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广东,下一场雨┃体育小生的春天(10)

  目录┃我爱广东,下一场雨



      白莎打完比赛后,正要去更衣室,在洗手间看到了玲子主动抱住了张骏超的腰,喃喃说道:“她为了你,可以喜欢上运动,我也可以啊,我哪里比她差,为了你,我不停地努力练习排球,只是为了能再接近你一点!”

  张骏超刚把手从他裤包里伸出来,眼睛斜视了一边,他反应过来,把玲子推开了,白莎看到后,不是回头,而是抬起头挺起胸,朝他们走去,她强装镇定地说:“你回来了?”

  玲子擦了擦眼窝,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嗯,来看这位帅哥的!”

  白莎点点头,说哦。张骏超见状,刚要开口解释什么,玲子机敏地说道:“我开玩笑的,这次来 就是来跟你喝你的庆功酒的!”

  白莎傻笑了一下,她有那么一瞬间想冲上去撕开玲子那张脸。

  白莎乜着眼睛说:“不了,这次庆功酒就算了,我爸妈还在外面等我!”

  这次张骏超抢先说了话,“我有话跟你说!”他正要拉起她的手,她一个闪躲,让他扑了个空,“改天再说吧!”

  白莎朝他们挥挥手,转身大步走开了。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感觉自己多么无助,他在心里对她说道:“你知道吗?有那么一刻,我很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呢。”

  白莎刚走出体育馆大门,眼眶就开始发红起来,她的眼睛莫名的湿润起来。

  晚饭过后,白莎回到房间,做了几个俯卧撑,心里有些发慌,就出去沿着一条她熟悉的路小跑着。

  没跑多久,她身后多了一个身影,身影的主人跑的速度比她快,身材匀称,有些苗条。她很快就追上了白莎,白莎斜视了一下旁边。

  “这么晚还出来训练?”玲子捋了一下额头几缕被汗水打湿的刘海。

  她穿着一套紫色运动服,脚上穿着和张骏超一样款式的跑步鞋。

  “你不也是嘛!”白莎放慢了脚步,然后停下来,双手插腰说道。她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汗,“你喜欢他,也用不着这样吧,他喜欢谁是他的事,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很幼稚吗。”

  玲子捧着俩颊,压低了一下声音,“没有办法,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对吧!做幼稚的事,在我们这个年不是很正常嘛,再说为了喜欢的人,再幼稚也不会以后后悔!”

  白莎摊摊手,呵呵笑了一下,“你要喜欢,我没有意见!”末了,她问了一句,“你到底是喜欢他哪里?”

  玲子歪歪头,反问她,“那你呢?”

  她这才知道,好像她和玲子都是一样的,都说不出自己喜欢他什么地方。

  白莎微微点头,正要加快速度跑了一段距离,听到身后响起了一句话。玲子用哀求的语气扯大嗓门说道:“那你可不可以把他让给我。”

  白莎没有理会她,头也不回,顾自朝前跑开了,跑到一个公交站台,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她走到站台上的椅子边坐了下来,她在想到底是什么让她心里七上八下,她想她热爱体育远比喜欢张骏超多得多。因为他的出现,自己热衷于体育,热衷于女子跨栏,热衷于流汗受伤,可是现在她发现玲子说她喜欢张骏超的时候,她的心却没有像她所想那样疼痛。

  白莎比赛过后,就开始一心投入到她必考的项目了,这意味着她将和他近距离相处。学校比较小,跑道只有一条,男生女生的训练场地自然也在一处。

  白莎每次练习压腿抬腿的时候,张骏超的目光总停留在他的身上,每一次开跑的时候,他总在犯错,不是姿势不对就是速度慢了,或者是腿触栏了。教练问他在看什么,是在想文化课的事不。

  他回过头,看了看眼前倒在地上的跨栏,他说没有,这句话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

  他在思索,为什么从前天比赛后,她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他是不是说错或者做错了什么。

  白莎在一旁聚精会神地听着教练的讲说,如何控制好跨的高度,如何充分发挥女生的优势,抵达终点。这时,她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胸部作痛,一阵一阵的发紧,好像是一股绳索扯住了她胸前的每股神经。随后就是疼痛得厉害,她慢慢地蹲在了地上,教练急忙走到他跟前,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摇摇头,终于,她再也坚持不住了,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的腿朝一侧歪了过去。

  张骏超看到她的身子渐渐歪到地上,就健步如飞地飞过去,揽住她的腰,就朝医务室跑去。

  白莎迷迷糊糊中,她依稀记得这样的场景曾经出现过一次,他也记得这是他第二次抱了她。她把眼睛往上看,视线有点模糊,被强烈的光线刺了一下眼睛,她看到他胸口上方,喉咙下一点,不停地流着汗,汗水顺着锁骨流到了衣服里,他略凸的喉结一起一伏地,是那么好看。

  到了医务室,张骏超把她轻放在床上,校医把他们都轰了出来。校医用手按了一下她的胸部肋骨处,问她疼吗,她点点头,校医把她的运动服解开,仔细看了一下。乜着眼睛训斥了她,“你怎么系这么紧,你们正处于青春期,这样系得太紧,影响胸部的发育,她那里血液已经开始堵塞了,血管扩张不开!”

  紧身衣一解开,果然,疼痛减轻了不少,她低头看看自己发红了的胸部,有几条依稀可见的勒痕。

  白莎解开了一两个扣子,下床正要走,校医制止了她,“你干什么去啊?”

  “训练啊!”

  “你得打点滴了。你还有一点发烧!有38.6呢。”

  白莎举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像是有点滚烫。

  没多久,张骏超在外面等了那么几分钟就好像等了几个小时一样,他大步走进来,大汗淋漓地问校医:“怎么样了?”

  校医微笑了一下,“没事了,你们都回去训练去吧,她没事 只是有点中暑了。”

  知道她没事了,张骏超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走出了医务室。


下一章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