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

早早的来到这个地方,独自在椅上发呆等着……等着,直到上车前的最后几分钟,我不得不去检票,我扭头,希望在多看这个城市一眼……我的脖子酸了,电梯已经到头了,…………说不出来的心酸,13个小时的火车,我从南方的城市来到这里,这座北方小城,这个总是出现在我文字里的小城,这里街道还是那么热闹,这里的公交晚上8点就停运,这里熟悉的婚纱店已经贴出了转让的字样,毕业那年还在修建的宿舍楼早已住满了学生,这里还是那么陌生,只因为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不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里还是那么熟悉,只因为有你们随时在我身边,不离不弃,这里的火车站早已背会了地图不会继续迷路,这里的乡音却让回忆起了故乡。

2016年9月2号,下午3点16分,我坐上了去往北方小城的地方,一路上,车厢因为开学季变的异常热闹,我‘我们仨’的群里发消息说我要过去了,阿进回复说:路上注意安全,我说‘好’一路上我吃了一袋薯片,两个橘子,三个红枣,4捧瓜子,一瓶水,一杯奶。到达的时间早上5点40分,朋友萧过来接我,天刚亮,路上行人很少,我们去好滋味吃了驴肉火烧喝了一碗粥,习惯坐在窗边的位置,因为安静,因为不想任何人打扰,无意间在聊天时看向窗外,发现一个白衬衫的男孩,我说,‘看,他好像肖奈’她看到后,说‘嗯,是有点像,然后转过头来,萧一点也不温柔,但是我没有说出的心里话是,亲爱的,你的微微一笑在我心里很倾城’然后跟着她回家,躺在她的大床上,连上无线网,手机开始播放《微微一笑很倾城》,她说其实你不是来看我的吧,你是来连无线的吧,说完我俩相视一笑,然后一起看这部爱上大神的电视剧,我们总说我们在小学没有遇上韩民国,初中没碰到张小宇,高中没碰到余淮,大学没碰到肖奈,此生遗憾,可是,我不遗憾,因为我碰到了你们。

9点,萧因为要去看生病的姑姑,我回家,母亲正好在,和母亲一起躺在床上,聊聊天,说说心里话,听着听着,我睡着了,果真,有母亲的地方,我睡的踏实,我记得,我那天,也就是9月3号,我大部分时间是在床上睡过去的,因为晚上的火车太疲惫了,而我运气早就背到这些年网上购票从来没有买到过下铺,对我火车上的中铺和上铺我就不吐槽,我想,是不是我这辈子的好运都用来和你们相遇了。下午4点,琪给我发来消息,说她洗完头发就出发去楠家,我说好,我们一起去,其实今天晚上住楠家这件事是来之前就约定好的,我们因为长时间的不见面,内心极度的激动,楠在6点下班后,去买菜,电话打来问我想吃什么,吃什么她就买什么,我毫不客气的说‘你做什么菜拿手就做什么菜’说完后我们哈哈大笑,我好像从来没有跟朋友客气过。和琪如约见面,在去楠家的途中,见到琪的时候,心情反而不那么兴奋了,可能这就是见到朋友了,没有久违的拥抱,她接过我的包说,放车筐里吧,我笑笑,说‘不用了,背着吧,习惯了’一路上,没有陌生感,只是说不完的话,忘记了谁说过,朋友就是平时互相不打扰,见面语语滔滔不绝。我想,我们就是这样吧。到了楠家,在沙发上继续聊,聊过去,聊生活,聊现状,她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走’我说6号,说,那在你走之前我一定请个假,在来陪你,其实我知道,大家在也不是小时候了,那时候上学大家有大把的时光,工作以后却有大把的无奈,大家挤出时间来看我,而我能做到的就是挤出我的时间,坐搭上10几个小时的车来与他们相见,我们彼此各自用自己的方式默默付出,但是我们谁也不说,只因为这难得的每年一见,最好的我们,在中国的各个地方,江城,内蒙,北京,唐山,古城的县里,古城的市里,他们一个个结婚,怀孕,生小孩,生二胎,带小孩因为各种原因,这次见面赴不了约,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想,我们是否会在各自的生命历程中慢慢的变淡,变淡,直到最后的消失,留下的仅仅限于一个扣扣及微信,这样的一个社交软件证明我们曾经相识相知,我们曾经在一起的快乐的时光,那几年的同窗情谊,我很害怕,我害怕离别,害怕寂寞,害怕失去她们,我的同窗们。本来7个人的故事,最后现在只剩下我们3个在餐桌上无限感慨。晚上,琪要走,我们反复挽留,因为第二天要上早班的缘故,不得不放她离开,晚上,楠给燕打电话,在他们讨论从北京到保定的距离,从保定到北京在早上9点前赶到公司的话题中,发起了高烧,沉沉的睡了过去,晚上全身发烫一夜。

