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之林冲篇

林冲

                                    林冲命真好

                                        文/茹

林冲,江湖人称“豹子头”。林冲的命真好!不管在工作场上,还是江湖里,甚至是在草料场中做事,每次被人设计,他都能绝处逢生。

在工作场上,林冲有一个好同事。文中这样写道:“正值有个当案孔目,姓孙名定,为人最鲠直,十分好善,只要周全人,因此都换做孙佛儿。他明知道这件事,转转宛宛在府里说知就里。”林冲被太尉陷害,因为带刀入白虎堂被抓,判了死刑。孙定的话传到了府尹耳朵里,再三劝高太尉,高太尉也“只得准了”。林冲的命怎么就这么好呢?在他被陷害的时候,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在他快要被逼死的时候,偏偏就出现了这样一个救星——孙定帮他说话。

在江湖里,林冲结交了一个好朋友。在野猪林,“薛霸的棒恰举起来,松树后雷鸣也似一声,那条铁禅杖飞将来,把这水火棍一隔,丢出九霄云外,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喝道:“洒家在林子里听你多时!”要问此人是谁,正是花和尚鲁智深。真是说时迟那是快呀,林冲的命就要被结果时,被鲁智深所救。命在旦夕之际,这样的反转也真是太让人替林冲感到开心了。之后的鲁智深又是让林冲“上车将息”,还是“一路买酒买肉将息林冲”,真一个好朋友啊!

在草料场中做事时,林冲有一个好命运。“只听得外面必必剥剥地爆响。林冲跳起身来,就壁缝里看时,只见草料场里火起,刮刮杂杂烧着。”得知实情后,林冲道:“天可怜见林冲,若不是倒了草厅,我准定被这厮们烧死了。”可见林冲命不该绝,连老天都可怜他,风雪刮了草厅,压塌草屋,林冲不得不暂住庙堂。这一暂住可是救了林冲的小命呀,否则,他可能就要与被烧的房屋一起归西了。只能说林冲命不该绝,人算不如天算,“计划”再周密,遇到林冲也不能奏效,关键时刻老天爷都在帮他,能说林冲的命不好吗?

林冲的命真好啊!因为他有一个好同事,一个好朋友,关键时刻老天爷也会帮他,三次死里逃生,不得不感慨——林冲的命真好!                   


                         

林冲

                                  林冲到底想要什么

                                    文/洋

林冲一生到底想要什么?

其一:林冲要保官。

在高衙内调戏林冲妻事件中,但林冲并没有找高衙内的麻烦,首先是因林冲“不怕官,只怕管”,可不想找高俅的养子的麻烦,否则自己的官就有可能不保。文中道:只见林冲别了智深,急跳过墙缺,和锦儿径奔岳庙里来。抢到五岳楼看时,见了数个人拿着弹弓、吹筒、粘竿,都立在栏干边。胡梯上一个年小的后生,独自背立着,林冲正准备打时,一看是高衙内便手软了。为何手软?是怕打不过高衙内吗?当然不是,是因为他不想招惹高衙内,想保官,况且高衙内也没有给他和妻子带来什么伤害,所以忍了衙内。

高衙内再次调戏林冲妻子,林冲还是没有找高衙内的麻烦,而是把陆虞侯家打了个粉碎,这也是为了保官,他惹不起比他强大的,但他能惹得起比他弱小的,把陆虞侯家打得粉碎:只见林冲跑到陆虞候家,抢到胡梯上,却关着楼门。只听得娘子叫道:“清平世界,如何把我良人妻子关在这里!”又听得高衙内道:“娘子,可怜见救俺!便是铁石人,也告的回转!”林冲立在胡梯上,叫道:“大嫂开门!”那妇人听的是丈夫声音,只顾来开门。高衙内吃了一惊,斡开了楼窗,跳墙走了。林冲上的楼上,寻不见高衙内,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点污了?”娘子道:“不曾。”林冲把陆虞候家打得粉碎。难道不应该是把高衙内家打个粉碎吗?林冲自然知道高衙内得罪不起,只能是拿陆虞侯出气,不得罪高衙内,官职还是可以保得住的。

