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的一封家书

       

                           

敬爱的外公:

  您好,近来可好?(虽然昨天从母亲的电话中听到您说一切都好,但我仍不大放心)

  最近疫情的恐惧蔓延了整个中国,可谓是人心惶惶。我看过,天水那边的情况还是很乐观的。您也不用太担心啦!我们这边的也好,就是闷在家里有点闲得慌,嘿嘿。这不,终于有了空子给您写个信唠个嗑。你在那边要少出去溜达啦,有急事出去要带个口罩哦。要是实在像我这么闷的慌,就上上网,看看剧。(本来还是想过年时去看您的,还买了春节限定的电影票,不过现在都泡汤了,好可惜啊)

  记得是一三年的春节,我们一家还没赶上火车票回家,可父亲母亲偏要回,您在电话里头第一次把父亲母亲呵斥的像两个不懂事的孩子,也是唯一的一年,我们没有回家陪您过年。今年恐怕又是这样了,哎!真想念天水,想念您啊!如果没有这可恨的冠性病毒,说不定我现在正和您在门口晒着暖暖的太阳,剥着花生呢。

  正值春时,您那里肯定是鸟语花香,春意浓浓的。好想早起爬山去看朝霞啊,在天空中浮动着,懒懒散散的像只花猫呐。

  那中午呢,吃完了热量满满的浆水面,您会带我到村外的那一亩方地中拔几根萝卜,摘点小青菜,顺便在田地里松松土,施些肥。然后您拿着一筐胡萝卜,我拿着一袋小青菜跟在您身后,叽叽喳喳的向您分享我自认为的乐子。您默默的听着,时不时也豪气的大笑几声。这笑声惊了林子里的栖鸟,一阵阵的向云霄上飞去,那气势,似要与青天一比高下。我噤了声,一会儿又缠着您问今晚上吃什么,您让我猜,我当然要说自己想吃的啰,结果每次都猜得对,我又何尝不知那是您换个法子问我想吃什么呢。

  晚上,父亲熬了一锅小米粥,炒了一小盘子青菜,又将几个“呱呱落地”的红薯扔进了烤炉里 。唉!没有吃成想吃的菜,算了,外公血压高,吃些清淡的也好。顺便我也戒戒肉,吃吃斋,体验体验唐三藏的生活,倒是惬意呵!

  天水的夜是九点多来的,我爬上炕,刚要睡,便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就知道准是您来给我掖被子啦,果不其然,您再三确认我不会再蹬被子,才放心地准备走,您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静悄悄的关了院里的灯,照顾好了一切,终于睡了。

  今夜夜色真美,星星很亮,夜黑得让我瞧不清她的脸颊。风轻轻地挠着我的心...

  其实您一直都对没有读成书所遗憾,而我一直想说的是,您就是大山里唯一的诗人。清晨,挑起朝阳,带来光明。入夜,关上了星星,还了世间一片寂静。夕阳带来了黄昏,您却带来了一切。您的背后有双无形的翅膀,神圣而又光明。这慈祥的天使却总是在默默的为我打理着一切的小事儿。和同伴们嬉戏回来,我会看见您在门旁等我。做错了事被父亲呵斥,您会将我揽到后面护着我。这慈祥的天使一直都在身边,守护着我。

  此刻,仓央嘉措所说的一切都实现了,“所有的野花纷纷扑向一口古钟,雪山已退出了我的表情”因为您,是世间最炙热的光,是世间最暖烈的阳。

  疫情虽然可怕,但有国家的依靠,有国际友人的帮助,有人默默关心着自己,疫情还算可怕吗?我想,它只是一道屏障,暂时堵住了我去见您的方向,但却堵不住,这丝丝缠绕的亲情。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言”这无声的思念,这再不过平常的相聚见面,此刻却变得如此困难。

  正如作家方方所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头上可能就是一座山”疫情当头,并不是只有像钟南山院士那样可以帮助国家。一点一滴,一句对患者鼓励的话,一个温暖的笑容,一张干净的口罩,或许就可以帮助很多人,温暖很多人。我想您一直教导我的就是这个吧?

  您又告诉我,成为钟南山院士那样的人,才是读书的终极目的。八十四岁的钟南山有院士的专业,有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一路奔波不知疲倦满腔责任为国为民,的的确确令人肃然起敬!专业过硬,悬壶济世,心怀悲悯,敢说真话,义无反顾,不怕牺牲,救民于水火,救国于危难。确确实实为国之栋梁,民之信仰。确实,我们“无事小鲜肉,有事钟南山”的德性要改!

  外公,您看,您听,您嗅。这破土而来,涅槃重生的春天来了!

  临末,祝您身体健康,眉目舒展,万事胜意!

                                                           

                                        您的外孙女:小小高

                                                      2月14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