2016年9月4号,早上楠起床上班,叫我继续睡一会儿,我说好,又睡了过去。早上8点半萧给我发来消息说今天想去玩什么?要不要去新开的绿溪谷,我说不去了,因为前几天刚和一个弟弟去过江城的欢乐谷,并不想在去什么有游乐设施的地方。她说‘那去哪里?我说‘去吃那个旋转火锅,然后逛街,然后去KTV唱歌,我依稀记得,这是我上次离开的时候我们的‘老三样’属于我和萧的‘老三样’途中美给我发来消息,问我在哪里了,我说我在总督署,她问我做什么去,我说和一个朋友在一起,美和我是在上预算培训班的时候认识的,想来,也已经认识了(我记不清了,反正不少于5年)来的车上,美跟我说要我见见她的男朋友,她和她的男朋友之间的事给我说过一些,我说好,我带一个朋友,其实这个朋友就是萧,当时我们正好在逛街,在附近,有一个火锅店‘彤德莱’我提议我们去吃火锅,因为我和美曾经在唐山工作的时候经常去吃火锅,只是当时火锅店的名字叫做‘彤彤莱’好吃不贵,所以我们经常去,那时候我们要么三人行,要么四人行,那个火锅店里有我们太多美好的回忆,哪怕三个字有一个字不一样,我也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去祭奠我们那些逝去的青春年少,那些我们以为还能回去的却在也回不去的美好,我们每个当事人都心知肚明,我们却谁也不说,我们就这样小心翼翼的维护着那些过往,一碰就倒的过往。吃完饭,我们四个人提议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我们来点室内活动,我们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去干什么,甚至提出了无聊的打麻将,斗地主,打台球,美说‘向啊,你开动你的大脑想想去干什么啊’我说‘好’其实我哪里能想到什么,我们早已经过了能疯能闹的年纪,在你的身边早已陪着你的另一半了。最后,我们提议去玩密室逃脱,地址就选在了吃饭的附近,密室逃脱一个小时,把我们4个关在一个屋子里,让我们找线索,开锁,然后继续找线索开锁,在无尽的找线索开锁中我因为高烧不退变的躁动起来,我想求救工作人员,他们说在等等吧,我说好,于是我找了个地方坐下,他们继续找线索,美是个很聪明的姑娘,这次密室逃脱的成功她的功劳最大,而我,完全因为身体的原因,做了一个旁观者。密室逃脱出来以后,我们在密室逃脱的大厅里,坐着发呆,在大热的天气在,我寻找着太阳的地方,晒太阳,因为我觉得很冷,密室出来的时间是下午3点,我们提议斗地主,玩了一局以后,发现牌没有大王,而仅仅拥有小王的地主婆,也就是我,赢了,不得不说,如果大王在的话,我肯定输了。在萧去寻找大王的途中,美接到男朋友的电话,说在楼下等她,我说‘你先走吧,我们和萧继续逛会儿’美走了,我和她的这次见面也正式落下了帷幕。

