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深处,全世界谁倾听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漫天飘洒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更渺小的存在。

这是《小时代》里周崇光的经典语录。当时只是痴迷他漂亮的脸蛋和贴心的暖男,很少会深度剖析他在那场服装秀上的独白。2017年1月10日下午六点从烟台国际机场出发,九点落地咸阳国际机场,在三个小时里,我幻想过许多古城的模样,它是否依旧如古书里有着长安的繁华,也是否会是一座破旧的古城。我带着一颗飘荡的心稀里糊涂的来到了旮旯。于是,便有了下面的故事。

你在旮旯里遇见了谁,有着怎样的独白。

旮旯,狭窄偏僻的角落。你是否也深居在城市的一角,是否也只是偶尔抬头看看四角的天空,是否依旧波澜不惊的呼吸着?还是,你是否渴求跳出旮旯,涌入冷漠的人群?在长安古城的微不足道的街道上,住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早早的起床做好足量的早餐等待客人的到来,他们一边吆喝着,一边与客人搭话,窄小的店铺挤满了人,像是挤出一丝丝温暖,一碗胡辣汤只需要几元,比不上广州的早餐,但是,他们有着安居乐业的舒适;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畏寒冷,坐在城门下以剃头为生,虽然收入甚少,但真正的融入了这座古城里;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带着加厚版口罩奔跑在苍穹之下,仿佛靠着雾霾可以掩埋伤口。我在旮旯里遇见了他们,他们身上发出的光芒,像星辰,像尘埃,像一朵朵悄无声息飘荡的白云,像在这座古城里平凡却不平庸的呼吸,一张一合,恰到好处,无需在世界的中心,在旮旯就好。

我在旮旯遇见你。

我们,来自天南地北,说着不同的方言,有着不同的喜好,但我们共同呼吸着古城的雾霾,我们都在路上。为何最美好的时光在路上?因为在这条未知的道路上,总是会收获出乎预料的温暖;它们就像突如其来的风雪,点缀你的整个寒冬;然后,永久的镶嵌在你的记忆深处,在很久很久以后再次揭开回忆的缺口,那股暖流带给你无限的亲切感。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没有回忆怎么祭奠呢?你来过西安,吃过肉夹馍,去过兵马俑,但是你有在凌晨偷偷爬上城墙去感受夜间的寒风吗?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书生。对于夜间翻越城墙,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尤其是在第一次行动未遂的情况下。或许人的自我拉扯就是安分守己与蠢蠢欲动之间的战争吧。夜里十二点,我们八女一男向城墙脚下靠拢,彼此围观着,互帮着,也都是初学者。西安老城区在华灯消散后显得格外凄凉,偶尔的灯光忽近忽远、忽明忽暗,就是当时的心情—忐忑不已。那晚夜空挂着弯弯的月亮,凄凉、神秘、孤寂却又温馨。踩着古老的砖石,哼着月半小夜曲,巡逻警队如期而至。这就像一场盛大的暗恋,你害怕对方知道你的一点点小心思,无疾而终的暗恋会后悔不已,但如果你流露了自己的情感就会爱得更舒适。所以,巡警发现我们的那一刻,我泰然自若,不念过去,无畏将来,疯狂的青春总有代价,不在彼时就在此时,所以,偷爬城墙又如何?没有回忆的青春不就是虚度光阴吗?

GALA,怀揣着赤子心奔跑。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生命的闪耀不坚持怎能看到,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有一天会再发芽。”GALA乐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支摇滚乐队之一。比起如山间清风般的比安,gala更像是一支睡醒的狮子,他在咆哮,他嘶吼,在用声音证明他们的存在。哪一个旅行人没有一颗自由的心,去追寻心底的梦。我们在路上,或许一路颠沛流离,或许狼狈不堪,或许伤痕累累,但我们依然坚持着靠近生命的闪耀。“你被失望拖进深渊,你被疾病拉进坟墓,你被挫折践踏得体无完肤…..但我们却总是在内心里保留着希望,保留着不甘心放弃的跳动的心”,这是周崇光说在后面的话。在人潮中,我们被忽视、被遗忘,我们的力量微乎其微,我们每天拼命努力的结果或许还赶不上富二代普通的早餐,我们熬夜加班出来的策划可能只是因为上司心情不好或姨妈失调被否决掉。我们默默的在旮旯里奋斗着、反抗着、战斗着,我们眇乎小哉,但我们怀揣着赤子之心在大大的绝望中闪耀着小小星辰的光辉,命运绝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旮旯,感谢你与GALA同名,我将带着感动与力量继续不妥协,直到变老。

旮旯深处,我在倾听你。

我是lucky夏凯红,此刻我在山城重庆,不悲不喜。所以,我们下次西安市莲湖区火药局巷21号见。

后记:花菜踏上了归家的路,有缘再见。不知独守闺房的毛毛和佳娜如何,见到她们的驴友,请替我向她们问好。

BONJOUR A ELLES DE MA PAR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