候一样……”

“你们干什么?”

“奉火影大人的命令,不能让你继续靠近,并且保护你的安全。”

“开什么玩笑!暗部是火影的直属护卫,第四代他现在受了伤,查克拉也消耗不少,你们不去帮他,反倒过来保护我?”

“这是火影大人的命令……”

那时候,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只能在一旁被人保护着,如今,十五年过去了,面对村子中相似的危机,为什么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拓真先生,请您不要有什么顾虑。”一个暗部似乎看出了什么,“村子和大家都安然无恙,这是您的功劳,您保护了村子,并因此受了伤,现在是该轮到我们保护您了。”

“而且,纲手大人那里也不用担心,”另一个暗部稍稍直起身子,望向不远处的火影屋顶,“有很可靠的增援者到了。”

“增援者?”

“哦,”小乌甩了甩尾巴,也向那边看去,“九尾那小子回来了。”

鸣人归来

“什么?”借助三只小蛞蝓治疗下稍稍恢复的一点气力,我略微坐直了一些身体,看向火影屋那边先映入眼中是大蛤蟆文太,蛤蟆吉等几只妙木山的蛤蟆,视线再上移,屋顶上,立于纲手身前,与佩恩面对面相峙的,正是鸣人。

“鸣人回来了啊……”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一般,我微微笑了一下,“真是太好了……”

那边鸣人让蛤蟆吉接走纲手后,便跳下屋顶,与佩恩六道战斗起来——六道再一次齐集,包括起初被我干掉的畜生道,不知用了何种方法,又复活过来了。

“卡卡西那边怎么样了?”我问小乌。

“把那个暗部带到后我就马上往回赶了,所以具体的情况也不太清楚,”小乌犹豫了一下,又说,“不过,看上去确实不太……”

“辛苦了,”我平静地说,“那家伙可是那个卡卡西啊,是能够配得上那么多传言的人,所以,一定没事的。”


即使仅仅是言语,也会蕴藏着力量。此时此刻,从口中说出的话,表达着内心深处最虔诚的祈祷,最坚定的愿望。所以,即使再不安,再担心,也要完完信任着,这样的话,那份力量与心情,就一定能够传达到。

“拓真先生,”一个暗部看着就在不远处激烈战斗的鸣人和佩恩六道,说,“呆在这儿可能会被波及到,我们带您离开吧。”

“不,”我断然拒绝,“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有鸣人在,我也必须……”

身体上的疼痛渐渐减缓了些许,我试着调集查克拉,却惊讶地现毫无反应——体内没有半分查克拉给予回应。怎么回事?查克拉消失了吗?不……我更加专注地感受着身体内部,在最深处,依旧有大量的查克拉存在着,只是刚刚一口气消耗太多,猛地在中间形成了断档,所以现在无法提取上来。

眼前,没有足以与佩恩抗衡的查克拉就什么也做不了,所以,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查克拉供应才能恢复,虽然很着急,但是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何况,我现在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鸣人在妙木山的修行看来颇有成效,他调运仙术查克拉,使用仙法螺旋丸接连灭掉了六道中的四道。但后来,猝不及防地被那个使用神罗天征的佩恩用引力吸了过去,又被另一个佩恩吸去了力量。虽然后来成功地干掉了另一个佩恩,不过鸣人最终也陷入了危机之中——他倒在地上,双手被黑帮插住,动弹不得,而握住黑棒的那个仅存的佩恩,便是差点儿毁了村子,最为棘手的那个。

对战

“这样,九尾捕获就完成了。”佩恩冷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鸣人,“我的目的也快要达成了,那是自来也老师没有能做到的事情,创造和平,成就正义。”

“和平?正义?开玩笑!你少开玩笑了!”鸣人愤怒地挣扎着,“把我的师父,把我的老师,把我的同伴,把我的村子,搞成这个样子的你,别给我嚣张地说出这番话!”

“那么你的目的又是什么?”佩恩将手中的黑棒又插深入几寸。

“把你打倒,我要给这个忍者世界带来和平!”

“是吗……这很了不起,这确实也是正义的,”佩恩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但是,把我的家人,把我的同伴,把我的村子,破坏得比你们这村子更为严重的人,正是你们木叶忍者,从你们口中说出的和平与正义,我应该也没理由去认同吧。”

鸣人一惊:“你是什么意思?”