下午4点20分,我和萧来到了那个我们上次唱歌去的KTV.我用着五音不全的调调茶毒她,我们在里面边唱边笑。这些年,我们一次架没有吵过,我们见过彼此的父母,我们去对方家吃饭,我们一起逃课,一起看小说,一起在放学的路上吃麻辣烫,我们在一起经历了太多的故事,那些事,就像一部电影一样,如果可以,我觉得它应该叫一起同过窗,终生不散场。6点我们从KTV出来,去‘宴遇’吃饭,喜欢这个名字,在遇见你们的日子里,我爱上了这个叫遇的字眼,它是生命中美好的意外,是生活中那份初见时的心动,是友人久别重逢的那份惊喜。是你,是我,在这个小城里,你来自四川,我来自江城,最美的遇见。晚上吃完饭,各自在公交车站牌前道别。晚上在‘我们仨’的群里阿进问明天的计划,我们仨约好了明天的见面,在万博,我说好,思思因为店里无人倒班的原因,选择和我们晚上一起吃饭,白天不参与我们的活动。我说好,于是我和阿进约好早上10点半万博见。

2016年9月5号早上9点22分,阿进给我发来消息,问我选择怎么去?我当然选择坐公交车去啊,家门口的108路正好经过万博,虽然我一次没去过。我10点从家出门,计划10点半到万博,可惜路上因为堵车的原因,我在10点30分的时候我还在路上,本来准备给阿进发消息说我晚到10分钟,可是后来看时间10点31分了,阿进也没有给我来消息,我心想他肯定也迟到了,所以我的信息没有发出去,10点45阿进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到哪里了,当时我还有一分钟就从万博的公交车下车,我说‘到了’然后在我说不清具体的地址后,阿进说‘你在原地,等我’我说‘好’,在等阿进的途中,我低头玩手机,突然一个人跑到我年前,我抬头,看见阿进,笑了,这是时隔去年的某一天我带表弟去让他帮我表弟修电脑后的第一次见面,我的记性不好,所以经常有很多事记不住,他说了以后我才有印象,嗯,对,好像是这样的。所以我才决定,以后把我们的每一次相见我都记叙下来。

