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直面恐惧,拥抱这未知的世界?

说到卡梅隆老爷子,我们可能会马上想到那凄美动人的《泰坦尼克号》,也可能是那赚足眼球开创3D时代的《阿凡达》,但有部记录片很少人看过,却真真实实地记录了老爷子的梦——《深海挑战》。

从小就对大海痴迷的卡梅隆,15岁那年考了潜水员证后就没再深入过海底,在《泰坦尼克号》大热之后,他没有沉浸于名利双收的生活,而是去选择挑战少时的梦想——潜入海底。《深海挑战》实际就是记录老爷子孤身一人潜入海洋最深处的故事,为此他成为第三个到达马里纳海沟的人。

当周围开始变得孤寂、深邃,“挑战者”号离那个熟悉的世界越来越远,在经过所有困难与惊险后,年少的梦想在触碰海底时落地。“原本我以为我会说些什么,结果我什么都没说”卡梅隆阐述道,“只有很少的观众看过这部记录片,没有名利,没有荣誉,没有钱,你在做什么呢?我做这一切是为了这个经历本身的价值,为了挑战,而大海本身就是最具挑战的环境,我做这一切也是为了探索和发现的惊奇感。‘’

这是个逐梦的故事,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个人类面对未知勇敢挑战的故事。当无尽的黑暗逐渐在眼前铺开时,恐惧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更不说这是一次可能赌上性命的挑战。但现实生活里,具有如此勇气的人是少数的,更多的是受限于恐惧中就止步不前了。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未知”是件比“坏的结果”更糟糕的事,一件不能确认的事就是置自身于失控中,没有把握感我们就容易失去方向。

无论是在等待一场考试结果,还是在等待心仪女孩的回复,其中带来的未知焦虑感会让我们坐立不安。这时的我们,内心是充满许多消极预设的,如“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完成这项任务” “对方不喜欢自己”等等直观的判断。而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我们本能想对未知作出回避的状态。只要我们回避了,就可以什么都不做了,这样就意味着一切发生的后果都与我们无关。

这是在欺骗自己,这是在过滤了所有可能的选择,然后告诉自己“不改变”是我迫不得已的选择。明明这不是一份心仪的工作,你预设自己辞职后不能胜任更好的工作,然后继续痛苦地做下去;明明这是一段糟糕的关系,你预设自己不能找到一个更好的伴侣,然后继续在痛苦的关系中沉沦下去。不去做出改变,此刻就是最确定的安全港湾,我们对自己这样说道。

每个人对未知的容忍程度是不同的,显然卡梅隆是那种容忍程度高的人,这类人会把不确定的情景当作挑战,并为此充满好奇与兴趣。但对未知和不确定容忍度低的人,会在不确定的情景下对确切的答案有强烈的愿望(这点和我们的教育体制不谋而合,我们都是在注重答案的训练中成长的,以致很多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很难适应没有“标准答案”的社会)。

除了本能做出逃避状态,他们还会放弃理性的思考,主动地去做出一些容易做到或能容易预料的选择。偏激的人有时甚至会选择那个坏的答案,为的就是尽早从不确定中逃脱出来,以免遭受等待所带来的内心折磨。如不堪比赛的压力,选择临时退赛(之前我是歌手里孙某的退赛);羞于表白,直接视自己心爱之人为陌生人而冷漠对待。这些实质是不成熟的表现,极端的思维和情绪化,会蒙蔽我们获得更多选择的眼睛,会让我们执着于一些并不现实的错误认知,同时夸大一些负面的事实。要么拘泥于细节,要么在武断的认知里裹足不前。

我们之所以对未知感到恐惧,是因为不确定性放大了我们已有的情绪,以至于掩盖甚至抹杀了我们思考的能力。尤其对安全感缺失和漠视自身价值的人,一个不确定的环境会激发他情绪失控而不自知。因为过去的充满压力的环境已经印刻内心,让他们潜意识认为世界就是这样子的,再向未来做出改变都会徒劳。但世界从来都比我们想象的宽广,是错误的认知局限了我们的眼光,所以要克服对未知、不确定的恐惧,就要把握世界运行的节奏,而要把握世界就得从把握自身价值开始。

1|不确定是世界的真相

从出生的第一声啼哭开始,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基于确定性和决定论的。无论是学到的第一个发声词“mama”,到上学后学到的第一个数学公式“1+1=2”,还是长大后从各个学科学到的知识,都是基于一定的法则与规律的。

