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最后一篇文章

96
吾爱北京地安门
2013.12.18 22:48* 字数 795

6 月 18 号,从学校把最后一批勒瑟车回家里


四年算是画上了句号。


没有独立办系里的毕业晚会,


没有能和姚律合唱一曲北京一夜


没有在结束时唱朗读一下那些花儿的词


没有跟所有人拥抱


很多没有,却没有关系。


走的那天,胜老大对着电脑


而我转过身,对着窗台,


眼眶里止不住的伤感,


就这样喷涌出来


我不知道今夕一别,何夕再会


最后时刻的难受


化作巨大的悲伤。


怀念听胜老大没日没夜的冷笑话


涛哥滔滔不绝讲他神奇的恋爱史


躺在床上听十一点的鬼故事


周末还会有万峰的当头棒喝


寝室里,张哲总在一个个窗口的游戏中


姚律一直背背不完的单词


而笑哥,这个我敬佩的男人


忙碌的身影不属于这个学校。


宋超喆总是喜欢只穿一条三角裤


顶着一身的肥膘被我骚扰


校内上一眼望去就是猫猫的仰角四十五度


卷毛会在每次聚会的时候让你喝酒


台词是:来嘛,皮条 ~


还有和我女人


牵着我女人的手,静静地在校园漫步,很幸福。


冬天复习累了,买一杯暖暖的奶茶


有时宿舍断网,高呼毒打铁通王老师。


多少人还记得军训顶着烈日被演习,


还记得几次考试前被复习提纲学习?


多少年后,当我们听到一餐,澡堂,通宵,广播台,中央草坪,


或是想到绿瓦,志愿者,以及布满校园的香樟树时


是否心里的最深处还会被撩拨起来


是否会像我现在这样,


还会伤心,还有遗憾,带着憧憬,混着迷惘。


谁还记得大一进校选班委时,大家的口号?


谁还记得我的口号?


那时我说:我爱你们。


高考那年,父亲逝世。


但是大学却把我紧紧地拥入怀里


你们都是我的财富,


今天,这里,此刻,允许我代表 05420203 ,孙帆彦同学


再向大家讲一次自己的竞选宣言:


我爱你们。


From Bottom of Heart 。


弹指千日,一挥四年


当背起行囊走出校门的时候


请不要回头


因为情虽难舍,人却难留


华丽的圆舞曲


总会谢幕


P . S .:


女同学们,


四年以来,


与你们相处,身心得到健康成长,


我为大学能拥有能你们的时光而感到愉快,谢谢你们是我的同学。


而至于各位兄弟,


我是所有男生中最小的一个,


谢谢你们四年来的照顾,无论是工作学习或者生活上


有朝一日,再喝一杯。

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