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是爱情里最艰难的事

96
l七卡l
2017.08.22 15:33* 字数 1377

那一天你问我,执子之手,你是否愿与子偕老。

那一月,我告诉你,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不相离。

那一季,我说,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那一年,我苦笑,为我心,换你心,始知相忆深。

那一世,我把青丝挽成白发,刻成爱你的痕迹。

一点,一滴。

彼岸花开,终成两岸,我站在奈何桥中央看来世,婆娑的让人心疼。幸福如一川逝水,我不知道,为何世人舀时,却都用了最浅的勺子,硬生生的,把无名指刻成断章。

从此便要与你相忘于江湖,我有太多太多的不舍,一眼望去,经幡随风飘扬,带着世间坚多少人的祈福和心愿,那么我是否可以许愿,往后的日子,我能与你再次相遇,在我们的故乡长安,那时候的你,依然可以如这般,笑的融雪倾城。

这个七月的尾声,这个八月的开始,终究是要这样丢了,那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誓言,也终是被埋藏在心里,翻来覆去的看着,却终是无法说出口。

可是我总是能记得,记得你喜欢青山为水著情后的满目苍翠,记得你喜欢因山溢美的柔情似水,记得你说纵然是记忆太长太苦,可你舍不得删掉每一点每一滴。

她该是怎样美好的女子啊,叫你这般思念。

风把天边的行云吹成白色丝带,眼眸闪烁处,我看见你坚强的微笑,你说一个人的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好。

拉萨的夏夜,二十三点才悄悄来临,月满树梢,还在暧昧的诉说着,那个冬天,落雪的样子。那一天,我们行至八廓街,精致的小店里有一幅丹青,明媚的耀眼,我甚是喜欢,你便说你想把自己画在那丹青的最中央,从此深深深几许,都再无关紧要。

我感动着,亦欢喜着。­我想让你忘了她,与我在一起,鼓起勇气,却在最后关头,泄了气。

原来在爱情里,告白,是最艰难的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或许这次一别,便终生不会再见,而我依然没能告诉你,我是多么的喜欢你。

烛光摇曳。那一年,我满了流苏,青了眉黛,眼角的笑意,盈盈!你问我,是谁第一次窥见我的忧伤,用温存的手为我拭去,又是谁窃取了我十九岁骄傲的心,是不是手机里一直存着的那个人,他身着戎装,英俊潇洒。

我低头抿嘴,懊恼不堪,我该怎样告诉你,其实是你那融雪倾城的微笑。我小心翼翼的拽着你的衣角,跟着你走遍拉萨。阳光照在你的身上,落在我的眼里,这一切,总觉得是幻影。

拉萨河旁,你微笑驻足,让我倾听,夏日的拉萨河水,潺潺而过,声音优美迷人。而我只看见,你瞳孔里,那无法触及的悲伤。你说,你爱过的那个姑娘,也曾陪你听过拉萨河水的声音。

我问她为何离你而去,问完,便后悔了。我为何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可是我依然迫切的想知道,人性的丑陋,大概便是我这样的吧,因为喜欢你,所以要解开你的伤疤。我语无伦次的补充道,不说也没关系。

许是被我笨拙得意样子乐到了吧,你竟然没有生气,你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雪域高原的美,也不是人人都喜欢的。她不喜欢,而你,因着这身军装,和军装下的责任,不能离开。既然不能事事如她所愿,倒不如放她离开。这世间总有其他人,能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我黯然伤神,我喜欢你,而你,爱过一个人,刻骨铭心。

我想告诉你,我愿意舍弃一切,陪你留在这里,不管你是否身不由己,我只是要你有干净明朗的笑容和坚实的胸膛。我想告诉你,我宁愿舍弃前世来生,只想在你的肩膀下老去。在一个阳光明媚,莺飞草长的日子,我死的时候。你会在我的身旁,流下眼泪,白发苍苍。如此,便好。

可是啊,十九岁的我,总是没有勇气,尤其是那个人是你的时候。我终是离开了拉萨,带着对你的爱,和满满的遗憾!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