其二:林冲要过平稳的生活。

在忍董超薛霸时,林冲之所以会忍,是因为他还想过平稳的生活,他还想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董超和薛霸在路上对他百般折磨,他却没有反抗:只见薛霸去烧一锅百沸滚汤,提将来倾在脚盆内,叫道:“林教头,你也洗了脚好睡。”林冲挣的起来,被枷碍了,曲身不得。薛霸便道:“我替你洗。”林冲忙道:“使不得!”薛霸道:“出路人那里计较的许多。”林冲不知是计,只顾伸下脚来,被薛霸只一按,按在滚汤里。林冲叫一声:“哎也!”急缩得起时,泡得脚面红肿了。林冲道:“不消生受。”薛霸道:“只见罪人伏侍公人,那曾有公人伏侍罪人。好意叫他洗脚,颠倒嫌冷嫌热,却不是好心不得好报。”为何林冲要忍?还是希望以后还能过上平稳的日子,若是杀了二人,杀人之罪就坐实了,哪还会有安稳的日子可以过?

其三:林冲要当官。

当林冲上梁山后,杀了王伦却不做第一把交椅,是因为他不想成为真正的“草寇”,一旦成了真正的草寇,则很难再回朝廷。后来宋江当了头领,想招安时,林冲极力赞同,这应该是林冲梦寐以求的吧。林冲在朝廷时间之久,已经习惯了官场的生活,“当官”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林冲从一开始的保官,到期待平稳生活,到最后同意招安希望再次回到朝廷,这一路走来实属不易,只可惜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               


                     

林冲

                          林冲正真想要的生活

                                        文/彤

林中,绰号“豹子头”,是《水浒传》中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他做了很多令人无法理解的事,他这样做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而他真正想要怎样的生活呢?

首先,他需要活下来,一切事的前提都是活命,林冲同样需要保命。在“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可见。林冲被刺配到了沧州道,做了一个管草料场的人,但高衙内没有放过他,指使陆谦放火烧了草料场,想烧死林冲,林冲命好,逃过了一劫,他的房子塌了,没地方住了,他随便找的破庙住下,拿条被子、拿壶酒就去了。林冲安于现状,这时候他是有生命危险,随时可能被杀害,为了活命他不能挑剔,只能“把被卷了,花枪挑着酒葫芦,依旧把门拽上锁了,望那庙里来”。那时候  林冲不挑剔,能活着就不错了,管他什么地方,先住下再说,有地方歇息就行。在林冲向他妻子下休书时也可以看出。林冲在岳父面前说了一大堆怕连累张氏的理由:

“自蒙泰山错受,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红面,无有半点相争。今小人遭这场官司,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得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又对妻子下了休书: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张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凭为照。年月日。

说的是怕耽误了娘子青春、即非相逼,恐怕只是冠冕之词,张氏温柔、贤惠、端庄、善良,又未曾做过什么害林冲之事,突然下休书是为什么?为的是与张氏撇清关系,只要高衙内没有得到张氏,就不会给林冲安宁,林冲只要与张氏撇清了关系,使张氏成为单身之人便可保住自己性命,不用担心高衙内找事,他也是明哲保身。林冲为了活命也是想尽了办法,也是上天眷顾他,他逃过了所有危险,活下来了。

在活命的前提下,林冲还想要有平稳的生活,谁都想要有一个小康家庭,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林冲也不例外。在“豹子头误入白虎堂”中便可看出。林冲在白虎堂中被高太尉陷害,本说想看他的刀,唤他去白虎节堂,谁知到了堂中却被拦下,被冤枉成要刺杀高太尉,林冲也不说什么,只是回答高太尉所问,将事情一一道来,只说了几次被冤,幸而有当案孔目孙定求情,判了个刺配沧州。如果是其他人被冤枉,一定是像疯子一样为自己申冤,向上级求情,或者大骂冤枉自己的人而林冲只是讲出了实情,说了一声“望恩相做主”,还是别人见他被冤枉,帮他好言相劝高太尉,才减轻罪责,为什么?因为如果反了高太尉,自己就惹上大麻烦,不可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为了自己的生活,他只能选择忍。除了白虎节堂,在野猪林也可看出林冲想要平稳生活。董超、薛霸两人押送林冲,受指使在野猪林结果林冲,多亏智深相救,才让林冲不死,智深正待要打两个公人时,林冲拦住了,原文中道:

