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品红楼1.3:甄士隐的梦

96
费漠尘
2018.01.10 12:14 字数 6712

甄士隐的梦

有趣的是,运用神话故事讲完了《石头记》的缘起,就直接进入甄士隐的梦里。甄士隐,是姑苏城外,十里街仁清巷内,葫芦庙旁边居住的乡宦,家中虽不甚富贵,本地也推他为望族了。

什么是乡宦?就是退休后回乡居住的官宦。换句话讲,甄士隐是从乡下走出来的,他考上大学,也成了国家公务员,大概做了镇长或乡长之类的官员,一辈子勤勤勉勉,没有高升也无大的波折,一帆风顺的熬到退休年龄,退休后落叶归根又回乡啦。

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种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物。

看到没有?这里点出甄士隐也是神仙似的人物,影射了后来出家。

甄士隐退休后的生活,很悠闲很美好。估计现在很多人都奢望过这样怡然自得的日子,我也曾幻想过无数次,有朝一日,或依山而傍,或临海而居,每天吟诗念词、观山望海,夜里眠时枕书籍,白昼打盹倚花香。

然则,再美好的日子里,也会有不圆满之处。甄士隐唯一的缺憾就是年过半百,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英莲,年方三岁。

英莲就是后来被薛蟠霸占去的香菱,后被薛蟠娶回来的夏金桂折磨致死,也有说夏金桂本来想毒死香菱反而毒死了自己,薛蟠终于洗心革面做人,将香菱扶正。

但我个人以为,即使香菱不是被夏金桂害死的,也一定不会被扶正。因为薛蟠不大可能活着回来,在贾府被抄家之前,薛蟠因为又闹出一场人命案被抓,并且已经定了死刑。本来还幻想向打死冯渊一案一样,花些银两就能摆平这次的命案。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料到,薛姨妈也是王夫人的娘家出事了,王子腾在上任的路上突发疾病死掉了,贾府也被抄家,薛家的靠山倒了,几乎把家产败光也未救出薛蟠。

当然,《红楼梦》当年也被列为禁书,为了流传下去,小说里很多章节都做了改动,比如秦可卿原本因为奸情被发现而上吊死去,改成病死并删去与公公有奸情这一段描述;据说尤三姐也和尤二姐一样,与贾珍有染,是个淫荡女,后来被写成忠贞于爱情的痴女子;贾府被抄家后按理说是不可能很快复兴,为了彰显当朝皇帝的英明,补写上又重获圣恩,依靠贾兰重振家业。就算贾府重新恢复鼎盛之时,那也该是多年之后,怎么可能刚刚重获圣恩,就敢徇私枉法救出犯了杀人之罪的薛蟠?这不是自己找死吗?好,这个我们以后再详细讲,现在继续说甄士隐的梦。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做梦,梦代表潜意识里的所思所想。从能量学上来讲,就是神识(潜意识)与梦境里所展示的场域处在同一能量振频上了,或是提前连结上了即将发生的事情携带的能量,或是预警、预测未来。

当然,也可以说是通灵。因为我的部分工作是灵性导师,有经常接触通灵,所以,这里多说几句,关于通灵,不是部分人的天赋,而是所有人的共性,是天生就携带而来的一种本能。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在北方有这样一个习俗,很多老人常常嘱咐有小宝宝的年轻母亲,日落之前要赶回家,不要在日落之后抱着孩子到处逛。

还有一些地方依然遵循着“不准许小孩子参加葬礼”、“不带小孩子去医院看重病人”等等这样的习俗。就是因为五六岁之前,小孩子的第三眼还未关闭,他会随时随地进入通灵的状态中。

日落之后到凌晨,是孤魂野鬼出来的时间段,带小孩子出来玩,很容易吓到小孩子。而医院和置办葬礼等这些场合,属于聚阴之地,小孩子同样会看到,而引起惊吓。

大部分孩子在五六岁之后,第三眼就逐渐进入被关闭状态,因为人类社会有人类社会的法则,如果人人都如同小孩子那样通灵,什么都能看得到,那就不是人类社会了。

当然,也有例外,一些特殊使命的人,他的第三眼一直开着,但不是说一直开着就一直可以看得到,不是这样的。即使一直开着,也不会让他什么都看得到,只能看到跟他有缘的一部分。

而那些已经进入被关闭状态中的人,也不完全关闭了,偶尔也会看得到。比如王熙凤撞到秦可卿的鬼魂,这个极有可能在那个瞬间,凤姐通灵了。为什么让坠入世俗中做了很多坏事的凤姐也可以通灵一次?

