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隔壁班的箍牙妹吗

高中时代我曾经暗恋过一个姑娘。

高一的时候她在我隔壁班,高二开始分文理班后,换了一栋教学楼,她还在我的隔壁班,我们都选的文科。

做广播体操时,两个班的队伍挨在一起,我个子最高,站在队伍末尾,年少慕艾,我的眼中全是她的背影。

课间休息时,大家都会依靠或是趴在走廊的栏杆上聊天或者发呆,而我的目光时常瞟向隔壁班,看看她有没有出来。有时遇到她投过来的目光,我则会转过身去,趴在栏杆上假装看着楼下。

隔壁班有好几个美女,见到有美女出来时,男生们总会互相捅捅胳膊提醒旁边兄弟,看美女是要大家一起看的。

用男生们的标准来看,她的颜值属于中上,高二开始又箍了牙,所以她的出现是不会引起狼嚎的,只有我的心跳会加速些。

我的初中是在乡村里上的,那时我是学霸,考到全县第一的高中后,我成了学渣。是的,我在乡村联中称王称霸,到了县中后按成绩排名我在班上是倒数第二。

高一进校时,我的学号是52号,全班53个人。好在后来班上来了几个借读生,我的学习地位才有所提高。

高二的某个中午,很热。我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她在自己教室门前徘徊,我猜测她应该是想进教室拿什么东西,但是门锁着。

我知道钥匙在哪里,在他们班一个男生身上,这个男生是经常和我一起打球的哥们。

我飞快的跑向宿舍楼,奔跑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帮她。

在宿舍楼下,我大声喊着那个哥们的名字,他探出头来问我什么事?

我撒谎说他们老师喊他去开门。

他不相信,很不情愿的下楼,天气真的很热,被我拖着跑向教室。爬了四层楼梯来到教室,那个身影却已不在。

老师呢?哥们问我。

我说我请你喝雪碧吧!

进入高三后,学习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每周一小考,每月一大考,月考的成绩是要发榜贴单的。全年级一共二十几个班,每班五十多人,一千多号人在月考里厮杀争夺名次。

周考在自己班上进行,由自家老师监考。而月考则是很正式的打乱分散开进行,周末的时候二十几个班被安排进入四十多个教室考场,规则就是按照上次考试的名次进入考场,比如第一考场就是上次考试全校前三十名的同学,以此类推。

我的考场排名当然是靠后的,虽然经过高一的努力,高二分班时我的学号定在了37这个数字上。但是和她相比,我和她的距离相隔两个考场。

高三时,我加倍的努力,因为我想和她坐进同一个考场教室。学未能同班,考要进同场。

但是,大家都很努力!

我是记得她的名字的,因为每次月考,每个考场外除了贴着考场号还有就是本考场学生的名单,我就是依据这个来判断我和她的距离的,距离最近的时候只有一墙之隔。

然后,高考来了。

高考结束后感觉考的还行。成绩出来后,数学考砸了。

那一年,满分一百五十分的卷子,全省的数学平均分好像是八十几分,而我的数学分才六十出头。一本没考上,二本多了十几分。

有人说苏省的高考难度令人发指。

高考之后再也没见到她。

大学时流行校内网,当我兴奋的在搜索栏里输入她的名字时,却没有任何结果,通过朋友进入他们的班级QQ群依然没有她的身影。

她好像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十年之后,曾经的慕艾少年已经变成了油腻的中青年大叔。

回老家过年,在县城的大街上我看到了她,那个走路腰挺得很直的姑娘,虽然她的牙套已经不在,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她推着婴儿车。

我情不自禁的举起手想和她打招呼,忽然间却记不起她的名字,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寂寥的放下手。

基本不抽烟的我,买了一包烟,蹲在街边点燃,努力的去想她的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高中三年,我好像没和隔壁班的她说过一句话!

我的青春流逝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对于我来说,今天的“小确幸”是因为我办成了一件事老板提出要请我共进晚餐。而老板的“小确幸”是因为她的员工办成了...
    郭立瑶阅读 137评论 1 3
  • 越抗拒,越持续。 2017年周总结20/52 一、#焕心焕新#第5期打卡项目: 近藤麻理惠一般建议从整理衣服开始,...
  • 二零一二的三十二 二零一四的二十二 现在的八 一部很平静的纪录片 善良又克制 没有人的悲惨应该被消费 "这世界真好...
    A偲阅读 11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