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丢的虾娃

今天下午,我躺在床上睡觉,媳妇儿在换洗被罩,两岁半的儿子独自一人在客厅玩耍。也不知过了多久,媳妇儿跑进来,看我一个人在睡觉,惊讶的问:“怎么只有你在睡觉,儿子呢?”我一惊,回道:“儿子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媳妇连忙跑出去寻找儿子,我也跟着爬起来,媳妇顺着楼梯往上跑,我往下跑。跑了几层也没有见到儿子,又赶紧往回跑,跑到门口,听到了儿子的哭声。

原来,儿子跑到楼上迷失了方向,媳妇上去的时候,小家伙正在楼梯口揉着眼睛一副要哭的样子,看到妈妈一下就忍不住大声哭出来了。

回到家,儿子还心有余悸。媳妇把他抱在怀里,给他水杯喝水,这家伙居然一口气喝完了一杯水,看来他自己也被吓得不轻。看着儿子我一下想起了走丢的弟弟。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一年我九岁,弟弟六岁。那时,我们还住在农村,一年很少去赶集,因为山路崎岖,路程遥远,天没亮就出发,天黑才能回到家。

眼看腊月二十八了,最后一个赶集的日子,父亲想带着弟弟去见见世面。母亲起初是不同意的,想着这最后一个赶集的日子,人山人海带着小孩很不方便。

可以去镇上赶集,弟弟高兴的不得了,眼看母亲不让自己去,就拿出了他的杀手锏------撒娇。跑过去抱着母亲的大腿一个劲的央求着,母亲被弟弟缠着没法走路,想着还有奶奶跟两个叔父同行,也就同意了。

要看天就要黑了,路口才出现奶奶跟两个小叔父的影子,但我没有看见父亲跟弟弟。正打算开口问奶奶,奶奶却先开口了,带着急促的语气问道:“龙儿,你弟弟回来没有啊?”

我一听就知道不好了,急忙回道:“没有啊!我正要问你他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呢。”

奶奶一听,停下来行走的脚步,叹气道:“天啊!哪咋得了哦!你爸把虾儿弄丢了,找了几个小时都找不到哦!”

我被吓坏了,赶紧跑进屋里告诉母亲。开始,母亲并不相信我的话,以为我骗她的,还对我说:“我要打你的嘴,眼看要过年了,你一天说些不着调的话。”

我急的直踏脚,大声说道:“弟弟真的丢了,是奶奶说的,他们都以为弟弟跟着谁先回来了呢!你不信,你出去问奶奶。”

母亲扔下手上的东西就跑了出去,奶奶正在院子给爷爷说弟弟弄丢的事情。母亲还是不愿意相信,她搞不懂弟弟怎么会给父亲弄丢了。奶奶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只知道在街上碰见父亲时,他正四处寻找孩子。

奶奶说天色不早了,街上人也少了,找不到弟弟,他们就先回来了,留下父亲继续寻找。

一家人只能焦急的等待,家里的人期待着父亲把弟弟带回来。匆匆忙忙往家里赶的父亲还幻想着儿子被某个熟人带回了家。

等到晚上快11点了,“吱呀”一声,门被父亲推开了,我知道父亲回来了,连忙迎上去,我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父亲也没有看到他一路所期望的。弟弟丢了,这成了不争的事实。

还没等父亲坐下,爷爷就一下站起来对父亲吼了起来:“你看看你,自己的儿子都守不住,这都最后一场了,哪一年不是人山人海的,虾儿那么小,你把他带上干啥......?”

父亲也忍不住说道:“你现在对我吼有什么用啊?我也不想这样子啊!”奶奶也立马对爷爷说到:“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吵架吗?赶紧想办法寻找虾儿才是大事。”爷爷也不再说什么。父亲开始讲述弟弟是怎么消失不见了的。

父亲说:“我东西都买完了,都准备往家里走,突然想起再去下街给小孩买点麻花。我看石梯上人太多,就让虾儿在上面路口等我。结果等我跑下去才发现人很多,挤不进去,我就在外面等,一直看着虾儿。”

父亲看着我们继续说道:“看着人少了,我就进去了,在里面又耽搁了几分钟,等我出来我就看不到虾儿了,我大声的叫嚷让人们让一下,说我娃儿不见了。人们看我焦急的样子,都给我让了一条路,可是路口早已没有了虾儿的影子。”

父亲望了大家一眼,见都没有人说话,他就继续说道:“我以为虾儿看不见我自己往家里跑了,于是我赶紧追,直到碰到娘他们,问他们看见虾儿没有,他们也说没有。于是几个人就开始分头找,最后都是一无所获,我就让他们先回来,如果虾儿往回走,他们能赶上他的。”

