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25 祛毒

“这!完了!”秦楚枫一拍脑门道。

“呃!”程无用也被眼前的事情吓了一跳,薛丁山身为薛家之人,何时受过如此伤害。
“大哥,麻烦你上武斗台。”唐易朝着罗山说道。

罗山安排罗青云撤掉一块界石,来到台上。
“大哥,稍后我运罡气逼出薛丁山体内毒血,需要你用火将其烧尽。”唐易说完罗山点点头。

来到薛丁山近前,唐易抓住他的左手手腕,不大一会儿长出一口气,然后将薛丁山扶好,盘腿坐在地上一掌前一掌后贴着他的身体,引丹田罡气对阴阳二脉进行润脉,一炷香的时间,只见薛丁山头顶冒出丝丝黑气,他的脸色有些泛红,逐渐变紫。

这是部分丹毒被拔出体外时产生的现象,而薛丁山的脸色,正是受到丹毒的影响,变红,变紫。

“大哥!”唐易冲着罗山点点头传音道。

唐易撤开手掌起身,手掌再次贴住薛丁山头顶只听见‘啪’一声,薛丁山口中吐出的黑色血液如箭矢般落在地上‘滋啦’一声,地面上出现一个拳头大的坑洞,一股香味在武斗台上散出,罗山指尖弹出一枚火星,片刻之间,毒血被烧尽。

‘丹毒:武者吞食炼化丹药后,体内会残留部分丹药的余毒,只不过丹毒的味道带着丹药香味,毕竟丹药是由多种药物经过提炼成为丹液,凝聚成丹,丹药出炉后会散发丹香,而丹毒自然会带着药香味,一般武者排出丹毒后,丹毒会被销毁,然而有些武者会将其留存下来用作其他。

以至于后来有些组织专门收集丹毒,用以制作毒药,其危害给李唐帝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唐易掌中罡气凝成一张网将薛丁山送至台下,家丁们这才将薛丁山送至客房,并进行照看。

唐易盘坐在武斗台上,吞服了一枚丹药,闭目,五心朝天,运转功法…
“唐易兄弟,这是怎么回事儿?”程无用走上前赶紧问道。

“各位我们先回东厅吃点东西,一会儿唐易恢复完毕后再说其他。”罗山赶紧说道,唐易的脸色有些发白,这是帮助薛丁山排毒后消耗过大造成,尤其帮他进行润脉,润脉所消耗的罡气和神魂是非常巨大的,武者之间除非至亲或者利益纠葛,否则谁也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说罗山,你现在说吧!回什么东厅啊!我们都吃差不多了。”程无知有些着急的说道。
“呵呵!老程,我们到是吃饱了,可我那贤弟什么都没有吃就开始武斗,这消耗也不小,等他恢复了,你在问,稍后我先解惑。”罗山笑着说道。

“呵呵!瞧我这记性,走吧!赶紧去东厅。”说完朝着东厅走去,不大一会儿众人回到东厅,侍女已经泡好茶。

罗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说道:
“丁山由于多年征战,大大小小负伤无数,以丹药疗伤,又常年服用丹药突破境界,体内残留了丹毒,没有及时清理,长此以往导致丹毒沉积,肺脉出现问题,造成阴阳二脉丹毒淤堵,形成心火,心火上升影响人心智且容易犯怒、骄横、乃至目中无人,而心火又显于双眼,被唐易发现,这才有了今天的武斗。

武斗之前,唐易不断用言语刺激丁山,好让心火浮于表,后以罡劲击打丁山胸口并护其心脉,后又帮其‘润阴阳二脉脉’,疏通心脉,祛除血毒,现在丁山只需要静养数日,便可恢复如初。”

‘润脉’武者阴阳二脉被罡气滋润并得以扩宽,可加速身体罡气运转,一般武者阴阳二脉自行打通后,如果能得到武皇或者武圣润脉的话,在境界上会有提升。

“润脉?罗山,唐易兄弟到底什么修为?竟然可以润脉?”尉迟雄霸问道。

“对啊!唐易兄弟到底什么修为?我们都很好奇,虽说武皇境界在我李唐帝国来说并非少见,但是像唐易这么年轻的武皇,基本属于凤毛菱角了。”尉迟雄霸问完,其他人又问道。

“呵呵!各位你们都看不透他的修为,这说明什么?你们可都是武皇境界啊!武皇境界不也分一到九阶吗?丁山才堪堪三阶而已!你们有几人是丁山的对手?”罗山反问道。

“嘶…很明显唐易的武皇境界高于众人,至于高出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众人吸了一口凉气。

“罗山,境界上我们就不和唐易比了,估计拍马都赶不上,但是丁山体内怎么会有血毒呢?一般武者体内不都有丹毒吗?吃些祛毒丹就可化解了,这血毒还真是闻所未闻?”程无知带着疑问问道。

“丁山的丹毒比较特殊,由于征战受伤,体内难免会留下小部分淤血,就是这小部分淤血被丹毒侵染,长年累月形成血毒,幸亏唐易发现,否则过些时日,丁山有可能会丧失本性,毒发而亡,即便是请丹皇强行祛毒,也会造成修为尽失。”

