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20)酒中九郎,盖世功名纸半张(中)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目录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19)酒中九郎,盖世功名纸半张(上)

源义经带领一百五十骑孤军登陆阿波国胜浦,首战降服当地豪族近藤亲家。义经问起四国岛平家的虚实,近藤回答说平家主力三千骑在田口成直带领下正在伊豫讨伐河野通信,此外阿波、赞岐各处或一百或五十的武士布防以备源氏偷袭,平家在四国的据点屋岛反而只有千余守军,正是速速强取的好时机。

源义经带领从卒打破阻拦当道的樱间城,直奔屋岛所在的赞岐国而去。路上义经遇到一名来自京都的平家信使,就假装自己是支援屋岛的援军,跟信使搭讪,问他屋岛虚实要害。那信使不疑有诈,老老实实回答说前往屋岛的水路涨潮时分必须要坐船出入,不过落潮以后就可以骑着马轻松通过。源义经将受骗上当的信使绑在路边的树上,继续向屋岛进发。

二月十八日,源义经的队伍接近屋岛,此时正值清晨,海雾弥漫,视线模糊。义经将一百五十骑分散开来,命他们各自奔走突袭,纵火焚烧附近的房屋民居,然后到处竖立源氏白旗,装作大军来袭的假象。平家自从京都、福原两地一退再退,早就心胆俱丧,闻听马踏连营,杀声四起,只道一之谷奇袭再现。平宗盛二话不说,带着安德天皇又是头一个逃上预先准备的海船,扭头跑路,其他平家公卿衣冠不整,赶紧追随逃命。

平家在屋岛这里原有近千的军马驻防,骤遇袭击,好似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溃不成军,勉强抵抗几回合就一起发一声喊,放弃屋岛,争先恐后地跳上海船,远远逃走。可笑这些平日里自夸弓马娴熟的武士身后只有区区一两个人在拍马追赶,却闻风落胆,有如豚犬一样失掉了反抗的信心。

平家武士退走以后,源义经索性将屋岛上新修建的天皇行宫付之一炬。平家原本将赞岐屋岛当做反攻京都的大本营,是要在此地长久经营的,所以才千辛万苦为安德天皇修筑了皇家宫阙,如今却叫源义经逐一焚毁。平宗盛等人在海船上望见烟尘蔽日,烈焰张天,不由得捶胸顿足,痛心不已。

究竟还是不甘心啊,总想着要挣一点面子回来。平家放出一只小船,让一名年轻美貌的少女手持长杆立在船头,长杆顶上绑着一面绘有红日的折扇。四周的平家武士跳脚喝骂,吆喝说:“东国的泥腿子们,要是自负射术的话,就出来试一试。能射到扇子中间日之丸的话,这美女就送给你们。一箭射不中的话,干干脆脆地切腹谢罪吧!”

“若是不敢接受挑战,就赶紧退出屋岛,大家真刀真枪再来干一仗!”说罢用刀敲打着盾牌又是一通嘲笑。

武士间的当面挑战,如果置之不理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非但敌方,连自己这边的同伴也会心怀鄙视。源义经知道自己射术不佳,于是拜托老将畠山重忠出马,畠山看了看那女子所在船只的距离,摇头也自认做不到,推荐了下野国的武士那须与一来应战。

那须与一是关东知名的射手,他立在海中,弯弓搭箭,口中念着“南无八幡大菩萨”,心里想着若是不中就当折断弓矢,当场切腹。只见他蓦然大喝一声,挽开强弓,箭矢仿佛流星一样划过天际,正中少女举着的折扇中心。红日折扇凌空飞舞,如东风起如樱花落,过了好一阵才掉落海中逐浪而去。