从更高生命层面来讲,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命体验,但如果陷入太深,上天就会透过种种方式给她一次又一次的反省、忏悔、回头的机会。而无意中进入通灵状态,见了平时看不到的场景,是其中一种方式。而凤姐撞见秦可卿的鬼魂,是老天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

好,咱们继续回到甄士隐的梦里。炎夏永昼,炎热的夏日,永昼是指漫长的白天,此处大概是指午后。甄士隐就在这个炎炎夏日的午后,于书房闲坐,看了一会儿书便倦了,于是抛书打盹,朦朦胧胧中走到一个不知是何处的地方,看见一僧一道,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只听道人问道:“你携了此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末投胎人世。趁此机会,就将此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那道人道:“原来近日风流冤家又将造劫历世,但不知起于何处,落于何方?”那僧道:“此事说来好笑。只因当年这个石头娲皇未用,自己却也落得逍遥自在,各处去游玩。一日来到警幻仙子处,那仙子知他有些来历,因留他在赤霞宫中,名他为赤霞宫神瑛侍者。他却常在西方灵河岸上行走,看见那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棵绛珠仙草,十分娇娜可爱,遂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甘露滋养,遂脱了草木之胎,幻化人形,仅仅修成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餐秘情果。渴饮灌愁水。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甚至五内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常说:‘自己受了他雨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若下世为人,我也同去走一道,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还得过了。’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都要下凡,造历幻缘,那绛珠仙草也在其中。今日这石正该下世,我特地将他仍带到警幻仙于案前,给他挂了号,同这些情鬼下凡,一了此案。”那道人道:“果是好笑,从来不闻有‘还泪’之说。趁此你我何不也下世度脱几个,岂不是一场功德?”那僧道:“正合吾意。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宫中将这蠢物交割清楚,待这一干风流孽鬼下世,你我再去。如今有一半落尘,然犹未全集。”道人道:“既如此,便随你去来。”

这段对话中,交代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一段仙缘。同时,也告诉我们贾宝玉即将出生。此时英莲即香菱已经三岁,所以香菱比贾宝玉大三岁。

神瑛侍者即贾宝玉要下凡历练,绛珠仙草即林黛玉也跟着下来以眼泪来还他的灌溉之恩,却也勾出了很多风流冤家都要下凡。能跟着贾宝玉、林黛玉一起来的风流冤家,必是和他们有缘的,有缘就意味着,他们在仙境时是认识的。

所以,一个人来到世间,一定不是随随便便来的,凡是今生遇到的,都是前世的缘分。

因此,有句话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只不过,有的重逢是为了报恩、还债;有的是为了互相折磨来学习需要修行的功课;有的是为了报复或讨债……种种不一,却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无论是报恩的、互相折磨的,亦或讨债,其实都是因果。

你之前种下的什么种子,你得到的就是什么果子。

这甄士隐听僧道所讲的便是因果,但还不是很明白,还想深入其中探个究竟,遂上前施礼与僧道对话,僧道说:这是天机,不可预泄。到那时只不要忘了我二人,便可跳出火坑矣。这其实已经提醒甄士隐日后的出路了。

既然暂时不能听闻天机,那么就看一眼“蠢物”也好。幸运的是,甄士隐与这“蠢物”倒有一面之缘。于是,通过甄士隐我们第一次见到了通灵宝玉,只可惜还未细看时,便被僧人夺了去,因为僧道已经到了太虚幻境。

甄士隐意欲跟上僧道,却不料忽听一声霹雳若山崩地陷,士隐大叫一声,定睛看时,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梦中之事便忘了一半。又见奶母抱了英莲走来。士隐见女儿越发生得粉装玉琢,乖觉可喜,便伸手接来抱在怀中,斗他玩耍一回。又带至街前,看那过会的热闹。方欲进来时,只见从那边来了一僧一道。那僧癞头足,那道跛足蓬头。疯疯癫癫,挥霍谈笑而至。及到了他门前,看见士隐抱着英莲,那僧便大哭起来,又向士隐道:“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土隐听了,知是疯话,也不睬他。那僧还说:“舍我罢!舍我罢!”士隐不耐烦,便抱着女儿转身。才要进去,那僧乃指着他大笑,口内念了四句言词,道是:

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梦醒了,梦里的事情也忘了大半,因为太过玄幻,和现实毫不相干,忘了也实属正常。然而,恰恰看似不相干的事情,却与命运有着丝丝缕缕的牵连。

只是人很难深入觉察或悟到,所以,甄士隐醒来看到奶母抱着英莲走来,便接来抱在怀里,陪可爱的女儿玩耍片刻,又带至街前看热闹之时,再遇梦里的僧道。

可惜,甄士隐没认出来,而且觉得癞头僧说的是疯话,所以抱着女儿转身回家。待想明白了希望再去讨教一二时,僧道已不见了影踪。

甄士隐及英莲,都不是主角,甚至男二号女二号都算不上,但《红楼梦》却从他们父女俩开始,不只是讲了贾宝玉与林黛玉的仙缘,还顺便带出了隐喻宝玉及薛家的典故:通灵宝玉隐喻贾宝玉,雪澌澌暗指薛家。故事还没上演,主角已经出场。