“以丁山的性子,没有了修为,肯定会生不如死,这次祛除血毒,丁山的修为不仅能精进一步,而且对其后期修为提升有莫大的好处。”罗山说完看着众人。

“难不成他已经是武皇中阶?”程无知自言自语道,其他人不断的思索着,时不时皱皱眉头。

“呵呵!大家也不必猜了,在坐的各位恐怕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李唐帝国三十岁以内的年轻一辈,他算是无敌的存在。”罗山笑着说道,唐易的事情,瞒是瞒不住的,不如告知,省的大家相互猜忌,相信用不了多久唐易的消息就会在京都传开。

众人听罗山说完心中一阵惊喜,并为暗自薛丁山高兴,然而最大的收获便是和唐易相识。

薛丁山这次因祸得福,不仅祛除了体内丹毒,而且武皇四阶境界也开始松动,过不了多久,便能顺利突破,而跨入武皇中阶。

公输藏锋、藏拙兄弟二人为唐易暗挑大指,这更让他们兄弟二人下定决心与唐易交好,哪怕牺牲宗门的利益也要得到唐易的认可。

唐易此刻在武斗台双腿盘坐,吞食了一枚丹药后,开始进行炼化,补充身体消耗掉的罡气,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唐易睁开双眼,笑了笑:“没想到,润脉也可提升修为,九阶的瓶颈用不了多久便会再次突破。”

此时的唐易精神矍铄,眼中带着几分精光,罗青云一直待在武斗台下面,直到唐易恢复如初。

看了看罗青云,唐易点点头从须弥袋中取出一个瓷瓶,递了过去。罗青云抱拳施礼说道:“都是少爷的安排,青云不能擅自收礼,还请唐易少爷收回。”

“大哥那边我去说,我看你人枪合一境界刚突破不久,需要巩固修为,除了武斗可巩固修为之外,丹药也是不错的选择。另外,观你气色体内丹毒也残留了些,祛毒丹虽说可以祛除体内丹毒,但是还是达不到预想的效果,这瓶‘玉蜂浆’共有五滴,你可先服用一滴,除了祛除丹毒之外,可让你的境界再次巩固。”

“剩下的四滴,你收好可助你进入武皇境界。以你目前武王中阶境界,服下一滴玉蜂浆可突破至武王高阶境界,至于何时能突破武皇境,这就要看你的悟性和机缘了。玉蜂浆只不过起个引子的作用而已,即便是没有这玉蜂浆,你也会突破到武皇境界。”

“这玉蜂浆你收还是不收,自己考虑清楚。当然!你若收下,算是欠我个人情,这个人情不会违背你个人意愿。我虽然年纪较轻,但迟早有自己的子嗣,如子嗣遇到什么困难,到时候需要你的帮助,在不危及你身家性命时,你尽所能帮助下就好。”唐易说完看着罗青山。

唐易的本意是让罗青云收了这玉蜂浆,至于后面的条件纯属随便说说而已,目的是让罗青山没有什么心里负担。唐易今年才二十三岁,武皇八阶修为,即便在李唐帝国也鲜有敌手,子嗣之事更是随口之话。更不可能让罗青云帮助什么,也无需帮助什么。唐易没想到的是,这次的举手之劳日后挽救了自己的儿子--唐绝。

“既然如此,青云便收下玉蜂浆,这枚玉佩是我贴身之物,若日后需要我青云做什么?凭此玉佩,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罗青云收好玉蜂浆,取下玉佩双手递交到唐易手中。

玉佩洁白带着点点金光,圆形,挂一个深紫色的如意吊穗,玉佩镂空雕刻龙头鱼身,而点点金光正是从鱼身上泛出。唐易打量着玉佩心中惊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居然是‘金鳞化龙佩’。”

“好,我收下!对了,大哥他们去哪里了?”唐易收好玉佩问道。

“少爷他们现在东厅,我带你过去。”罗青山很平静的说道,虽然心中带着万分激动。

“哦!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你待会可以炼化一滴玉蜂浆,稳固自己修为。”唐易笑笑说道。

玉蜂浆:产自玉峰山,唐易所在的唐家村山后有玉蜂洞,玉蜂每年春夏两季采集灵药花蜜,花蜜是蜂蛹的食物,而凝成花蜜后表面形成的白色玉浆,为玉蜂浆,玉蜂浆是蜂王的食物,每年玉蜂浆产出仅有百滴而已。每次唐家村族长派人采取不过几十滴,剩下的玉蜂浆要留给蜂王,以保证种群存活。唐家村人不会做那种杀鸡取卵的事情,毕竟除了玉蜂浆之外,玉峰山还有很多可以提升武者境界的灵物。

唐易信步朝东厅走去,罗青云收好界石,回到自己住处,服了一滴玉蜂浆盘坐于床上,调转丹田罡气,开始炼化玉蜂浆...

此刻东厅非常安静,罗山正在讲述关于唐易的事情,众人连喝茶都忘记了,生怕错过了什么...