林冲连忙叫道:“师兄,不可下手!我有话说。”智深听得,收住禅杖。两公人呆了半晌,动弹不得。林冲道:“非干他两个事,尽是高太尉使陆虞侯吩咐他两个公人,要害我性命。他两个怎不依他。你若打杀他两个,也是冤屈。”

说的是怕冤枉了董薛二人,实则是为自己考虑吧!如果鲁智深杀了他二人,林冲麻烦可就大了,他永远也不可能过平稳的生活了,林冲自然不想如此,所以急忙拦住了智深,到了沧州说不定还能平平静静的度过时光,杀了他二人就真的没戏了,但他也太没有骨气了,竟然就这样饶过了一路上折磨他的两个人。林冲上梁山上去也是为了平稳的生活。林冲当时杀了陆虞侯,走投无路了,上了梁山,并不想多留,只是为了避避风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说不定时日久了就没人记得他了,这时候再出山说不定还能继续过他向往的生活,他的如意算盘打的真是好啊!

在有了平稳生活的基础上,林冲有了更高的追求——做官,当时的社会,当官是很多人的追求,林冲也是其中一员。首先,他原本就是官,他要保住自己的官,从高衙内二次调戏林冲妻中可看出他的保官举动。高衙内看上了林冲的妻子,调戏她,林冲得知后,“别、跳、奔、抢、赶、扳、和、喝”都用上了,急急忙忙赶去现场,正准备一拳打下去,结果发现肇事者是高衙内,便“先自手软了”,因为高衙内是高太尉高俅的干儿子,没有人敢与他争执,林冲忍了。

高衙内调戏不着,又与林冲的老友陆虞侯合谋将林冲打发走,将张氏关起来,林冲得知后,又是急急忙忙赶去现场,高衙内与陆虞侯急忙逃走,林冲只是将陆家砸了个粉碎,本要找陆虞侯报仇,却三天不见,把这件事都放慢了。本是那么着急,却又放慢了,这是为何?因为林冲生气是人之常情,放慢了是因为他以为这件事就会这样过去,为了生活,为了官职选择了妥协。他当官则体现在他上了梁山之后。

林冲上了梁山,受到了王伦的各种刁难、不待见,只因无处可去,一一忍了,晁盖众人上山后看出了他的心思,在吴用的挑唆下,杀死了王伦,众人都推他做山寨之主,他不但拒绝了,连第二把、第三把交椅都不坐,江湖规矩本就是谁杀了上一任主人谁就做新主人,林冲为何不做新主人?首先他不感兴趣,其次,他还想回朝廷做事,如果做了山寨之主,就成了强盗头儿,不可能再下山做官了。在最后宋江招安时也可看出林冲的心思。宋江向来是力主招安,林冲十分赞同他的说法,因为他也想当官,林冲做官时日之长,朝廷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再加上他懂得怎样在官场上保全自己,那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林冲的最低追求是保命,再高一级是平稳的生活,最高则是当官,这些都是当时的人想要的生活,同样,这也是林冲想要的生活。


                   