说道这里,奶奶接过话说道:“我们一路追赶一路打听,都不见虾儿的影子,不过十里八乡的熟人我都交代过了,如果有消息都会通知我们的。”

大家最后决定,也不能在家死等消息,还是要主动出去寻找。爷爷对父亲说:“你先吃口东西,心里难受还是要吃饭的,自己先倒了,那,虾儿也就难寻了,我去写一封信,你们连夜就出发。”

父亲吃完饭,爷爷的信也写好了,他把信交给父亲吩咐到:“你们等会先休息一下,后半夜出发,天亮能到镇上就行了,去早了,天没亮什么事也做不成,先去派出所报案,找镇政府的熟人帮忙。”

父亲说:“好!”爷爷继续说道:“等镇上的办完了,你就赶紧去县公安局找刘局长。他父亲跟我是老熟人,也知道我,你把情况给他说清楚,让他帮帮忙,他会帮的,孩子只有出不了县就都好办。”

父亲听完了说道:“那要是人贩子不走县城,走市里呢?”爷爷听了说:“你把信交给了刘局长,人贩子这几天肯定是带不出去娃的。其他的先不说了,你们先去睡上几个小时。”

父亲跟母亲都应承着说:“好!”他们这会儿怎么可能睡得着哦!爷爷刚走,母亲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对父亲说:“我们赶紧走吧!我担心虾娃跑丢在路上,这黑灯瞎火的,他一个小孩可怎么办哦!”

这会儿,父亲也找不到什么好话来安慰母亲,也只能顺着母亲的意思走,同意立即出发。母亲赶紧收拾了一下,这当儿我也躺倒了床上。母亲在我耳边说:“龙儿,爸爸妈妈要去找你弟弟,你在家要听爷爷奶奶的话,等妈妈回来给你买新衣服还有好吃的。”

我顺从的点了点头,说:“好!”父亲跟母亲就连夜出发了。我躺在床上久久的不能睡去,满脑子都想着弟弟,想他这深更半夜的到底在什么地方,想他有没有吃东西,想他有没有火烤,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正在院子里玩,突然听到有人叫“哥哥”,我扭头一看,那不是弟弟吗!只见他身后还有一个男人,走近一看,原来是我姨夫。我赶紧叫:“爷爷,奶奶,弟弟回来了。”

爷爷奶奶赶紧从屋里跑出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姨夫先开口:“叔,姨,虾儿给你们带回来了。”爷爷奶奶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招呼姨夫进屋里烤火。

大家围火而坐,姨夫说:“娃他姨妈也去镇上了,这会儿娃爸妈应该也知道他回来了。”奶奶高兴的问姨夫:“虾儿咋就跑到你们那去了呢?”姨夫说:“这说来就话长啊!听我慢慢给给你们说。”

原来,父亲进店耽误了时间,弟弟见父亲半天没出来以为父亲走了,这么一想,弟弟就慌了,他于是赶紧去追赶父亲。

可是,慌里慌张的弟弟把方向给搞反了,所以他一路都没有追上父亲,连一个熟人都没有遇上。我们跟姨夫住的地方,从后山走,要翻山越岭,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行走5-7个小时。从镇上各自回家也就是南辕北辙的两个方向。弟弟一路就没有觉得方向不对吗?

他还真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从他跟父亲分开他就往街的北头跑,两边都是房子,小小的他也根本察觉不到方向跑反了。

我们去镇上的方向是河的上游,从家出发二十里就会经过一座桥,过了桥,沿着河流而下的公路进入南街。北街出头也是公路,继续沿着河流而下,弟弟跑了大约十里路也发现了一座桥,于是他就从桥头的小路跑上山去。因为我们回家,公路的尽头也要走小路进山。

爷爷说:“那个地方我知道,从那个街头上去到你们家还很远啊!虾儿又没有去过,那他是如何跑到你家的呢?”

姨夫笑着说:“这都是虾娃儿命大哦!他今天还能让我带回家见到你们,那都是祖辈积德啊!”

姨夫盯着爷爷说到:“要不是你跟虾娃他大爷的名号,这娃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你们知道吗?他居然跑到人贩子家里去了,你们说这是不是等于自投罗网。”

一屋子的人都被话给吓的好一阵子才缓过气来。那年头,十里八乡未出嫁的姑娘,结婚没几年的女人,一些小孩总有被人贩子卖到外省去的。弟弟自己跑到人贩子家去,还能安然无恙的回来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姨夫继续说到:“那人贩子姓张,名朝年。一家人老的小的都是众所周知的人贩子,还偷牛、猪、鸡卖。这虾娃不知道咋就闯到他家去了,眼看天也黑了,这家人就收留了他。张朝年问虾儿住哪儿,家里都有什么人。”

姨夫把手往大腿上一拍,望着爷爷兴奋的说到:“虾儿说出你的名字时,那老头居然认识你,他不但认识你,你们兄弟二人他都认识。若不是对你们兄弟二人知根知底,恐怕他才不会让虾儿回来呢!”