唐易来到东厅后,罗山笑着起身道:“贤弟,辛苦了!来这边座。”

唐易抱拳施礼后来到座位上,程无知、尉迟雄霸两人双眼带着金光笑眯眯的看着唐易,虞昶、秦楚枫和魏千雪三人冲着唐易笑笑。

“贤弟,刚才为兄已经将你的事情告诉各位了,刚才武斗辛苦了,先吃些东西吧!”罗山说道。

唐易看着众人说道:“各位,唐某一介武夫,今日之事如有怠慢的地方,请各位多担待。武斗之事各位也看到了,并不是唐某故意而为之,实在是事出有因,好在薛家之人今天无恙,否则!唐某浑身是嘴也难辩解,烦请各位抽空去趟薛府,将今日之事如实告知,唐某谢过各位。”唐易说完起身抱拳施礼。

“呵呵!小事一桩,唐易兄弟不必介怀!稍后我等便去薛府。”尉迟雄霸嗓门如钟般说完,整个东厅震的嗡嗡直响。

“兄弟,这叫花鸡你倒是准备好了,不知你何时有空,去趟程府,指点指点你那些不成器的侄儿,让他们也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几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你顺便帮着我管教管教。”程无知笑着说道。

程无知的话看似随意,其目的不言而喻,但是说出来就是让人舒服,而且还让人无法拒绝,这就是程无知说话的魅力。无知真的是无知吗?程老爷子给起名字的时候,想的非常清楚,兄弟两个,一个无知,一个无用,无所不知,无所不用。

相比虞昶、秦楚枫和魏千雪三人脸皮比较薄,做事风格无法和程无知、尉迟雄霸相比。不过三人还是向唐易表示了祝贺,并邀请到各自府中做客,唐易一一点头答应,京都毕竟是李唐帝国的中心,与各世家交好对唐易来说也是好事。

‘梆!梆!梆!’梆子声响,戌时已过即将亥时,夜色如墨,罗府依旧灯火辉煌,罗霓裳带着公输颖、公输锦来到东厅后,施礼道:“霓裳拜见给位叔伯!”

“公输颖、公输锦拜见各位前辈。”

“呵呵!起身吧!自家人无需客气,霓裳啊!都说女大十八变,没想到一年不见,你出落的越来越水灵了,真是年幼不让倾城啊!”。

“哦!公输姑娘不必多礼。”程无用笑着说道。
“裳儿你怎么过来了?”罗山亲昵的问道。

“小叔,听说你和薛叔叔武斗了,谁胜谁负?”罗霓裳走到罗山身边望着唐易问道。
“呵呵!武斗倒是没有,只是帮你薛叔叔祛毒而已。”唐易笑着说道。

“你这丫头,爹爹问你话呢?你倒先问起你小叔来了,有没有些礼数?”罗山溺爱的笑着说道。

“哦!对了小叔,今晚的叫花鸡味道不一样哦!爷爷尝了不断的称赞你呢?娘亲也夸你的手艺好,明天你继续做给我吃啊!”罗霓裳没有继续问武斗的事情,话题一转说起了叫花鸡。

“呃!呵呵!你喜欢吃,就做给你吃。”唐易笑笑摸了摸自己后脑。

“罗兄啊!即将亥时了,我等也该回府了,那叫花鸡你得让我们带走啊!得空你和唐易小兄弟去程府坐坐,老爷子经常念叨你呢?”程无用插话道。

“是啊!罗兄,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丁山我们也顺路送回去!”尉迟雄霸抱拳说道。

秦楚枫等人起身抱拳施礼,公输兄妹四人也一一施礼,罗山和唐易、罗霓裳将众人送到府门外,管家福伯提前准备好食盒交给了车夫,薛丁山被抬到了自家的车上,众人这才离开罗府。临走时罗霓裳和公输锦耳语了几句。

今天众人道贺这件事情才圆满结束,家丁关好府门,罗山和唐易、罗霓裳回到了会客厅,“爹爹,小叔,现在武斗的事情可以说了吧!”罗霓裳两只眼忽闪忽闪的看着唐易说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呵呵!没想到薛仁贵之子也如此不善,竟然做出如此之事,完全不顾这些侍女死活,难道她们的生命在你眼里如蝼蚁般吗?你薛...
    夜已空阅读 333评论 0 3
  • 窗外细雨绵绵, 耳边音乐响起, 瞬间, 一缕忧愁扶心头。 忆,那时的你我。 思,如今的我们。 想,以后的以后…… ...
    素之玲阅读 102评论 0 1
  • 爱一遍最好,不够。海边的杂草勒住我的脚踝,多余的词藻在我嗓边沙哑。 我想和对你一样,向星星也抬着眼说我离你越来越近...
    索索闲语阅读 87评论 0 5
  • 我们是爱孩子,却总对孩子缺乏耐心!我们总觉得很多东西都比孩子重要,比如赚钱、看电视、聊天… 我们很难静下心来认真想...
    赵静的简书阅读 357评论 0 0
  • 一向慵懒的我,终于可以有点小资本跟人讲讲关于挤时间这点事儿了。 真相是: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带娃,换以前的我也觉得不...
    二姑娘舍舍阅读 39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