现实生活中,有时候就是这样,虽然你与某些人的故事还没有开始,但属于你生命中的主角都已经一一登场,直到时过境迁,你才会领悟到,谁是你生命中的主角。

再悟到更深层,你便明了,梦里梦外皆是人生,都是真实的,也都是虚幻的。在梦里看梦外,梦外也是梦。在梦外看梦里,梦里还是梦。可是,梦里梦外,你真能分得清清楚楚,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吗?

我永远记得小时候的梦,因为太真实了。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有一段时间,经常做同一个梦。

梦里的我来到一个非常陌生却又非常熟悉的地方,说这个地方陌生,是因为今生的我并未去过这样一个地方,说它熟悉,是因为我感知到自己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很长时间,而且这段时间还是生命中很幸福的日子。

那么,我为什么会离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心底这股越来越强烈的熟悉感,到底来自哪里?

这个地方有点像世外桃源,我放眼望去的不远处,只有一处庭院,四周的围栏,是过去那种用十厘米宽、一米高的木头板子围起来的围墙。很大的院子里,有大概三间房那么大、泥巴墙的草房子,草房子右边好像是做饭的地方,一间房那么大,草房子偏左前方有一座小亭子,亭子旁是一口井。而我的左边稍远处有一大片土地,一半种植着一些稻子之类的庄稼,一半类似草原但地上的草似乎有些荒芜的感觉。

我不由自主地走向庭院,先前几步还没什么感觉,越靠近那草房,越感受到这个庭院散发出来的,那种荒芜、凄凉的气息。总感觉这里发生过什么巨大的变故,是和我有关系的,好像因为这个变故,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而没有梦到这个地方之前,这个秘密一直是隐藏着的,如今我却来揭晓谜底了,可这个谜底着实让我恐慌,所以我的脚步愈发慢了下来,可又忍不住继续靠近,越靠近,心口窝也跟着疼痛起来,再往前走,每走一步,心口处的疼痛就越发的剧烈,直到把我疼醒。

三番五次做着同样的梦,每次都是离大门几米远的距离,心口处的疼痛就把我疼醒。醒来后,那份疼痛也要过十来分钟,才慢慢消退。

我深知这个梦非比寻常,但梦里没有高人指点,梦外也无从问起。这段心事,就这样被搁浅。直到近年来接触了灵修,了解了前世回溯、灵魂沟通等学说,在两次沟通及回溯的时候,终于再次看到梦里的房子,也得以知晓,那是前世的一段经历。

我是个相信前世来生的人,或者说,有很多事情,真的没有办法说清楚,所以以前世来生这样的说法,来宽慰自己。

总之,有一些人确实会受到前世某段经历,影响到今生的性情。但他不一定记得那段经历,只是神识里有那么一些影像,或有那么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等等。一旦做了前世回溯、灵魂沟通等疗愈,就能多多少少有所改变。

有趣的是,在做前世回溯和灵魂沟通时所见到的房子,还是当年梦里的那个房子,只是周围的景致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大概就是人生,记忆或者疼痛仍在,而外在环境却早已不复从前。

就如同宝玉梦见自己来到太虚幻境,一前一后两次走进来的是毫无变化的太虚幻境,但他的人生却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大观园也已荒芜落败,再不复最初的繁华。

所以,人生如梦,一切都是虚幻的。无论你多执着,有多大能力,都抓不住虚幻中的繁荣昌盛,也不会跌落低谷中永不见天日。

甄士隐与贾雨村

梦醒了,从仙境回归到俗世中的甄士隐,又巧遇下凡的僧道二人,因为变了模样,一个癞头僧人,一个跛足道士,故甄士隐未能认出。

其实,古往今来,真正得道高僧,均是不起眼的装扮或长相,鲜少有颜值超高又身在富贵中。记得有个故事,大概意思是讲在战乱时期,敌方抢劫金子铸成的佛像,其中一个寺院为了让佛像免于劫难,在金像外面涂抹了厚厚的一层泥土。

于是,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尊泥佛像,都不太宝贝它。直到有一次,彼时已是太平盛世,一个和尚在搬动这尊佛像时,看见有一块泥巴已经掉落,想着怎么修补,却意外地发现,这竟是一尊金子铸成的佛像。

