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第11集 汤宁坚持求真相 郑昊拒去海明所

汤宁想不通谢家的人为何容不下李芸和她的两个儿子,郑昊表示,在有利益冲突时,人性的黑暗就会显露出来。不过郑昊觉得谢峰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如果李芸的两个儿子谢一和谢二若真的成了天成集团的控股股东,那他们两个只是小孩子,怎么能控制得了天成集团。郑昊感慨谢飞立的那个公司章程真的挺有远见。汤宁觉得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谢峰这个当叔叔的欺负两个侄子,明显就是趁火打劫的强盗行为。


夏云今天回国,汤宁去机场接机,却看见夏云与高怀义在一起十分亲密的一幕。汤宁心中难受,随后独自离开了机场。薛寒志知道钟克明亲眼见证了谢飞写下遗嘱,因此请钟克明出庭作证。可钟克明却说自己不能作证,原因是有利益上的冲突。薛寒志指出作证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再说当初还是钟克明说服谢飞写下的遗嘱。钟克明听了便答应薛寒志他会考虑。


钟克明有两个问题问薛寒志,一是郑昊是什么时候去的天合所,二是汤宁为何一回国就去了天合所。薛寒志回答钟克明,郑昊之前在一个小律所,后来是郑毅坚将郑昊送来天合所的。至于汤宁为何来天合所,薛寒志不知道原因,而他也是在见了钟克明后才知道汤宁是钟克明的侄女。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一开始薛寒志是要安排汤宁跟另一个人的,但汤宁却点名要当郑昊的助理。钟克明听了若有所思。


汤立群安排沈秘书将夏云接回汤家,汤立群告诉夏云,汤宁已经看了汤继业的遗嘱,现在要看她们俩签的转股协议。汤家的佣人王妈听到了她们俩的谈话,惊得将杯子都给打碎了。汤立群交代夏云在汤宁面前少说话,这样能减少话中的漏洞。汤立群认为汤宁追查遗嘱的背后是有高人指点,而她怀疑是夏云有什么仇人。夏云听了很不高兴,称自从汤继业去世后,自己就只有退让的份,哪还敢跟人结仇。汤立群提醒夏云,若不是夏云当年对不起自己哥哥汤继业,夏云怎么可能会退让。夏云听了称汤继业都去世那么多年了,汤立群怎么还拿那件事来压自己。


夏云拖着行李回到家,可汤宁却不跟夏云打招呼,这让夏云很生气。夏云质问汤宁为何不去机场接她,汤宁解释她知道姑妈汤立群已经派人去接夏云了。随后汤宁让夏云早点休息,同时提醒夏云别忘了明天的家庭会议。钟克明约戴波见面,他提醒戴波,汤宁不是戴波的当事人,而汤立群才是戴波的客户,因此不是汤宁问什么问题戴波都能回答。虽说戴波是汤家养大的,但毕竟还不是汤家的人,钟克明让戴波以后不要再管汤家的事。


汤家的家庭会议上,汤宁看了夏云和汤立群签的那份转股协议。夏云解释当初汤宁父亲汤继业去世时,汤宁确实是继承了汤业集团所有的股份,只是因汤宁还小,因此是夏云代表汤宁签署了所有的文件。既然是这样,汤宁不明白大家为何要骗她。夏云说是后来她将股份给卖了,就在汤宁继承的同时就把股份卖给了汤立群。主要是当时正好金融风暴,夏云带着汤宁孤儿寡母的,没办法经营公司。而为了挽救公司,夏云只能把公司卖给汤立群和钟克明。


回到家后,汤宁直指夏云没有跟她说实话。汤宁告诉夏云,她昨天在机场看见夏云与高怀义在一起,而她在家里的相册上见过高怀义。汤宁问夏云,姑妈和姑父是不是因为高怀义才威胁夏云低价转卖股权的。夏云否认,同时劝汤宁别跟汤立群和钟克明斗,因为汤宁斗不过他们。


老柯给钟克明拿来了郑昊的资料,看完资料的钟克明找到了郑昊的小姨何玉琴,直截了当地问何玉琴,郑昊是不是他和何雅音的孩子。何玉琴否认,坚称何雅音当年已经打掉了她跟钟克明的孩子。钟克明知道何玉琴在骗自己,同时分析了郑昊的出生年月。最终何玉琴只得承认郑昊确实是钟克明与何雅音的孩子。


戴波是海明所的合伙人,钟克明跟戴波商量海明所发展的问题。钟克明认为海明所要发展,因此得网罗更多的人才。钟克明很看好郑昊,而他知道戴波跟郑昊是好朋友,便让戴波尽快地将郑昊挖来海明所。回到家后,戴波告诉郑昊,海明所正在招人,而他向钟克明推荐了郑昊。郑昊明确表示他不会离开天合所,因为他只有在天合所才有机会接到像李芸这样的案子。戴波开出优厚的条件诱惑郑昊,只是现在的郑昊一心只想着如何打赢李芸的案子因此一点也不为所动。戴波告诉钟克明,因为郑昊刚接了谢飞的案子,正准备大展拳脚,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来海明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