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攻略Ⅱ第九章:卿未嫁

图片发自简书App


长恭回到邺城已经一月之久,看着眼前一双儿女嬉戏,他眼里难得再有笑意,自从郑烟含恨而去,花影也离去,他这兰陵王府越发孤独寂寥了,这三年若不是灵兮回来了,经常到兰陵王府里来串门,给两个孩子做些小吃,那就更加寂寥了。

“长恭哥哥!”俨儿又准时报道来了。

当初俨儿醒来后,大哭大闹了一场,之后似乎都接受了这一切。想必来之前颖儿便与他说过了什么,他回到邺城后,长恭没有急着与他说拜师的事,他倒是一清二楚,每日准时登门。虽然他年纪尚小,却绅士得很,像个小大人,高俨虽然和他那两个孩子年纪差不了几天,却比他那两个孩子成熟得多。

“长恭哥哥,今天我们学什么?”高俨一到长恭面前,直接询问今天要学的内容。

长恭审视他许久,道:“今天就教你如何与弟弟妹妹相处,如何与他人交往。”在突厥的时候,大多时候小俨都是学武的,且大都是阿史那摄图在教他,阿史那摄图本人是个汉盲,也是最近这一两年因着他老爹燕都逼迫他才开始学汉字,所以小俨虽在他姑姑颖儿的教导下认识了几乎所有字,但是却从没体验过有“父子”手把手的教自己这种好事,于是便认真的试试,在那那两个小侄子面前显摆显摆。

长恭方说完,一双儿女见高俨来,已然停止打闹,都往这边来。

“从今日起,你们三人就在一起学习。谁先把《庄子》背完,我就先教谁功夫。我就在烟雨阁等着你们。”说罢,长恭看了三个孩子一眼,便去了那烟雨阁——郑烟离世的地方,他已经让人重新翻修了这个院子,亲自题名为“烟雨阁”,为了纪念郑烟。

他不知自己对郑烟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却是因为他,郑烟才会死。这么多年了,郑烟都没有入过他的梦,说原谅他,所以他不会停止反省自己。

“四哥,你又在想四嫂了是吗?”

长恭闻声,略微一惊:“灵兮来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就不能来么?你从突厥回来那么久了,怎么也不来看我?”灵兮还是如当初一般,没事往兰陵王府跑,郑烟不在了,花影也不在了,她经常来兰陵王府与长恭一起照顾他的一双儿女。

灵兮看着坐在石桌旁边认真看书的男孩,问长恭:“俨儿……是颖姐姐的孩子?”

高湛当初公布高俨身份时,对外宣称是民间女子所生,但灵兮见到高俨时,就觉得他的眉眼似曾相识,尤其那双眸子简直一模一样。

长恭答应过替颖儿保密,就连灵兮的询问也没有应答,只转移了话题:“你看看你,都十七了,就要熬成老姑娘了,什么时候才嫁出去啊!”

“我不慌,大不了一直帮你照顾孩子,反正你现在缺人照顾,照料孩子又没有什么经验。”

“不行,若不然我让九叔给你安排亲事。”回到邺城快四年了,灵兮却一直不思嫁给谁,也根本没去结交什么男性朋友,日日待在小厨房做吃的,或者逗孩子玩,又或者在小茶房研究新茶。她不急,长恭都为她着急。

“不要!四哥,你就让我等到自己喜欢的人,到时候再……”

“我看你啊,日日闷着不出门,那里找得到?那些主动上门求亲的世家公子你又一棒子赶人。妹妹,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放不下他?”

灵兮沉默了。

“哎!”长恭无声叹了口气。

自从颖儿伤势好转稳定,宇文邕便下令以皇后仪仗迎她回长安,这次加派了防守,以免齐国人在途中还有埋伏。不过这次倒是一路平安,没有再遇到刺客,但是他们也不敢放松警惕。

白天她坐在宇文邕的身边,困了靠在他怀里小憩。晚上他们一起用膳,他给她念话本解闷,累了,他陪在她身边,看着她睡着了才回自己房间。

他说,他还记得以前说过的话,他会为她梳一辈子的头发,于是乎,每日他都在她起床之前就到了,还准备了热腾腾的州,等她梳洗完,粥的温度刚刚好。

她头上戴的不再是从前她珍爱的紫曦玉簪,只有颖儿知道,那支簪子是宇文宪送的,颖儿不紧不慢地将那簪子拔了下来,装进首饰盒里,她以后不会再戴了。

宇文邕像变魔术似的,从怀里掏出她丢失已久的紫曦玉簪,稳稳妥妥地插在她发间。

她抚摸了一下那簪子,熟悉的温润触感,指尖勾勒梅花。她笑了,眉眼弯弯:“我以为它丢了,你怎么找到它的?”

宇文邕又取出一物,是那紫曦玉佩,给颖儿戴的是刻有他名字的那一块。

“丢失的东西我都找回来了,还好,你也找回来了。”

颖儿一笑,看着有些孩子气的他,靠进了他的怀里。

“我已找出当年害你的人,那时她怀有身孕,所以我并未重罚。”

颖儿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平静良久才缓缓开口:“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何况我的伤已经好了。你的后宫难得安宁,不能因为我的到来再次被打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