我们的第一个地方选择去鬼屋,买票前他问我敢不敢,我说好啊,于是买票。我去过很多鬼屋,大同小异,并不恐怖,但是这个鬼屋却因为灯光太暗,我们同期进去的三个人,相互照顾着,最后因为人扮鬼吓得太厉害,我哭着跑出来半途而废。这个68元的一张的票价,在我5分钟差不多的时间内匆忙逃出来为结尾。5分钟后他们的行程结束,呆坐5分钟后我的情绪还是缓不过来.所以在三楼找了个凳子坐了20分钟,情绪才稍稍好转点。我们到万达电影院讨论下午看什么电影,我们去电影院对面的电玩城玩游戏,12点35我们去吃饭,我们讨论吃什么,阿进这段时间正好口腔溃疡,他说‘不吃烫的,不吃辣的’我说‘好,那就去吃火锅吧’哈哈,我想不到,我居然会这么坏,当然最后的结果当然不是吃火锅,我们边走边看,看见了很久不吃的麻辣香锅,我说‘我想吃麻辣香锅’于是阿进妥协了,我们去吃了他不能吃的辣的麻辣香锅,我们吃着微微辣的口味,我想这就是我们之间的革命友谊吧,妥协对方,他去吃辣的他妥协了,我们点了里面最不辣的,我妥协了。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星际迷航》电影很无聊,唯一的笑点是他旁边坐了一对好基友,两人十指相扣,共同喝一杯水,他说他知道有好基友,但是没见过,巧合的是电影里出现了同样的画面。电影结束4点15,我们坐在电影院门口的沙发上,思思给我们发来消息,告诉我们晚上去吃饭的地址,介于时间还早,我们决定去途径的竞秀公园逛逛,我们以前也一起来,那时候的竞秀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那里的凳子很干净,不像现在,由于人少的关系,凳子脱漆严重也没人打理,那时候,竞秀的游乐场每天都还很热闹,现在却因为绿溪谷的开发,没落了,售票的门口已经找不到工作人员的身影,那时候,竞秀随时能碰到幸福的新人在拍婚纱照,现在,哪怕落日余晖在美,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你说要看钓鱼,我一脸嫌弃,你去看鱼,我一脸不认识你,其实,当时的场景是,你在桥的那头,我在桥的这头等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我在桥头看你,清风杨柳装饰了你身旁的风景。我们说起上午我迟到的事,阿进说,他就知道我会吃饭,可是哪怕知道,他也早到了,(他说的,我不知道真假,因为我迟到了)在竞秀大概转了半个小时,我们出去继续往目的地走,那个目的地在朝阳大街与复兴路交叉口,15分钟的路程,因为找地方,逛公园硬生生的走了两个小时,路上阿进走在我前面,我在后面大喊一声‘50块钱’阿进第一时间掏口袋,我哈哈大笑,傻子,多老的冷笑话,这年头居然还上当。我们找到目的地以后,我继续选择了靠窗的位置,阿进选择第一个桌,我说不,坐后面的第二个,选好位置以后,别人都去拿各种食材,我们去拿的水果,阿进在喝饮料,我在吃葡萄,他因为口腔溃疡的原因小口小口的吃饭,像个秀气的女孩子,我边吃边笑,我们俩相互换了身份似的,我更像个狂野的汉子。吃着水果,突然发现屋脊上一滴水掉到了我们的烤肉器里,我‘噗~的大笑出声,’这个运气已经背到无以言表的地步,然后年轻的服务员过来很我们说这张桌子是坏的,那么大的大厅,那么多张桌子,因为我的运气,挑中了唯一一张坏掉的桌子,在阿进的无奈中我们又换了桌。在桌上我们边吃水果,说起了坐他旁边的好基友的故事,我说‘这很正常啊,电影院两个男孩去看,本来就有一定的嫌疑,一般都是两个女孩,或者一男一女,或者多个男孩的,我一脸我是侦探柯南的表情’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更像是两个女孩在街上牵手逛街不会有人说什么,但是两个男孩手牵手的逛街必定有人嘲笑。但是,我知道我却不会说,希望阿进继续崇拜我吧。思思在6点20的时候过来啦,我们开始去拿食材,我们吃了很多肉,这两个北方人,一定要用生菜裹着肉吃,而我是直接吃肉,因为我不吃生菜,这时候我们仨终于聚齐了,我在我们的群里给只有我们三个人的群里取名叫做‘我们仨’我曾经问过他们知不知道含义,可惜直接被他们无视了,其实《我们仨》是前段时间去世的杨绛先生记叙一家三口的故事,感情异常深的亲情,而我的‘我们仨’是我们仨的革命友谊,我跟阿进说,如果时间重来一次,上学的时候我绝对不会住家里,我好喜欢那种住校的生活,那种和朋友朝夕相处的生活,那种一起起床,上课,吃饭,午休,自习的生活。可是,世间哪有如果呢?

在阿进去拿菜的时候,思思问我‘你俩咋不凑合得了,我说,我以前不相信男女之前有纯洁的友谊,因为阿进我相信了,他对我的友谊真他妈的纯洁,一尘不染的,因为他完全就把我当个爷们看,说完我也笑了,我们的革命友谊哪能给它强行赋予爱情的字样,那种容易让人幸福快乐,让人绝望痛苦不堪的东西,不适合我们,我们只适合用我们相处的方式开心的活着。我们吃着烤肉,聊着各自的生活,喝着阿进排队弄来的酸奶,吃着阿进排队弄来的小龙虾,太小了,我说,你们来江城,让你们吃大龙虾,他们并不知道龙虾有多大,但是我的确在我的家乡很少见到那样小的龙虾。

晚上8点20,阿进说没有回去的公交车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古城在我不在的日子里,末班车已经从晚上9点改到了八点,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劝着人们早回家,而我们,也顽强的挣扎着,破罐子破摔决定打车回家,思思拿着金针菇和大蒜,在烤肉锅里继续烤着,好像只要火焰不灭,我们就不用离开,只要我们不离开,就没有别离,哪怕是为期一年的小别离,随着时间的流逝,各自生活的变化,一年的时间那么久,久到我们可能会在这一年的各自结婚,各自生活,各自过着各自的一辈子。

