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故校

残阳含羞的窥视着旧客,

锈铃沙哑着迎接故子,

门卫的老汉多了花白的胡须 ,

久别的红烛已有家室,

深爱的女子亦换新欢,

复读的兄弟面堂发光。

来了,来的像微风弄水,

经不起层层波浪,

来了,来的像无影的鬼身,

吸不来众目睽睽的围观。

残阳微笑的做着自然的迎礼,

锈铃奏响了古老的乐声,

门前花白胡须的老汉,

坐在芒树下乘凉,

包里一盒红河牌的香烟,

嘴里冒出了边塞的炊烟。

以往的红烛正旺,

陪着内子游巷,

生活那么的安然。

多情的女子过着快乐的生活,

早已把我相忘,

可惜,

我却心伤。

重义的兄弟与我同行,

异性四人举杯共狂欢。

来了,来的像雄鹰,

在美好的世界里不知道如何翱翔,

来了,来的像失侣的鹦鹉,

很迷茫,

亦很伤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露台上的月光满满地洒下来 我微微侧着头 默默看着远方的灯火阑珊处 手里的书签丢了一页 我已然记不起 是在哪一页的空...
    夜里飞行的猫阅读 99评论 6 2
  • 昨天无事,和一朋友坐在一起喝茶。 突然说到,老家一孩子二十出头,不知怎么去夜场喝酒,然后酒驾把人撞到且出了人命。这...
    南阳雅月阅读 3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