那须与一射扇
平家物语绘卷 射扇
那须与一
那须与一

那须与一放下弓矢,只听得源家武士欢声雷动,志气高昂,平家武士面如土色,心灰失意。

海雾退散,视野澄明,平家发觉追随源义经攻打屋岛的其实只有区区百人,想想六波罗平家纵横西海,连旭将军源义仲那样的霸王也在水岛吃了平家水军的苦头,如今居然沦落如斯,平家武士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能登守平教经于是带着还有胆略的西国武士们坐着小船前来挑战。

平教经是入道相国平清盛的弟弟平教盛的次子,当年源义仲派人攻打赞岐屋岛时,平教经作为方面大将在备中国水岛迎战北陆军队。教经身先士卒,斩杀源氏的将领,大获全胜。后来又在西国各地辛苦辗转,竭力平定了此起彼伏响应源氏背反平家的豪族叛乱,终于稳定西国的局势,几乎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扭转了平家的败落。

平教经势若猛虎,源义经勉强应战,堪堪打了一个平手。可是形势比人强,自古这雪中送炭的百个里面没有一个,多的只有是锦上添花的势利人。 四国岛的地方豪族早就看明白平家将亡,源氏当立的天下大势,纷纷前来给源义经加势助阵。源氏的队伍越战越勇,平家的军马渐呈颓势,平教经终于支持不住,带着人马退往志度浦,与追击过来的源义经又战一场,然后退往筑前箱崎。源范赖的大军正在北九州鏖战,筑前一带战火纷飞,无立足之地,平宗盛只得带着残存的平氏逃往长门国下关彦岛,与那里的平知盛会合。

先前正在伊豫国讨伐河野通信的平家将领田口成直见大势已定,便率军投降了源义经,南海道各国依次平定,都降下了平家的赤旗,飘扬起源氏的纯白大旗。

梶原景时带领的摄津水师与源义经失散以后,这会也姗姗来迟,眼见自己眼中的黄口小儿一个人便降服了整个四国岛,实在不服气得很,向源义经请求任命自己为先锋征讨彦岛平家。结果源义经一口回绝。

梶原景时忍气吞声说:“公是大将军,不可与偏禆争先。”

源义经说:“镰仓殿下才是大将军。现在胜利在望,怎么可能将功劳轻易分润给你。”

梶原景时气得骂道:“此子无将帅之器。”源义经大怒,拔刀就要杀掉梶原,叫身边将领尽力拦住,极力劝阻。梶原景时落荒而逃,心里倒是暗暗拿定了主意,这黄口小儿早晚有一天落把柄在自己手里,一定要收拾得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丢掉赞岐屋岛的据点之后,平家满门就只剩下了彦岛周边坛之浦海域这尺寸之地。北面的长门、周防,南面的丰前、筑前,都有源范赖的征西大军驻防,平家军马进退不能。也有年轻的子弟大声疾呼说要尊奉着安德天皇坐船前往三韩和中国的契丹,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大多数人却已经放弃了幻想,只愿在故国家园最后一战,死则死矣,别无他求。

公元1185年三月二十四日,长门国关门海域的坛之浦

六波罗平家 vs 九郎判官源义经

最终一战。

坛之浦海战

平家一方先锋是九州筑前的山鹿水军三百艘,中坚为肥前的松浦水师一百艘,末了是平家水师一百艘压阵,总大将是平宗盛的弟弟平知盛。

源氏这边海战的主力是源义经和梶原景时率领的南海讨伐军,囊括摄津渡边水军、伊豫河野水军和纪伊熊野水军总共八百四十艘,源氏的水军第一次在数量上压倒了平家水军。

源范赖的三万西海讨伐军在关门海峡南北两岸布阵观战,阻住平家的退路,同时挑选擅长射术的武士在岸上远远放箭,射杀脱离主队靠近海岸的对方武士。

清晨时分,源义经指挥浩大船队从集结的千珠、满珠二岛出发,杀奔彦岛。平知盛则率领全体水军倾巢而出,前来应战。源平两军水师在坛之浦海域相遇,日本有史以来最大的海战就此爆发。

