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一切都按预定的轨道前进

即没有中途离开的

也没有提前散场的

即没有难以预料的

也没有出人意外的

有的只是胜利者的喜悦

和不幸者的眼泪

有的只是成功者的豪情

和失败者的自惭形秽

零点的钟声如同一个信号

传递出的是希望于失望

传递出的是喜悦于绝望

我们每个人在这个起点向外眺望

但不敢挪动自己的步伐

理想主义者所期待的也仅仅是理想

现实主义者永远用固有的思维在不断扼杀理想

而心中仅存的善良不断的透过窗户向外眺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