“火之国还有木叶村过于强大,为了国家发展,就必须跟其他的大国之间进行战争而获得战争利益,否则国家……村子的人就要挨饿。然而成为了大国之间战场的是我们这些小国家和村子,每次都让我们的国家变得荒芜,国力衰败。大国们经过多次战争走向稳定,却给我们小国留下了数不尽的悲痛,你跟我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要完成自来也老师说过的和平,你跟我没有区别,都是为了相互的正义而行动。我对木叶所施行的正义,跟你对我所做的事是一样的,失去重要的东西那种悲痛,任何人都一样,你我都是了解这种悲痛的人。你是为了你的正义,而我是为了我的正义,我们都只是在正义名下施行复仇的普通人类,但若是把复仇当作是正义的话,那种正义会产生更多的复仇,憎恨的锁链就开始了。生长于真相之下,明白过去,预感未来,知道那就叫做历史!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是一种无法相互理解的生物,忍者的世界被憎恨所支配。”

听了佩恩的话,我不禁想到了自来也留下的那本书中的主人公说过的一段话:“就连我,也知道这个忍者世界所蔓延着的憎恨,我在想要怎么去化解这种憎恨,但要怎么做才好我还没有想出来,不过总有一天,人们会真正地迎来相互理解的一天,我坚信……”

我相信,这些话不仅仅是为了写书而写,更是寄托了某种信念,是自来也的理想、困惑、愿望的表达,写了那么多本火爆畅销的书的自来也,唯独只在这一本中刻印下了这些重要的东西。而眼前的鸣人——不知是不是巧合——与那个主人公有着同样的名字,自来也一定也将找出如何终结憎恨,达成和平的方法的任务交给了鸣人,相信着鸣人会找出答案——作为寄托着未来的预言之子。

见鸣人一时无言以对,佩恩又开口道:“为了阻止这种憎恨的锁链而成立的晓,使用所有尾兽的力量,创造出十倍于毁灭这个村子的力量的尾兽兵器,那是一瞬间就毁灭一个国家的力量。让全世界都体会到真正的悲痛,用这种悲痛的恐怖来抑制战争,把世界导向安定与和平。因为人类不是那么聪明的生物,不这么做的话,就无法创造和平。就算是这种悲痛,经过数十年也会逐渐痊愈,抑制力变得低下时,人们又会发生争斗,届时我们会用尾兽兵器再次让人类了解这真正的悲痛,那样的话就又能维持一段时间的和平了。为这永不终结的憎恨链锁之中带来短暂的和平,那就是我的愿望。”

“真是荒谬!”我咬紧了牙,再次试着调集查克拉,“明明是继承了六道仙人的力量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

“好了,谈话就到此为止了,”佩恩拔出黑棒,“现在我要将你带回去了。”

“鸣人!”我一急,刚要冲出去,不料才起身,又一阵剧痛袭来,身子一软再次跌坐在地。这时,旁边有一个纤弱的身影冲了过去,拦在鸣人身前,摆出架势与佩恩相对着。

“雏田!”包括鸣人在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雏田!很危险,快逃走啊!”鸣人仰着头,拼命地喊着。

雏田的抉择

“这个举动是我自己决定的,站在这里是我自己的意志。”雏田一动未动,只有长发在身后随风纷飞着,“总是在背后追赶着鸣人君,想着追上后能什么时候一起散散步。总想呆在鸣人君的身边,是鸣人君改变了我,所以为了保护鸣人君,就算死我也不害怕,因为,我很喜欢鸣人君!”

鸣人闻言瞪大了眼睛,而雏田则挥着柔拳向佩恩打去。

“神罗天征!”佩恩举起手臂,雏田被弹飞开来,身体重重地跌落在了鸣人身边的碎石堆上。

明明只是一朵小小的雏菊,一朵柔弱的雏菊,却一直一直向着太阳努力地生长着。决不放弃,决不回头,因为要追赶的人就在自己的前方。当含苞已久的花朵终于绽放,绽放出爱情的宣言,却于最为绚烂的时刻——凋落。

“雏田!”鸣人的周身突然浮上一层红色的物质。

“正好也有过这种场面,”佩恩放下手臂,“我的父母也是在我面前被你们木叶忍者杀死的,正因为有爱情,所以才会有牺牲,才会有憎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鸣人愤怒地狂喊着,那红色的好似查克拉的物质一下子爆开来。同时,鸣人的眼睛、牙齿、手脚都开始变化,身后也开始出现查克拉化成的尾巴。

“这就是……自来也和卡卡西说过的……”我震惊于眼前的场面,马上对那两个已然愣住的暗部喊道,“快!赶紧去带鸣人周围的人避难!”

“但是……拓真先生您……”

“不用管我!”我甩手将那两只小蛞蝓又扔回给他们,“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是……”那两人被我的语气镇住,于是照办去了。

此时眼前的鸣人——不,几乎已经不能叫鸣人了,爆出了六根尾巴之后,鸣人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意识了,而外形上看也俨然是只小九尾了。

“九,九尾……”小乌有些害怕似地向我身边缩了缩。

这时,一个东西显现于六尾鸣人身前,那是纲手送给鸣人的,带有可以压制尾兽的力量的初代火影的项链。不料六尾鸣人向它伸出一只爪子,用力一握,“喀”地一声,那项链便完全地粉碎了。

失去了最后的束缚,封印眼见就要完全解开了!

突然,感到身体内部有了回应,我一下子便跳起身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