平家久在西国,熟悉地利,特意将正式开战的时机挑选在了正午时刻。此时关门海峡潮水汹汹,自西而东,汹涌澎湃。源氏的水军逆水行舟,船速踟蹰,平家的水军则是顺风顺水,鬼神相助。平家武士站立潮头,连续射出的羽箭凭借风势,直落在源氏阵中,中箭落水的武士接二连三。源氏回击的箭矢叫海风阻挡,纷纷落入海中,源氏的船队抵挡不住,渐渐后撤到了清晨出发时的千珠、满珠二岛附近。

能登守平教经带着身边果敢勇毅的武士郎党,冒着空中如雨飞落的箭矢,跳荡飞跃。每跃上一艘源氏船只,平教经挥舞大刀,仿佛天王夜叉,凶暴身姿,状若龙虎。教经独自追杀了足有八艘战船,杀得源氏武士抱头鼠窜,落荒而逃。

坛之浦海战

如此命悬一线之际,空中有云气垂落在源义经的船上,就像源氏的白旗一样,又有两只白鸟,停在旗杆上,昂昂鸣叫。义经见状,大声喊道这是神明显现,我源义经今日要讨灭平家,成就不世功业。周围武士受他鼓舞,士气有所振作。

而后源义经传下命令,以平家船只上的艄公和舵手为目标放箭进行攻击。平家没有防备,当先几艘战船失掉行船之人,只能在原地转圈,动弹不得,或者叫源义经的队伍包围斩杀一空,或者叫海流送到岸边被源范赖的武士逐一屠戮。

坛之浦海战

下午三点左右,海潮发生逆转,源氏变成顺风顺水,平家倒是逆水难行。恰在此时,平家这边的田口成良突然反水倒戈。之前源义经平定南海道的时候,田口成良的嫡子田口成直已经投降源氏,田口成良没兴趣跟着平家一同找死,便偷偷送信给源义经说要变换阵营。

田口成良收到义经回复以后降下了平家的赤旗,竖起源氏的白旗,扭头攻打起身边的昔日战友。平家水军骤遇大变,乱作一团,原本就三心二意的松浦水军见战况无可挽回,从纠葛的战阵中脱离出来,悄然离去。

战机不利,后方的宗亲郎党都醒悟断却尘缘,登临极乐的时机就在眼前。平清盛的妻子二位禅尼身着盛装,将神器草薙剑带在身上,八坂琼曲玉挂在年幼的外孙安德天皇脖颈,抱着天皇走到船舷边上,凄凄切切笑着说道:“大浪之下亦有皇都。”口中念着菩萨,纵身飞跃,和安德天皇一起溺死在了坛之浦的波涛之中。

二位禅尼与安德天皇投海

众多宫人随从纷纷殉死,手牵手哭着笑着一一蹈海而亡。安德天皇的母亲建礼门院奋力投海,被追击过来的源氏武士搭救俘虏。平重衡的妻子大纳言典侍抱着八咫镜将要投海,也被源氏武士阻止。之后漂浮海面的八坂琼曲玉叫源氏寻见,三件传国神器里面只有草薙剑渺无踪迹,再寻不着了。

其他平家宗室或者战死,或者投海,死无孑遗。能登守平教经挟持着源氏一方的安艺兄弟二人大笑着跳海而去,其他平知盛、平教盛、平经盛、平资盛、平行盛诸多宗族纷纷葬身大海,化作波臣。阖族妻子儿女不愿忍辱偷生,尽数慷慨赴海,成就一缕不灭英魂。

滚滚波涛,残阳似血,十万貔貅,十万碧血,种种壮丽壮烈,实非言语所能形容。坛浦海战之后,平安王朝那种闲适风雅的宫廷生活终成隔日黄花,随之而来的是武士阶层大马金刀的暴虐时日。

坛浦之后无日本。

坛之浦合战 安德天皇入水

(第二十节 完)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21)酒中九郎,盖世功名纸半张(下)

作者的专题:
镰仓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
夜泊舟
魔都动物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