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至少有3次生儿子的机会,但王熙凤的嫉恨,让贾琏断子绝孙

古代贵族三妻四妾很正常。王熙凤自从生了巧姐后,贾琏盼着再生个儿子。可王熙凤的肚子迟迟没动静,贾琏等不住了,只好想着纳妾来延续香火。贾琏有钱有闲,先后纳了尤二姐和秋桐为妾,曾有三次生儿子的机会,只因为王熙凤从中作梗,贾琏的造人计划屡屡破产。

王熙凤曾患有妇科病,后来精心调治,病好了,并且怀了孕。偏偏那时,王熙凤被贾母任命贾府的总经理,全盘负责日常事务。原本一肚子才华没处发挥,现在机会来了,王熙凤就要露一手。女强人呆在办公室里加班加点,成了贾府最忙的人,睡鸡叫,起半夜。王熙凤的敬业,却苦了肚子里的孩子。

连日的劳累,孩子流产了。贾琏气得直发抖:苦也,好不容易怀上了,又让你折腾没了。难道贾府少了你,散伙了不成?贾琏对王熙凤一肚子怨气。第一次生孩子的机会,被王熙凤亲自抹杀了。

贾琏偷娶尤二姐,贾母内心是支持的。她也不希望贾琏将来没有继承人啊!但王熙凤不这么想。贾琏是她的丈夫,怎能让别的女人分享。倒不是王熙凤对爱情和婚姻忠贞不二,而是她嫉妒心很重。自己生不出孩子,也不让别人生。

王熙凤起先没想将尤二姐置于死地。尤二姐的怀孕,刺痛了王熙凤敏感的神经。于是动了杀心,买通了一个所谓的假太医,一副打胎药,将原本还要两三个月就出生的胎儿打了下来。王熙凤指使丫鬟和奴仆虐待尤二姐,最终将尤二姐逼上了绝路。贾琏的计划又一次破产了。抱着尤二姐的尸体,贾琏哭成了泪人儿,仰天长叹:“我咋就这么倒霉!”王熙凤也陪着假哭了一回,淌了几滴眼泪,但心里是高兴的。王熙凤脑子超好用,不显山露水,就斩草除根,要了两条人命。她被自己如此高的智慧,深深地陶醉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贾琏没有儿子,贾赦也睡不安稳。自己一年年老了,想早些退休,啥事不用操心,侍弄些花花草草,整天喝喝茶,哄哄孙子,安度望年。一次,贾琏为贾赦办了件事。贾赦高兴,不但赏了贾琏一百两银子,咬咬牙,把自己身边的丫鬟秋桐赏给贾琏做妾。老家伙身边十几岁的姑娘多得是,贪多嚼不烂,正好送个人情,盼着秋桐给贾琏生个大胖小子。

当时,贾链娶了尤二姐,已经被王熙凤骗到了贾府。秋桐的到来,王熙凤不但没生气,反倒对秋桐姐妹一般热情。秋桐成了王熙凤逼死尤二姐的一个利器。她纵恿秋桐和尤二姐对着干。灭了尤二姐,王熙凤开始对付秋桐了。王熙凤对贾琏说,尤二姐流产,是跟属兔的相冲。

贾琏思前想后,秋桐不是属兔的吗?原本和秋桐如胶似漆的贾琏,对秋桐一下子冷了许多。王熙凤没急于动秋桐,觉得留着或许还有用。贾府出事了。抄家时,从王熙凤屋子里搜出几万两银子和大量高利贷的债券。由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王熙凤被关进了监狱。秋桐成了王熙凤埋在贾琏身边的定时炸弹。她想用秋桐来牵制平儿。王熙凤盼着,一年半载出狱,看两个女人恶斗,她当裁判。然后,她再对付那个胜利者。

这期间,秋桐有机会给贾琏生个孩子。但秋桐也是王熙凤的徒弟,床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眼看贾琏和平儿眉来眼去,把她这个小老婆不放在眼里。于是,秋桐和平儿之间的内斗加剧。一向被王熙凤压制的贾琏,终于恢复了男人的硬气,吼道:“日子过不过了?不想过了,给我滚。”

秋桐霸道惯了,岂肯罢休。接连闹了几次,贾琏被折腾得七荤八素,烦的要死。干脆一纸休书,将秋桐打发回了娘家。贾琏将色眯眯的目光投到白嫩丰满的平儿身上:“啧啧,这地真肥沃啊!”可惜,希望越大,收获的失望也越大。平儿没给贾琏生出儿子。

王熙凤机关算尽,和贾琏相爱相杀中,让贾琏错失了一次次的大好时机,终于得偿所愿,让贾琏断子绝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