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了解Mybit是怎么样的呢?能不能打开?

 丛林内,官`网进入【mbt9路径cc】白小纯坐在穿山甲上,察觉身后没人注意自己了,这才卸去高手寂寞的模样,得意的哼着小曲,看到小兽就扔出一枚丹药。

    这半年来,此地的凶兽之所以对他这里乖巧无比,除了白小纯是发自真心的对这些凶兽外,还有丹药的缘故。

    这些丹药,使得此地的凶兽,一个个都潜力增大,自然而然的,对白小纯这里就充满了好感,很是亲近。

    当然也不是所有都是这样,还是有一些对他这里始终带着警惕,不过白小纯不介意,在这百兽院的半年,他非常的开心。

    尤其是他阁楼后院的育兽种,这顿日子已经发芽了,这让白小纯更为激动。

    而好事连接不断,在半年的观摩百兽,白小纯发现自己在修行水泽国度时,气势更强了一些,虽然还是没有本命之灵出现,可却明显的,多了一丝凶残。

    按照这么下去,白小纯觉得,这水泽国度,继续修行,必定可以出现本命之灵,他很好奇,自己的本命之灵,会是个什么模样的兽。

    他更期待,这与鬼牙的鬼夜行并列为最强秘术的水泽国度,若自己最终炼成,会展现出什么样的战力。


    在这期待与修行中,又过去了一个月,白小纯来到北岸的时间,已半年多,他虽不外出,虽觉得自己低调,可实际上百兽院中,那些凶兽对他乖巧的一幕幕,还是从很多来此获得战兽的弟子口中慢慢传出。

    很快的,就让宗门内不少人听说,尤其是这半年来,关于白小纯的过往,更是北岸弟子的重点话题,他曾经在天骄战所做的事情,使得无数人咬牙切齿,每次想起,都会联想到北寒烈,使得很多人心中都有一根刺,在看向自身战兽时,这根刺化作了抹不去的阴影。

    终于在这一天,从归来后始终闭关不出的北寒烈,在洞府内猛地睁开了眼,捏碎了手中的玉简,他在半年前就接到了传音,知道了白小纯的到来。

    “白小纯,我北寒烈的耻辱,今日要彻底洗刷,你的确强悍,可这几年我北寒烈一样在进步,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进步,我终于将落日诀,推动到了第三层,筑基下无敌!”北寒烈站起身,全身修为轰然爆发,凝气九层大圆满的气势,传遍四周,这几年,他被强烈的刺激之后,已经是疯狂的修行,歇斯底里。

    “白小纯!”北寒烈仰天大吼,直接冲出闭关的洞府,一路掀起惊天气势,引的无数人关注,尤其是公孙兄妹与徐嵩,更是凝望。

    “这么强!他居然将落日诀练到了第三层!千年没有之事!不过他在成长,我们一样在成长,与当时比较,不知强悍了多少!”

    “换了谁遇到如此人生大变,整日在回忆中痛苦,都会如此疯狂。”

    就在这些天骄心惊时,北寒烈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北岸中心位置,最著名的试炼台。

    这试炼台,准确的说是一尊凶兽雕像抬起的右爪,这雕像足有十多丈高,样子狰狞,散出强烈的战意,它的身体,远远一看好似站立的鳄鱼,全身鳞片,背部更有三排骨刺,最惊人的,是它的手爪,占据了半个身子。

    其中左爪已风化,而抬起的右爪,似要去撕开苍穹一般。

    试炼台,就时它的右爪掌心!

    这雕像是四千年前灵溪宗从古兽深渊内发现,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取出,竖立在这里,成为了北岸的试炼台。

    此刻,北寒烈站在试炼台上,目中露出强烈的战意,大吼一声。

    “我拿出全部贡献点,一共三万七千点,要挑战,白小纯!”他话语一出,整个试炼台轰鸣,四周扭曲,幻化出了一只纸鹤,这纸鹤急速飞出,直奔百兽院!

    北岸试炼台,名气之大,传遍灵溪宗,甚至南岸都听说过,这试炼台有一个规矩,发起人拿出贡献点,可向北岸任何人发出挑战,会有纸鹤出现,飞向被挑战之人。

    挑战的时效是半年,被挑战者在这半年内可随时接受,而一旦接受,就要立刻强制开战,若胜则获得发起人的贡献点,输了的话,不会损失贡献点。

    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挑战,若没去接受,半年后就自动失效,贡献点返回给发起人,但发起人在这半年内不可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