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36)

Mad men

文/玄宝

“想吃你做的肉骨茶和菠萝炒饭。”王重楼的微信传过来,其他中文写得不利索,菜名倒是记得多。他第一次吃谷雨做的泰式菠萝炒饭,惊为天人,差点没咬断自己的舌头:“快赶上美萍酒店的了!”

谷雨抱着手机笑,嫂子说她恋爱了,她又不承认。

“回去给你做。”她收拾行李,准备返程。

王重楼发来一个得意的笑脸,他们这几天见缝插针地联系着。

在家小心翼翼过个年,王重楼发现有好几次,失神的时候,他都突然特别想见到她,听一听她的声音。大约是春天快来了?

王彦心提醒得没错,跟王其昌搭档多年的红叔,在大年初二就过来拜年了,带着他的徒子徒孙,坐满了王家的客厅。家里过年时只留了两个帮佣,人手不够,王家三个女人一起帮忙端茶倒水做饭。

午饭过后,小辈们各自散去,说是约了打麻将。红叔留下来,跟王其昌和王彦心又进了书房。半晌,王彦心出来,再把方知梅三人一同找了进去。

红叔脸色酱红,估计是已经激动过一轮了。公司创立的第一年他已经进来,资历老,一早自成山头,华北地区那片的项目都是他带人拼出来的,王其昌敬他是老臣子之一,言语间十分客气。

红叔想拿河北的一个大项目,但这个项目又不是简单的拿地。那块地本身已经有公司开发过,一再转手,只留下一堆烂摊子,多家公司接手,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建成,风水不好这个说法甚嚣尘上,现在成为烂尾建筑群,里面涉及到多家公司纠缠不清的股权和债务问题,要处理这些关系很不容易,官司一个套一个,格外吃力不讨好。

另外一方面,因为涉及到数额巨大,政府方面对这块地重点关注,放出消息来,一定要中标的地产公司支持公共建设,列举了好几个大型的市政工程,必须要开发商共同承建,建成后,还要自持物业超过某个年限。这个要求,对目前王氏地产来说,的确是有些为难的。

最近王彦心在华中二线城市推进的项目资金回流还算顺畅,但又补了华南区要新建的文化小镇,公司这两个季度的负债率在增加,已经有机构在关注这个问题,现在再以高价格抢地王,不是明智之举。

红叔的意思是再引进一两个战略伙伴,可以共同开发。这下又轮到王其昌不赞同了,他说目前还找不到可完全信任的伙伴。

方知梅一坐下,红叔就朝她发难:“方总,你说说,河北的那块地,是不是煮熟的鸭子?”终究忌讳方知梅是财神爷,红叔手上的雪茄不敢正面对着她。

方知梅正襟危坐,问他:“煮熟的鸭子,为什么其他公司不去争?”

红叔大手一挥,十分豪迈,列了好几个有名的企业,说:“他们,个个都在准备标书,就等招标那一天了!”又开始激动地敲桌子,“我们再晚一步,可就落后于人了!现在个个都在标榜要做行业老大,我们再不出手,前十都难排进去!”

王其昌有做老大的心,但他不老糊涂,知道自己斤两如何,也知道下一步要走什么棋,阿红跟他这么多年,不可能不清楚,现在,只能说是他心急了。

方知梅倒是笑出来,转头看向王重楼:“重楼,你有什么意见?”

“哼!”红叔从鼻孔里发出这个声音,喷出来一阵辛辣的烟味,“重楼的意见,怕是要把我这根老骨头赶出公司才好!”

这不是没有先例的。

王重楼入王氏一年,在王氏旗下的战略投资部工作。当时的主管王氏投资部门的,是一个跟随王其昌多年的员工,张菲。此人跟台湾的那个知名主持人一样,一脸胡子,不同的是,他性格更像三国里的张飞,刚猛霸道,甚至有些刚愎自用。张菲草莽出身,一直看不惯王重楼这种海龟做派,中文都不认得几个,全靠英文顶着,谁知道他斤两如何?认为其不过是个草包枕头小少爷,对他客气归客气,也不给太多的事情他做,派人去哄着他。

王重楼自然知道张菲打什么主意,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要的资料和项目,一个都没少看。那段时间恰巧他跟杨立秋分开,情场失意,从纽约回来,心里憋着一团火,也算是互相撞枪口上了。从会认字开始,王重楼就一直跟数据打交道,不到一个月,就发现张菲主导的投资方向和钱的流向有问题,他敏感意识到,张菲可能已经把这个“小金库”经营多年,俨然成了一股新势力。

回家的时候,王重楼在饭桌上和王其昌提起,听王其昌的语气,未必不知道这些事,只是暂时找不到借口去开刀,但很明显,老王的话很有指向性,他想让王重楼这个初生牛犊,来一出“少年康熙生擒鳌拜”。

王重楼细细想了一段时间,开始着手新动作。设局的给张菲的同时,在董事会上也动作不断。王氏的股东和管理层,一直都不怎么对头,说到底是利益和管理权的纷争,争了几十年,每年开会都像吵架。