爷爷接过话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年轻时,跟着母亲还有兄长确实在那地方住了几年,看来这都是缘分啊!你说的那人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反倒是他还记得我兄弟二人,确实不容易啊!”

姨夫接过话说道:“你以前在那里打铁,很多人都有求于你们,想必你们过去也帮助过他,张老头还是念你的人情。再者,他也知道你老人家脾气刚烈,有那贼心也无那贼胆啊!所以才决定做一个顺水人情。”

奶奶插话到:“那张老头又咋知道你是虾儿他姨夫的呢?还给你送到家来。”

姨夫说:“也亏这娃之前跟他母亲来过我家两次,还知道我的名字。张老头告诉虾儿跑反了方向,也告诉他跑到了什么地方,问他此地可有什么亲戚,虾儿就告诉他我住在什么地方。刚好,张老头跟我还算认识,就这样,今儿一大早就给送到我家了。”

开始娃他姨娘还说,看那个老头像河下的张朝年,他这么早带着个孩子跑哪儿去呢?那个小孩也不是他家的,怕不是又把谁家的小孩给拐卖了。最后发现,这一老一小居然朝我们家走来了,前面的小孩开始跑起来,口里喊着:“姨妈,姨妈”。

他姨妈定眼一看,才看清楚这不是老三家的虾娃吗!心里是又惊又喜啊!惊的是,这明天就大年三十了,小孩子怎么跟一个人贩子在一起,喜的是小孩让自己给碰到了,她认定是小孩是被张老头给拐走的。

姨妈一把拉住虾娃,搂在自己的怀里,破口大骂:“张朝年,你个挨千刀的,你啥时把我妹家的孩子给拐跑的,好在今天娃把我认出来了,不然,都不知道让你卖哪儿去了哦!你说怎么办?”

张朝年本来是送娃的,这家人非但不感激自己,还骂自己也是顿时气的脸通红。想必他也清楚自己在别人心目中是个什么形象,也就忍住了没有发火。不紧不慢的说到:“是这娃自己跑丢了,跑到我家,我好心收留他,给他饭吃,还给你们送来,你们就这么对我。”

姨妈才不相信张朝年的话,说到:“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张朝年说:“你不信我说的话,你问这孩子啊!是他自己跑到我家的不是。”

姨妈望着孩子说:“虾儿,别怕,有姨妈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你告诉姨妈到底怎么回事。”

虾儿就把自己如何跑到张朝年家告诉了姨妈,姨妈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张朝年趁机对姨妈说:“女啊!现在知道了吧!我是来给你们送娃的,这一路把我累的,水都没有喝一口哦!赶快给我倒杯水啊!”

姨妈听这话,尴尬的不行,连忙说:“你不要见气哦!快到屋里烤火,我给你倒开水喝!”


奶奶接个话说:“也幸好你们在那里哦!不然这话这么快也怕是回不来哦!这真是老天有眼啊!”

姨夫说:“可不是啊!明天就大年三十了,我吃了饭就赶紧往你们这上面跑,都走了6个多小时了,我还要赶回去呢!”

奶奶说:“这么远好不容易来一趟,按理要留你耍几天的,这明天就大年三十了,我也不好留你,我这就炒菜,吃了饭你好赶路!”

姨夫说:“简单的弄点吃的就行。”说完又开始跟爷爷聊天,这当儿我知道了姨妈也去了镇上找母亲他们,告诉他们弟弟的事情。

午饭之后,姨夫就走了。天快黑的时候母亲跟父亲也回来了,子进屋母亲就吧弟弟搂在怀里看他有没有哪儿受伤。

一家人总算能过一个安稳年了,父亲坐在火坑边给大家汇报他在镇上如何寻娃的。

他们到了镇上,派出所人都没上班,就在加上四处打听,结果一无所获。他们又去了一个以前比较熟的在镇政府上班的干部家,让他帮忙。他给派出所领导打了电话,又安排我们写寻人启事。

然后我们就拿着那些寻人启事从上街往下街粘贴,一边粘贴一边跟那些看热闹的人打探消息,直到中午才把寻人启事粘贴完毕,打算坐车去县里,结果就碰到了姨妈。

一家人都说这次全是有惊无险。爷爷说:“既然人家念旧情,这娃能平安回来比啥都强,大年初一你们夫妇俩就带着娃去跟张老头拜年去。”父亲欣然接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