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

我从小喜欢孤独,至今未改。

上学的时候,我不喜欢和众多的同学在一起,总是一个人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看书学习。整个求学期间,每个学龄段都只有几个为数不多的走的近的同学。至今虽然我们很少见面,还有的甚至杳无音信,但是我的心里始终有一块属于她们的地方。我相信有朝一日相逢,我们会有说不完的话和话题。

工作后,同宿舍的同事相处的不太融洽,我最快乐的时光就是那几个讨厌的室友回家后和杨姐一起与我自己单独在宿舍的日子。前几天,我和杨姐说起工作时的室友,杨姐一点儿也不夸张地说:她们不是人,天下没有这样的人!不能改变别人就改变自己,遇到与自己有着天壤之别的人能躲就躲,是我的处世原则,那时候的我相比群居更喜欢孤独。

步入婚姻后,老陈先生对于我的孤独加以开解,他说: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这句话让我有了暂时的改变,开始接近周围的人。事实证明不管什么地方的人都有一部分人冷漠无情,有平常心的人居多。改变是暂时的,本性使然,我依然喜欢孤独。

升格为母亲以后,我好像彻底地脱离了孤独,每天与儿子在一起,陪他度童年。儿子上学以后,我又恢复了阶段性独处的日子,我非常喜欢这些孤独是日子。

网络的诞生,我把孤独寄托于文字,先是看网络文章,到后来是写生活记录,直到现在。儿子上学走了以后,我孤独地做家务,而后是利用空闲时间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

时光总是很快,一晃多了知天命的年纪,老天又给我开了个大玩笑——老陈先生的单位招大龄工,我鬼使神差地报了名,来到这个荒野里的城市,体验工作带来的烦恼。

不出门不知道人的种类多,不群居不知道人的习惯差。自工作以来,室友给我增加的烦恼最多,集运站的房子紧缺,调宿舍没有可能,我逃避烦恼的唯一方式就是少在宿舍里面,以免看见讨厌的人心烦。

宿舍楼离办公楼很近,只需要步行四五分钟便可走到。一楼的考勤室,二楼的党员活动室,三楼的会议室都是二十四小时不锁门。会议室偶尔有领导开会,考勤室上下班的时间有员工签字,一天之中这两个房间大多数时间没有人,所以我常来这两个地方享受孤独。尽管党员活动室没有人,但是我很少去,因为有这两个房间足够。这些地方也是我的工作范围,所以在这里呆着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没有逾矩。

考勤室


一直以来,我不知道我喜欢孤独的原因,最近我才明白,孤独的人是因为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在的我就是这种状况。

其实我交友真的可谓是无门槛,不管学历高低,不问相貌美丑,但是仅有的一个条件是人的品质得好。只要品质好,其他的一切免谈,这唯一的条件却很少有人满足我。若是遇不到品质好的人,我宁愿一个人孤独的存在。

说到此,我想起最好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还有一个最好的同事,不知道她们是否也像我一样,在人生的境遇中很难再找到知己般的朋友,是否也像我一样孤独和喜欢孤独。

每当我感觉孤独的时候,就看看周围的环境。现在我坐在会议室里,抬头看见天上的明月孤独的挂在天空,草地上有一对母子在游戏,风吹进窗户和我做伴,会议室里的桌椅也在陪伴我……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孤独。

会议室


人的陪伴并不长远,物的陪伴相对久长。太阳孤独,地球陪伴它;地球孤独,月亮伴随它。

世间的物有物陪伴,谈不上孤独;人也有物陪伴,也谈不上孤独。原来我所喜爱的和享受的孤独,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孤独,而是无声的陪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