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式爱情

我跟她认识的时候,是在两年前,也是在两年后。

认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在彼此的通讯录沉默了很久,没有闹腾,也没有交流。

就这样过了两年后,因为一件小事我们重新熟悉起来,通宵达旦的聊。

很奇怪,又不奇怪,

可能我很多年没有收到女生送的生日礼物,一时心动了?

又或者我们都是好人性质的话唠,闲着没事干,寂寞了?

我不知道呢,她也不知道。

她在郑州,我在广州,彼此隔着十万八千里。

广州到郑州的火车差不多有30个小时,24又多6个,365分之一的时间,我在想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会不会太远了?高铁和飞机倒是快,两到三个小时,可来回一千多,我又能去几次呢?

很多现实的问题,我们好像剩下了柏拉图的爱情方式。

她是一个河南新乡的女娃,一张大长脸,有点像那个驴得水,就是唱《我要你》的任素汐,眉毛长长的,出门常化妆,长得蛮可爱的,就是有种让人见想亲一口的感觉,唯一不好的,就是有点贫,我仔细研究她的朋友圈,发现她可能是个A,最多是个B的状态,我想了下,婚后可能福利不多,幸不福幸福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得仔细琢磨。

可想不懂的,她常问我的一个问题是今天吃什么?

今天吃什么?从我爸,到我妈,再到她,生命的问题总是那么持续,对此我觉得这个问题你就不能问问百度,问问美团,不行再加个大众点评嘛?不过非要我回答的话,我会对她说:吃我........

我喜欢跟她聊天,聊天的内容很多,可我记不住。

因为我们是同路人,差不多的性格,差不多的爱好和经历。

有的时候总会觉得就是镜子一样,人都很好,都被伤害过,我们在一起说得好听点就是心心相惜,说得不好听就是同病相怜。

未来有很多现实的问题,她是独生的,未来可能真的不会嫁太远,接她父母来广东的话,感觉还没有太多钱买房子。

我去河南吗,好像还可以,我有哥哥,有妹妹。

上门好像是个不错的词,只是我好像也是以家庭型的人格,距离太远,会不会想家呢

未来会是什么样呢?我为什么要写下来呢?

我在广州,她在河南陪着姥爷。

2017年12月8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