张菲在管理层是肱骨重臣,但在董事会不占席位,他以为不会有事的私人“小金库”被王重楼挖了个底朝天,公司打击力度之大,成立纪律小组,引进四大会计师进行审核,上下都查。收到王重楼发出的资料时,董事会隐忍许久,终于找到理由,纷纷指责其心可诛。恰巧那段时间政策敏感,张菲在海外牵线搭桥的某个投资项目被省府点名,省府召了好几个公司的高管过去开会探底,一时整个王氏高层都有些动乱,甚至被竞争对手趁机挖了好几个骨干走。

张菲自觉理亏,到王其昌跟前负荆请罪,王其昌听后震怒,心脏病发,当晚就坐了飞机飞往美国西海岸名医院处,一落地,便临危授权方知梅代理其职权一段时间。

王重楼下了大力气,用了八个月的时间,把张菲架空,张菲自觉失势,跟王重楼谈条件,王重楼原先想拒绝,想想,又同意了,愿意掏了一笔钱,在不影响其他根基的情况下,让其写辞呈。张菲毕竟是老狐狸,辞呈洋洋洒洒写了两千字,内部邮件抄送给了王氏上下,中心思想归结为一句话:吾辈尽忠职守,日月可鉴,我问心无愧!

被这么暗暗戳了一刀,王重楼有些恼火。但好在王氏一向来是不高调的企业,封锁了流出去的小道消息,所有能见得光的都是官方文件,外人再有心去窥视,也只能当做是一场普通的人事纠纷。

这件事处理得堪称漂亮,方知梅和王会心都对其称赞不已。

张菲离去后,需要找人回来顶替,王重楼内心有几个人选,还在接洽中。结果不到两个礼拜,王彦心便从北京某央企挖了海外的投资战略总监回来,跟她一样,同属学院派,坐在了张菲原先的办公室。

动作快得让王重楼都咋舌,二姐可从来没跟他商量过。

王其昌一早从美国回来,秘而不宣住在香港,公司发生的每一件事,自然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包括授意王彦心的下一步操作。

知情的人都知道,张菲说是出走,但并不光彩。哪一个当上将军的人手上不沾血?每个人隐而不发,不过是在掂量其中的利弊。但这件事让山头林立了多年的高层们知道,不论他们如何翻云覆雨,王氏始终都姓王。

在王氏总部高层办公室,有一层楼是专门放置这些年这个企业获得的荣誉和奖杯,两边挂满了高层们和各处政要名流的握手合照,还有公司历年来的重大事件留影。而在门口,醒目地挂着王氏十多位一把手穿着西装的合影,以王其昌为首,其他人在旁,笑得十分和谐,气质专业出彩,张菲也在其中,意气风发。

张菲离开后第二天,那张照片就被取下来,他原先的位置,被王彦心取而代之。照片上的王二小姐,站得离王其昌还有些远,深色西装配浅色围脖丝巾,笑得十分得体。她一直都是精英人设,这回一举挤进高层,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王重楼那天下班经过,见到这张新照片,不由驻足看了一会儿,高楼层的落地窗外正是满天红霞,铺照在他落寞的身上。他手上还拿着刚脱下来不久的西服外套,松松领带,有些疲惫,转身搭电梯下楼回家,走出王氏巍峨大厦的那一刻,不由觉得一切都十分没意思,他甚至动了回纽约的念头。

方知梅最先察觉王重楼无心在王氏待下去,所以在儿子跟王其昌提出要出走的时候,她就投了赞同的一票。

王其昌恨恨:“慈母败儿!”他一直有心让王重楼接班。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35)
下一章:绵绵(37)


阅读量真是越来越少了,说不焦虑是假的。(貌似一直都很少)
昨天翻到《广告狂人》的剧照,感觉还蛮适合今天的内容,哈哈。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王重楼即使离开王氏,但关系仍是斩不断的。 方知梅这样一问,倒是把他推到了台前,他还未开口,王会心先是笑出...
    玄宝阅读 65评论 2 9
  • 领导要求:再有趣一点 亲爱的消费者: 收到这个小册这一刻起, 您就是老虎时尚俱乐部的新成员了。 欢迎加入我们 这里...
    吾曾夜行如鬼阅读 227评论 0 0
  • 导致我下定决心学习ADB的一个小原因是换了Mac之后,手机和电脑传输文件成了一个大问题。原生的文件软件不知道在我电...
    小屁孩_H阅读 149评论 0 0
  • 注:第三个是意大利进口面,二战时期震惊世界。别国最强为军备,意最无敌是为面。
    墨羽齐飞阅读 53评论 0 3
  • 突然停步,被霍然闯进眼帘的景给吸引! 很久没有见过这么美的景了,简直难以相信,仅仅是一些树就可以创造出这么震撼人心...
    痴癫云阅读 287评论 16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