我们就是在这种有限制因素的思想下学习与生活的,直到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遇到了有异于我们经验的“意外”,我们才开始反思自己以前的认知的。这个“意外”借塔布尔的说法就是“黑天鹅”。在黑天鹅出现前,我们认知的天鹅湖上布满的都是雪白的天鹅,我们闭上眼睛都能想象成千上万的白鹅从天蓝色的湖面飞起,纯净得如富士山滑落的雪。当我们以百分百的趋势去判断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时候,一只纯黑的天鹅藏在隐秘处,它拍了拍翅膀,打碎了我们的白天鹅之梦。生活就是这样,当你盲目百分百确信一个信念时,它总会有特例来冲击你原有的思想,低声告诉你这才是它原有的面貌。

这里的黑天鹅代表的就是“未知”,它是我们暂未能把控和认知框架之外的事物。我们身边不乏从A到B的拥有直接关系的基础认知,但充斥我们周围的,更多的是非线性的和随机性的事物。这就像扔骰子一样,我们即使知道每面点数朝上的概率,但也不能预测哪面会在什么时刻朝上。人类千辛万苦地寻找出世界运行的规律,最终只是为了颠覆自己以前总结的经验,这未免感觉到可笑,但我们就是在这样不断否定自己认知框架成长起来的。就像爱因斯坦所说的:

常识不过是我们18岁之前学习的一大堆错误的看法,人生的无奈和乐趣之一就是我们花了大把时间和精力学习了一套东西,然后又花了大把的时间和经历否定这些重新认识。

所以没有绝对的真理,权威就是用来被质疑和被颠覆的

而世界之所以复杂,首先体现在它自然规律的复杂性上,其次是人性的复杂导致了社会的复杂性。当两种超出我们认知处理范围的有机体交错时,世界是充满意外与随机性的,不确定性是我们实实在在所处世界的基本规律。

承认这点是痛苦的,我们尚且不能忍受生活的一些小不确定性,何况是将自身暴露于这个纷繁的世界洪流之中?我们都是脆弱的,稳定性才能给我们带来安全与稳定。但事实上一个复杂多变的系统是可以强化我们的力量,并把我们带到一个新的高度的。

想想你曾经受伤的或受到病毒感染了的身体,它的痊愈不只是来自药物的治疗,其实它也在获取周围环境的信息并自我纠正,并于下一次能再次抵抗同类的伤害。这种自我修复的能力,并非源自你的逻辑机制、智慧或计算能力获得的,而是源自复杂系统给予的压力,并通过你的荷尔蒙或者其他信息传导机制向你传递的(肌肉就是这样生长的,每次超负荷的锻炼会损坏肌肉,但它会在以后变得更强壮)。我们的思维也一样如此,刺激和压力在一定程度上会丰富我们的眼界与世界观

所以要避免面对未知带来的情绪化影响,首先就要接收这个大体趋向失控的世界。我们千万年来都是这样进化成长,确定只是暂时的自我修复,试着把时间观拉长,以概率论来看待这个世界。不要给自我设限,既然世界是如此充满意外的,那你的成长也会是充满惊喜的。

2|营造秩序感

世界是趋向混乱、不可预测的,但人类天生是喜欢有秩序的生物。因为秩序会产生稳定感,稳定代表着事物的规律性和可预测性。如果你纵观人类探索自然的历史,就会发现,我们的先贤是如何竭尽智慧来把这纷繁的世界化为几条简单的公式的。人不可能无时无刻处在未知的状态中,也难以从稳定的状态瞬时过渡到未知的环境,所以把握我们能把握住的,才是我们内心感到幸福的基础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讲的是一位中年女子生活一团糟的故事。电影里这位主人公事业上遇到了瓶颈,且在处在紧张的同事关系中。在家里,年少的儿子正处在青春期,许多事都很叛逆。丈夫天天忙碌,没有听她倾诉的时间。家里的其他亲戚也很少往来,这让她备感孤寂。正在她为生活的抓狂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一档甜点美食节目,这让她产生了尝试的想法,最后竟然成功了。

