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熟睡中被杀,官府差点酿成冤案,最后因刀伤痕破案

清代《刑案汇览三编》中记载了一个案子,当然,这是一本比较严肃的书,因此案子写的比较简单,所以这里先简单交代一下书中的记载。

赵如丰和已经出了五服的族兄赵如峻之妻张氏有了私情,可能是因为两人交往的比较频繁,因此,赵如峻很快就发现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赵如丰就对赵如峻起了杀心,他在谋划了几天后,决定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去解决了赵如峻。

等到了那天夜里,赵如丰摸进了赵如峻的家中,推开窗户进了卧室,因为漆黑无光,他只能凭着记忆寻找床的位置,等到了床边,举起大刀就朝着熟睡中的赵如峻砍去,结果,张氏睡在外面,竟然被赵如丰误杀了。

而原本在熟睡的赵如峻猛地惊醒,赶紧躲避,又被赵如丰给杀了。结果就是赵如丰就将这对夫妻都给杀死了。后来赵如丰被捉拿归案,也没有活成。这就是《刑案汇览三编》中对这件事的全部记载。

实际上,官府在破这个案子的时候并没有这么简单,甚至差点就弄成了一个冤案。原来这个赵如丰是个屠夫,和族兄赵如峻的家挨得很近,平时接触也不少,并没有什么矛盾。

而且赵如丰和张氏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不过很多人确实知道赵如丰和张氏走得很近,只不过并不知道两人之间早就深入交流很多次了。

所以当赵如峻和张氏被杀的第二天,邻居报了案,当官府在查案的时候,大家提供的线索里并没有赵如丰。大家主要的目光就集中到了邻村的一个人身上,这个人曾经还是一个兵丁,这里就暂时以兵丁来称呼他,兵丁五大三粗,曾在战场上杀过不杀人,后来不上战场了,在村里也是横行霸道,没几个人敢惹他。

兵丁和赵如峻认识,还曾欠着赵如峻一些债,就在赵如峻被杀的前几天,赵如峻还曾跑到邻村去问兵丁要账,但是兵丁没钱,赵如峻为此还和兵丁起了冲突,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在官府查案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兵丁的嫌疑很大。

很快,兵丁就被抓捕归案,而且差役在去他家抓他的时候,还搜出了一把带血的刀子。在很多人眼中,兵丁就是凶手,已经是确凿无疑了。

差役将他抓捕到案,然后进行审问,在最初,兵丁并不承认,但受不住一次次的严刑拷打,兵丁受不住就改口了,说自己杀了这对夫妻,很快就在口供上画了押,然后就等着处斩了。

就在这个时候,官府这边被派过来一个刑名师爷,师爷上任后,就开始接触县里的案子,自然也就接触到了这个刚刚被判了的案子,他看了卷宗之后,总觉得不对,尤其是兵丁家中搜出来的带血刀子根本无法和死者身上的伤口吻合。

他对比了验尸的记载以及那带血的刀子之后,更加确定是冤枉了这兵丁,他将自己的疑问和证据都告诉了县令,县令倒也是一个比较清明的官,他寻思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于是就问师爷该怎么做。

师爷说自己再去赵如峻家附近转转,或许有什么东西遗忘了也说不定。县令准了他的请求,于是师爷就去了赵如峻家附近,再次问起这个案子,他问那些乡民一些看似很简单的问题。

比如赵如峻平时为人如何,和谁比较亲近和谁的关系又比较紧张,还有张氏,她又是什么性格,平时是不是个嘴碎的人,有没有和谁的关系比较特别,等等。

这一问还真就问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很多邻人都说张氏很有姿色,和赵如峻的夫妻感情并不怎么好,反而和赵如丰走得比较近,不知道两人之间有没有那种关系。师爷带着人寻到了赵如丰,当他们出现的时候,赵如丰一看到官府中的人明显的就很紧张。

师爷让人将赵如丰带到县衙,然后开始审问他,很快,赵如丰就认了罪,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本来他还没有想过杀死赵如峻,只是赵如峻在一次返回家中的时候发现了赵如丰和张氏之间的私情,扬言要杀了赵如丰。

赵如丰害他这个族兄真的会杀了自己,遂决定先下手为强,只不过因为那一晚上太黑,他杀错了人,将张氏杀死了,而赵如峻则从熟睡中醒来,赶紧往外跑。赵如丰害怕他跑出去找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追赶着又将赵如峻杀死了。

杀死了两人之后,他赶紧回了自己的家,将当时穿的衣服都脱了烧了,而他所用的屠刀因为比较趁手,并没有扔掉,只是将上面的血迹洗了洗继续用,他在最开始几天还是比较紧张的,但等他知道邻村的兵丁被判定为凶手后,他就大胆了起来,觉得自己安全了,谁知道又来了一个办案经验丰富的师爷,很快就查到了他。

这个案子很快就完结了,后来县令还问师爷,为什么当初会认定是赵如丰,直接就将他带回了县衙?师爷就表示,当他听说张氏和赵如丰这个屠夫的关系很好时,他就基本断定是赵如丰了,在他过往的查案中,曾数次出现过屠刀,知道屠刀的型号正好和死者身上的那些伤口吻合。

当初兵丁家中搜出的带血的刀只是一劈柴的刀子,刀阔口钝,与死者身上的伤痕根本对不上号,而屠夫所用的屠刀倒是相当吻合。也亏了师爷及时到来,竟然一上任就露了这么一手,要不然,真就是一个冤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