林冲

                      林冲是被自己逼上梁上的

                                      文/超

林冲上梁山不是他人所逼,而是他自己把自己一步步逼上梁山的。

林冲自己选择上梁山。文中这样写到:柴进听罢,道:“兄长如此命蹇!今日天假其便,但请放心。这里是小弟的东庄,且滓律殉隼矗齍袓林冲撤里至外都换了。请去暖阁里坐地。安排酒食杯盘管待。自此林冲只在柴进东庄上,住了五七日,不在话下。”……看看挨捕甚紧,各处村坊讲动了。且说林冲在柴大官人东庄上,听得这话,如坐针毡。伺候柴进回庄,林冲便说道:“非是大官人不留小弟,争奈官司追捕甚紧,排家搜捉。倘若寻到大官人庄上时,须负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义疏财,求借林冲些小盘缠,投奔他处栖身。异日不死,当以犬马之报。”柴进道:“既是兄长要行,小人有个去处。作书一封,与兄长去如何?”主豪杰蹉跎运未通,行藏随处被牢笼。不因柴进修书荐,焉得驰名水浒中。林冲道:“若得大官人如此济,教小人安身立命。只不知投何处去?”柴进道:“是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地名梁山泊,方圆八百余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如今有三个好汉在那里紥寨。”停了几时就向梁山去了。从这里可以看出是林冲自己选择去梁山的。柴进给林冲介绍,林冲完全可以回绝了。而且柴进见多识广,可推荐的去处肯定不少,林冲可以让柴进多给点建议,做选择,不一定非要上梁山。再说,实在不可以就隐居一段时间再做定夺,不一定非得上梁山吧。

林冲是自己非要留在梁山的。原文中道:王伦道:“既然如此,你若有心入夥时,把一个投名状来。”林冲便道:“小人颇识几字,乞纸笔来便写。”朱贵笑道:“教头,你错了。但凡好汉们入夥,须要纳投名状。是教你下山去杀得一个人,将头献纳,他便无疑心。这个便谓之投名状。”王伦压根不想就林冲在山上,找个合适的理由是要把林冲赶下山,可是林冲并没有反对,而是照做,王伦并没有逼他,是他自己想留下。如果林冲不想上梁山的话,他完全可以离开啊,而且他走了之后,大家都不用委屈了。

林冲没有去官府邀功,将功补过。文中道:“不杀了,要你何用?你也无大量之才,也做不得山寨之主。”杜迁、宋万、朱贵本待要向前来劝,被这几个紧紧帮着,那里敢动。王伦那时也要寻路走,却被晁盖、刘唐两个拦住。王伦见头势不好,口里叫道:“我的心腹都在那里?”虽有几个身边知心腹的人,本待要来救,见了林冲这般凶猛头势,谁敢向前。林冲拿住王伦,骂了一顿,去心窝里只一刀,肐察地搠倒在亭上。可怜王伦做了半世强人,今日死在林冲之手。林冲杀了王伦,王伦可是土匪头子呀,林冲就可以借此机会向朝廷邀功来将功补过,可他既没有做第一把交椅,也没有回到朝堂,只是留在梁山上了。

表面上看,林冲上梁山是被高氏所逼,但真正把林冲逼上梁山的是他自己。


                         

林冲

                                      林冲之毒

                                        文/安

金圣叹评林冲之毒也。林冲何毒也?我觉得林冲毒在他待人和命运方面。

首先看林冲待妻方面的毒。林冲一听到妻子被人调戏,立马火冒三丈,犹如智深见到镇关西时的感觉,可一见是高衙内,手自先软了,一开始可见林冲之爱妻,可后来发现是高衙内手自先软了,更能见到林冲比起爱妻更爱自己。再后来,林冲就直接休妻,说:“今去沧州,恐生死不保,恐误的娘子青春,有好头脑,自行改嫁。”改嫁嫁于谁,无非就是高衙内,把妻子休了,也无非就是打破高衙内唯一的顾忌,同时希望高衙内不再为难自己,可高衙内就是高衙内,不会因为林冲休妻而不是高衙内,高衙内还是要杀了林冲,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林冲为了自己出卖自己的妻子,可见林冲之毒!