随后的日子里,女主一下班就会冲进厨房里,揉面团、搅拌鸡蛋、切水果、烘培、拼盘和上奶油,每一步都会全神贯注,当甜点出炉时,女主闻一闻香腾腾的甜点就会产生巨大的满足感。随后,她会把甜点放到冰箱提醒丈夫儿子吃,还把甜点带到了公司给其他同事品尝,甚至邮寄一些给远方的亲戚。最后大家也猜到了,她重新凝聚了自己身边重要的人。当丈夫问她为什么这么喜欢烘培甜点时,她说:“生活里有许多事我不能把控了,但唯有厨房这件事是我能掌握的,它让我感觉到生活还有希望。”

这样想其实不无道理的,生活的崩塌与失控,往往是从细节开始的。当所有事都像漩涡一样揉杂在一起,我们能做的唯有从中抽取一丝,以此作为导向来重塑我们失控的生活。我有朋友很喜欢整理房间,而且是每天必备节目,因为错落有致的物品能让他感到心身愉悦;我也有朋友很喜欢健身,伴随着keep里的节奏,一拉一伸多次重复后,挥汗如雨的感觉瞬间让人能量满满。

无论是烘培、收纳或健身,它们之所以能释放压力与焦虑感,首先得益于这些都是低难度的小事,但在小事的过程中我们能逐渐聚集能量,并让思维重新主导情绪。更重要的是,这些小事都是在一定规则下运行的,只要按着步骤就能完成。相比外面繁杂的世界,这给予了我们极大的安慰感与稳定感。

可预知、可把握是形成日常秩序感的前提,这样可以让我们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聚集精神,专注于当下。当你心无旁骛、有条不紊地投入到一件小事时,规则会唤起你身体的节奏感,你散乱的思绪与信心也会被一片片重拾起来。这让你在面对生活的“黑天鹅”时,有了暂时恢复能量的休憩之地,也给你了一个重新把握生活的契机。

生活不能时刻给你秩序感,那你就得创造适合自身的秩序之事,从细节和小事作为切入点,享受其给你带来的安详与平稳。你得相信即使世界充满不确定性,也总有一件事情是你能从中把控的。它会释放你的焦虑与痛苦,它会让你聚焦于你的目标,并为你下次冲击困难的事物重新找到灵感,并助你走出情绪低谷,找到适合自身的生活节奏。那还在犹豫什么,赶紧建立自己的秩序之事吧。

3|做好功课

生活里有很多对未知的恐惧实质是自我预设的——即我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件事。这种对自我价值的不确定性,是阻碍我们前进的很重要因素。况且在一个对失败包容性差的社会里,讨厌失败、犯错是我们从小就自我灌输的理念,以至于长大后我们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自我不确定的情景下,我们常常容易失去信心。如我明天要去面试、英语演讲或者做报告,今天想起明天的未知情景就会让我们产生焦虑,从而失去执行的动力。这实质是完美主义在作恿,人在取得成功前是不可能百分百零失误的,所以你得允许自己有犯错的机会。此外,在一些关键时刻你最好不要去犯错就可以了。什么意思?就是在事情的进行过程尽量降低出错、失败的概率。如何做呢?很简单!在面对重要任务时,你得提前做好准备和功课

想想你为一场重要的考试,彻夜复习的场景;想想你明天即将登台演讲,你对着镜子反复练习的情形,你就明白提前准备的重要性了。要想避免面对未知而不自信,最好就是提前做足充分的准备。提前准备首先能让我们提升已知的目标成功概率,其次是我们在面对突发状况时有充分的内在知识去应对。

你可以把生活想象成一个闯关游戏,你前面的打小怪兽、捡金币,就如你日常的锻炼与积累,其中你会失误、掉血,有时甚至掉血过多而结束游戏,但其实没关系,因为你从中学到了经验,你只要暂停休息一会便可重新出发。你做的这些努力与训练,并非毫无价值,它都是为了让我们最终能遇见大boss,并在上场时有足够的技巧与智慧将其击倒。

巴菲特当年在商学院上课时,他对其他人说:‘’我用一张考勤卡就能改善你最终的财务状况;这张卡片上有20格,所以你只能有20次打卡的机会——这代表你一生中所能拥有的投资次数。‘’和投资一样,人的一生的重要决策时刻也是有限,我们期间所做的付出与考量都是为了降低风险。当你在这种规则下生活时,你将会谨慎考虑你做的事情,你将会在日常的生活里有意识地未雨绸缪,这样会大大提升你在重要时刻的表现。

随着年岁增长,我们的时间就越发显得重要,要想打破自我预设,我们就要做能提高自身时间的交换价值的事情,因为我们付出了时间就是在付出生命,要把每一次交换都当作一次成长的机会。此外,我们以后所做的每一个重要决策,对自身以后生活的影响度也越大,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谨慎地做出决策,一个好的决策实质是提高了我们应对未来“黑天鹅”的成功率。

4|保持好奇心

想象你是远古祖先的一员,你正在荒野里捕猎。你手里有简单的工具如弹弓或长矛之类的石制武器,你要怎样在自己被杀前杀死那个猎物?