所以,不要小看你身边的普通人、乞丐、农民工或落魄者,或许,高人就隐匿其中。

只可惜,甄士隐虽然觉察到这僧道二人不是平凡人,却还是与之擦肩而过,错过了第一次的仙缘。仙缘未到,俗缘来了。

你道是谁?就是寄居在葫芦庙里的穷儒贾雨村,以前的寺庙、道观真好,你落魄了、无银两度日时,可以寄居那里。可是现在的寺庙、道观,你想进去得先留下“买路钱”,进去之后可能还会有各种名目的收费。

小女在十岁左右,就时常问我:寺庙不是让人修行和祈福的地方吗?怎么还收费?寺庙里都是出家人,怎么还赚钱?每每这时,我就不知该怎么回应她。

贾雨村原系湖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文作字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

淹蹇(yān jiǎn)是指艰难窘迫,坎坷不顺。

这贾雨村也是命运不济,出生时父母祖宗根基就已经没有了,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想进京赶考,却不想又困在半路上,只得暂居葫芦庙。可是,他又很幸运,先得甄士隐赞助得以进京参加高考,考上后又做了官。

因为太年轻,不懂得官场生存之道,被弹劾下来,又过了几年游荡的日子,再次走了好运,成了林黛玉的老师,通过林黛玉父亲林如海的引荐,得到贾政的大力协助,又恢复官职,与贾府政老爷交往甚密,这时候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一心为正义、耿直的清官了,他被世俗这个大染缸给污染了。

而甄士隐,虽然准备了银两和衣物资助贾雨村,但他并未因贾雨村不辞而别而记恨在心,继续过他的悠闲日子。

却未料,元宵节赏灯时,家仆不小心把甄士隐唯一的爱女英莲给弄丢了。夫妻俩正为此日夜烦恼,不曾想祸不单行,葫芦庙着火殃及一条街,紧邻的甄家庭院,早成了一堆瓦砾场了。

幸得甄士隐夫妇及几个家仆不曾在大火中伤了性命,最后不得不投靠岳丈人。可惜一生都是读书人又做过官的甄士隐,根本无法适应庄户人家的生活,岳丈人家里少不得倒贴,妻子也因为娘家人给脸色看,也开始抱怨起甄士隐来。这甄士隐也是一肚子委屈无处诉,憋出病来了。

真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又是贫又是病,心情非常抑郁,所以就到街上散散心,可巧又遇到跛足道人,听见道人口中念叨着《好了歌》,顿时悟道,随着跛足道人走了。

这甄士隐也是有慧根的,他是《红楼梦》里第一个被度化的人。其实,这是隐喻宝玉的出家。

那么,甄士隐为何资助贾雨村?真的仅仅是赏识有才华的人造成吗?我想不是,甄士隐资助贾雨村,或许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段俗缘。

别忘了,甄士隐也是做过官的人,以他的品性,大概是个真正为老百姓着想的父母官,所以,他极有可能希望这世上多一个能体恤百姓疾苦、为百姓做事的好官,因此,他毫不犹豫地资助了贾雨村。

甄士隐与贾雨村,都不是《红楼梦》里的主要人物,但他们存在的意义,却非同小可。

作者不会随便写出一个人物当做摆设,甄士隐与贾雨村,除了隐喻“真事隐去”、“假语村言”之外,还代表出世和入世两种人生态度。

同时,甄士隐也代表了隐退、隐居这样的生活态度。最后,他选择了出世,以失踪的方式告别了尘世生活。

而贾雨村喜欢出仕、入世的人生,所以他考取功名,成了新上任的县太爷,在红尘里越陷越深,最后的结局也不好。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注:题目中的1.3,1代表第一回,3代表第一回第二篇解析文章,以此类推。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文本的解析,属个人观点与感悟。图片取自网络87版红楼梦剧照及其他,转载文章请联系作者本人,感恩遇见!

尘品红楼1.1:甄士隐及通灵宝玉

尘品红楼1.2:红楼梦里女娲神话故事的隐喻

更多原创文集,欢迎阅读和收藏:

尘品红楼(此文集收录漠尘解析红楼梦文本系列文章)

尘锁红楼(此文集收录漠尘关于红楼梦系列解读文章)

尘锁西游(此文集收录漠尘关于西游记系列解读文章)

读金瓶梅(此文集收录漠尘关于金瓶梅系列解读文章)

尘梦无痕(此文集收录历史故事及历史人物解读文章)

尘梦留痕(此文集收录漠尘古诗词及民国人物解读文章)

尘眼世间(此文集收录两性情感、爱情故事及各类杂文)

写作读书(此文集收录写作技巧分享及推荐书籍读书感悟)

莲心无尘(此文集收录漠尘的画作、诗歌及美食等系列文章)

费漠尘品红楼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