接着来看林冲待友之毒。在野猪林林冲眼看着就要被高衙内派出的两位手下杀死了,智深正关键时刻出手救了林冲,智深是如此重情重义,林冲却为了自己,想都不想就卖友,智深刚走林冲就对薛霸二人说道:“这个只甚么,相国寺的一株柳树,连根都被拔将起来!”二人只把头来摇,方才得知是真。如果说林冲想用智深的厉害来吓唬他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把“相国寺”透漏给敌人,这可不是林冲的无意之失,他深知鲁智深为救他得罪了他人,这是要转移注意力换取自保呀。

再看林冲上梁山后他待恩人之毒。林冲来到王伦的地盘,王伦担心林冲抢了他的位置,完全可以直接将林冲赶走,可王伦没有,还好吃好喝的招待林冲,作为一个亡命天涯的人,林冲应该是“滴水之恩,以泉水相报”才对。可林冲却恨上了王伦,在晁盖等人上山后,王伦不让他们留在山上,林冲便大骂王伦说:“今日众豪杰特来相聚,你又要发他们下山去,你说妒贤忌能的贼,不杀你有何用?”便杀了王伦,这原本就是王伦的地盘,他不让晁盖等人留在山上也是合情合理,可是林冲竟然为了换取自己有一个暂时的栖息之地就杀了恩人,太毒了。

最后看林冲命运之毒。林冲命运为何之毒?林冲卖妻,卖友,杀恩人都是为了求得平稳的生活,林冲生性也不宜生事,可先来了一个高衙内,把林冲逼上梁山,原本林冲也不想长呆在梁山,可又来了个宋江,弄个什么排名,林冲也只好常呆在梁山,到了诏安林冲心里别说有多高兴了,结果还要南征北战,好不容易打完仗留了条命,却在回来的时候中重病身亡了,这也太冤了!

林冲如此之毒,难怪被金圣叹先生评林冲毒也,可林冲的命运也让人感到悲哀啊!                         

林冲

                              林冲最想要什么

                                      文/煌

林冲一直以来都是人们心中的水浒英雄,为众多人所喜爱。但是,林冲忍,忍,忍,他到底最想要的是什么?

一是保命。

高衙内看上了林冲的妻子张氏,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张氏。林冲闻讯,急忙赶将过来,却正好撞上高衙内,“先自手软了”,只是怒视高衙内,没几日放慢了这件事。高衙内仍不忘张氏,开始与林冲的“朋友”陆虞侯谋划,又在岳庙里调戏张氏。林冲又赶将过来,原以为这回应该不是高衙内所为,待要打那人,却又撞个正着儿,还是高衙内本尊,林冲又手软了,没几日又放慢了这件事。

高衙内两次调戏林冲的妻子张氏,林冲之所以没有动手正是因为他想保住自己的性命。为什么?当时正是北宋徽宗时期,朝纲大乱,奸臣当道,农民因严重的饥荒而频繁起义,高俅、蔡京、童贯等小人大肆树立党派,于是就出现了高衙内。如果这时候再像鲁智深那样随意大开杀戒的话,别说在乱世了,在太平时期也得千刀万剐。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林冲只能选择忍耐,忍耐,再忍耐,毕竟林冲并不像苏轼那样不惧生死,一个劲儿地举报贪官暴吏,林冲也是个普通人,不论受多大的苦,首先要能活下去。

高衙内想将林冲的妻子据为己有,便设计让林冲误入军事重地白虎堂,高俅大怒,将林冲刺配沧州道。

有两公差董超、薛霸负责押送林冲,高衙内便贿赂两人,命他二人杀死林冲于野猪林,两人收下了贿赂。在押送途中,两人不断地虐待林冲,先将林冲的脚烫出水泡,又日夜兼程,把林冲的脚的水泡都磨破了,还要继续行路,弄得林冲整天叫苦连天。在野猪林歇脚的时候,两公差借着林冲手上的枷锁,准备一棒打死林冲,半路却杀出个鲁智深,救了林冲。

大闹野猪林这一幕如此惊险,这都已经威胁到自己生命了,一般人都一怒之下,管他个什么死罪,只顾狠狠地杀。但是林冲还在忍,一直到沧州监狱都没有大发肝火,这是为什么?因为林冲知道这样做生命是不会受到威胁的。