这看似一个简单的问题,但当你身临其境时却需要大量的知识才能解决。首先你要知道猎物常在哪些地方聚集,然后你能通过脚印判断其为什么物种,此时猎物朝哪里行进。你也许还需要通过搜集更多痕迹来判断其年龄、体格和身体状况。当你靠近猎物时,你还得了解猎物的习性,如它的逃跑路径和攻击征兆等等。如果你不是单打独斗,你要知晓团队成员的职责分配,并选准合适时机来进行捕杀。对人类来说,知道的信息越多,生存的机率就越大,直到现代社会这条法则依然没改变。所以在我们进化过程中,好奇会在我们脑内产生愉悦感,并鼓励我们不断冒险寻求新信息。

每个人生来就有好奇心,这是人类长期物竞天择留下来的美好天性,它驱动着我们不断探索、尝试和理解。可在现实中,流水线式的生活和工作,正慢慢偷走我们原有的好奇心。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被动式生活着,像一台没有思想的机器被时间不断往前推进,既没有改变的动力和勇气,也只会蜷缩一隅,把自己局限到一个只有坚果大小的世界里。没有好奇心,我们会失去学习的欲望,我们会自我禁锢认知而不自知,这样会造成一个死循环——没有新的信息和深度知识应对新的改变,失败的机率大大提高,最终对未知的恐惧会继续加剧并主导着我们

实际上,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有没失去好奇心的,因为好奇心并不是具体的事物,而且它不受年龄和时间限制(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也可能有旺盛的好奇心),所以它不是具体可测量的东西,常常会被认为是神秘之物。要想知道自己有没失去好奇心,其实还是要向我们的祖先看齐。我们知道,好奇心是人类为了适应环境,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进化而来,那我们也可以借此反问自己一句:

你了解你所生存的世界吗?

这样问的原因是我们都有一个心智模型,是用来解释和应对外部世界的。外部环境无时无刻不在演变进化,如果我们在一段时间内不了解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改变了什么,那实际上我们的认知框架是静止的。一个对自我生存环境知之甚少的人,他对生活是没有热忱的,更谈不上去探索、去理解一个更广阔的世界了。

试着在现处环境里跳出来,反问自己一些拓展性的问题,大的如‘’英国脱欧、川普竞选成功对我自身有什么影响?‘’小的如‘’公司的新政策我应该如何应对?‘’等等。多问一些开拓性的问题,能加深我们对现有环境的理解。好的问题能给予了我们反思的机会,同时推动我们去深入挖掘这方面的知识来更新现有的思想。我们只有了解自己的生存环境,才不会对许多事情产生惶恐,才可能在面对困难时拥有更多信心去迎接挑战。

因此,要保持好奇心就要多学会反思,人只有意识到自身和环境的危机感,才有动力去探索、发现和理解这个世界。查理芒格很喜欢一句妙语:“我只想知道我将来会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可以永远不去那里啦。”凡事都有有意识地反着想,这样既避免去做不该做的事,也集中了精力去投资重要的事情。反着想,总能避免自己坠入危险之地。


未知并非想象中恐惧,恐惧来自内心,来自自我设限的思维模式。世界是高度复杂、特异和动态变化的,我们穷尽一生也难以把控,但每个人在一生的各个阶段里,都应有自我进步的机会和尝试。回想一下人类千万年来的进化,从最初的茹毛饮血,到今天的声色繁荣,虽历尽了沧桑与磨难,至今也仍有许多世界与人性的问题亟待解决。可总会有一群人他们会试着放空自己,尽量不受固有观念的控制和封锁,即使被火烧刑柱或被钉死十字架上,也仍选择仰望星空,聆听宇宙的声音。所以你也可以,选择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突破枷锁与恐惧,开拓更广阔的天地。

最后献上卡梅隆老爷子的一句话:

Whatever you do,

failure is an option,

but fear is not.


参考文章:《黑天鹅》《反脆弱》《穷查理宝典》《系统之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