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跑的时候我看到了什么

我是九点半时准备出的门。刚拖完地,脚是湿的,我脚下的拖鞋也是湿的。没办法,拿来他留下来的拖鞋和自己的干毛巾,擦干脚,套上他的拖鞋,走到玄关处换了布鞋,出门。出门时大概是晚上的九点四十分。我特地挑了手机音乐库里面为数不多的几首轻快的歌,作为我夜跑的背景音乐。因为身边没什么人,所以我把音量肆无忌惮地调到最大。我很满意这些的音乐,并且得出"伤心的人果然别听慢歌"的结论。

我刚走出不到一百米,看见公司里同住在这附近的讨人厌同事拉着好人同事在谈话。我打着招呼,走近他们。讨人厌同事恳切的目光来不及收敛,错误发射到了我身上,令我愣是一惊。好人同事笑着邀我一起,说是闲聊,我看了眼讨人厌同事,回答他说:"我要去跑步呢。""这么晚了,你自己去跑步吗?""嗯,对啊,我只能自己去跑步啊。"

自己一个人大晚上地去跑步确实比较惨,想着想着,我竟然真的哭出了眼泪来。

我自己一个人,经过一条荒无人迹的山边小道,走了好远好远的路去到了附近的一个体育公园。

大概已经很晚了,又是春节前,公园里面几乎没人。没有游人的公园,看起来真的很凄凉,凄凉到连路灯都无精打采耷拉着脑袋。

说真的,我很害怕。我怕黑,我怕自己一个人,我怕自己一个人在这么黑的地方。但是没办法,我需要接受这样的害怕。

我开始跑起来,当然,如果这也算是跑的话。黑夜呈现在我眼前的,就只是模模糊糊的一些影子:树的影子,灯的影子,路的影子。

第一圈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来得及看。凭着满腔的不愿意放弃治疗,我不断地给自己加油鼓劲:"加油,不能放弃自己"、"开心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别等了,做回你自己,找回你的生活"。当然,也有来自内心深处的魔鬼诱惑:"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你的心已经不完整了"、"能不能不要做自己,能不能不论结果,能不能不顾后果"、"能不能放弃自己,别过得那么累"……

一圈,两圈,三圈,四圈,五圈。

第六圈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条跑起来比较顺畅,并且确保是有亮光的路。当我再一次从门口绕个圈往公园深处跑时,我发现我的左侧原来一直都有一辆蓝色自行车,靠在供游客休息的石椅上。自行车的旁边,光线较暗的地方,有一对衣着简朴的年青情侣。我与他们距离不远,但我依然听不清他们话语间的任何一个音节。不过也难怪,撩人心扉的情话,如果不能在白天大声呐喊出来,那到了晚上,大概都会酝酿成一时半刻的笑而不语吧?

七圈,八圈,第九圈了。好累好累。跑到公园大门处时,我就已经想要回去休息了。但是转念一想,决定再挑战一下。

第十圈的时候,我终于留意到了小道上独自拿着手机在聊电话的橘色衣服大叔。大叔一步一步地慢慢踱着步,橘色上衣在苍白的路灯下,却出奇地让我产生了一种温暖的感觉。也许是因为那背影的确有点像我那常年孤身在外打拼的老父亲吧。

我再继续往前跑,经过一个昏暗的路灯时,路灯蓦地变得更亮了,由抿嘴微笑调成了开怀大笑。我吃了一惊,觉得受到了鼓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气喘吁吁地从公园出来,经过山边小道时,我遇见了传说中的野猫。刚好路边有未熄火的车,借着车灯,我顺着一声声凄婉的猫叫声,找到了那只橘猫。它很瘦,但看起来很矫健。我试图去逗它,也学着它“喵喵”地叫了好几声。见它实在是没有理我,我便灰溜溜地独自离开了它藏身的废旧沙发。

现在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半了,山边小路上还有好几个半大的孩子在游戏,我猜大概是捉迷藏。

... ...

嗯,我现在的人生就像在夜跑。孤身一人,静静地看着这世界。我很想放弃,但是我不甘于放弃。我想要再坚持一下,看看能不能等到路灯变亮的那一刻。如果不能,那我就再继续坚持一下跑下去,跑到有光亮的地方,或许是跑到天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