8点50我们决定离开,我们在那个叫做朝阳路与复兴路交叉口的地方,进行着最平淡的分离,不念过往,不畏将来,而这一别,再遇,不知几何,今夕何夕,遇此良人。回到家,躺在床上,10点半入睡,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生活了,在这一年多的日子里,经常都是凌晨两三点才能睡着,我在想,可能这帮熟悉的朋友,是我的催眠剂,每天可以让我睡的安稳,可能这座小城正用它无与伦比的魅力吸引着我,只因为这儿有你,有我,有我们息息相关的回忆。

2016年9月6号,本来定的是今天回去的,大家各自上班,因为没买到票,所以定了7号的票,发消息告诉萧,正在上班的她立刻请假,我们穿过N多条小巷去吃了最好吃的板面,因为我说江城没有板面吃,她放了很多辣椒,我怕辣,把碗里的辣椒挑给她,她从不嫌弃我。吃完面,我们去唯秀唱歌,关于唯秀的故事很多,我们曾经逃课去那儿唱歌,这么多年,她忍受了我很多年(从我来古城,我们就认识)的五音不全。结束后我们去吃了麻辣烫,我们以前放学经常去吃的麻辣烫,到此,我们的生活正式结束,我坐车回家,和每个最好的你们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生活正式进入倒计时模式。

晚上,7点15分去看望住在家附近的小姨,7点50回家,和母亲说了会话。晚上10点正式进入梦乡。

2016年9月7号,收拾好东西,去集市上买了点月饼,马上中秋了,母亲爱吃月饼,这可能是最微薄的东西,而我,除了陪伴以外,却一直找不到更好的方式,而年轻的我们和年迈的母亲,却只能因为各自生存方式不同,流离于不同的城市。

10点21分,母亲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到达车站,母亲跟我说‘对不起,这次你过来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好好陪我,母亲的一个对不起,我的眼泪瞬间掉下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早已不会和母亲说对不起,以及我爱你, 只是随时时间的推移,我从年少时希望离唠叨的母亲远一点,到现在的希望呆在她身边哪里也不去,只是…………好像我做不到,我们总是因为很多原因各自分离,再见,团圆,分离……周而复始的重复。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早习惯了学会了在路上节省时间,出行方式选择高铁飞机,但是,古城到江城的这段旅程我却愿意选择绿皮的火车,慢慢的行驶,有机会让我看清窗外的风景,在我曾经到过的城市可以多看一眼熟悉的风景,石家庄,邢台,邯郸,郑州,驻马店,最后到达江城。那些我停留过生活过的城市都让我无比的留恋。

11点11分,思思在专属于我们仨的群里发消息让我回家注意安全看好包,我清楚的记得在我来时阿进在群里发过同样的话,他们一直在用最简单,普通的方式温暖着我,13点35分列车停在邢台站,这个我曾经生活一年的城市,这个有我建设一份子的城市(公路建设一枚小钉子),感慨万千,13点39分,江城的朋友发消息问我今天明星见面会林峰来了,问我去不去,她带我去(她在电视台工作,有渠道)我回复‘我正在回去的车上,曾经跟她说过我挺喜欢林峰的,她却记在了心上,生命中因为有这些人,变的更加精彩。

曾经说过,当你有想见的人一定要去见,当你有想看的风景一定要去看,趁这份心情在,而我,一直在这样做,在朋友眼里潇洒的活着,在父母眼里任性的活着,我只是一直在做我自己,并且坚持做我自己。

路渺且迢,来过就好。

2016年9月7日记录于红河号列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辽阔的绿原 清澈的湖水 无意中成了 仇恨缰绳的理由 直到某一天 摆脱束缚 驰骋在宽天广地时 才知晓 唯有缰绳 才懂野马
    阿力姑娘阅读 32评论 0 2
  • 文/by 南斗雨 雨蚕食着仅余的惆怅 淅淅沥沥 落在孤独的心上 未知的路途 或坎坷 或遥远 怀着迷茫 在孤独的夜中...
    南斗雨阅读 73评论 5 9
  • 我是一个轻度的囤积症患者,最常见的是囤积知识,最常做的是囤一些网络课程,最开始慕课流行的大学时代,喜欢收藏各类课程...
    刘绍迪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