林冲为什么如此爱惜自己的生命?一为性格倾向的影响;二为社会的影响,战争爆发,小人乱政,官府杀人如麻,乱杀乱砍,为了能在最大程度下活下去,林冲只能一直忍,忍,忍,哪怕自己有万丈怒火。但是林冲也是有底线的,当高衙内紧紧相逼,火烧草料场,他实在活不下去的时候,他才举起了“反旗”,横竖都是死,此刻唯有反抗才有生的一线希望。

二是做官。

为什么林冲的妻子被欺,林冲一直在忍?因为欺负妻子的人正是他上司高俅高太尉的干儿子高衙内。光从这一点便能看出林冲想做官的念头,况且他还顾着高太尉的头面,说什么“不怕官,只怕管”,却尽说自己俸禄之事,怕丢了官职,没了俸禄。既然害怕官军的追捕,锒铛入狱,林冲也可以痛揍高衙内一顿,像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一道烟走了”那样隐居山林,不问世事,照样不会被官军抓住。但是林冲并没有这样做,因此林冲还是想做官的。

晁盖见杀了王伦,各掣刀在手。林冲早把王伦首级割下来,提在手里,吓得那杜迁、宋万、朱贵都跪下说道:“愿随哥哥执鞭坠”晁盖等慌忙扶起三人来。吴用就血泊里曳过头把交椅来,便纳林冲坐地,叫道:“如有不伏者,将王伦为例!今日扶林教头为山寨之主。”林冲大叫道:“先生差矣!我今日只为众豪杰义气为重上头,火并了这不仁之贼,实无心要谋此位。今日吴兄却让此第一位与林冲坐,岂不惹天下英雄耻笑?若欲相逼,宁死而已!弟有片言,不知众位肯依我么?

既然林冲杀死了梁山泊头领王伦,按照江湖的规矩,理应坐上梁山泊的第一把交椅,为什么林冲屡次推辞?这须牵扯到宋朝草寇的历史。在宋朝,凡是被通缉的草寇头领,一般死刑处置,走关系可以只进监狱待上几年,反正就是不能做官了,这都犯过罪了,还敢让你做官?而底下小喽啰呢,捕获后最多坐上几年监狱,但还能继续做官,量你这个小喽啰也成不了什么祸害。林冲硬是将晁盖推上第一把交椅就是冲着这下梁山后还能继续做官的潜规则来的,要不林冲也没有那么傻,有个好位置不坐,坐哪儿?林冲还说什么“据着我胸襟胆气,焉敢拒敌官军,剪除君侧元凶首恶”,如此敬畏官军,必是热爱国家,还想继续做官,为国出力。由此可以证明林冲还想做官。

次日清晨,香花灯烛,林冲为首,与众等请出宋公明在聚义厅上坐定。林冲开话道:“哥哥听禀:国一日不可无君,家一日不可无主。晁头领是归天去了,山寨中事业岂可一日无主?四海之内,皆闻哥哥大名。来日吉日良辰,请哥哥为山寨之主,诸人拱听号令。”

梁山头领晁盖去世,为何是林冲提议?通过后面的宋江回归朝廷一事来看,林冲其实早已看透了宋江,认为宋江之心一直都向着朝廷,日后必定领着众兄弟归顺朝廷。而林冲自己正想再次回到朝廷继续做官。林冲识人能力非常强,果然后来宋江归顺了朝廷,只不过那时候林冲再也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在征讨方腊途中害病而去世。

由以上得知林冲一生最想要的是:一是保命;二是做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Excel各行操作百度经验2.使用 Python+Openpyxl进行读写方法二更加灵活
    NoneLand阅读 183评论 0 1
  • 这个题目实是张信哲的一首歌。大学时候受室友影响,非常喜欢张信哲的歌,如今只依稀记得一些调子或者印象深刻的词句,确实...
    凌笑天阅读 232评论 2 2
  • 2005年的时候,我在甘肃景泰县的一个新华书店卖书。在那个小县城里,算是最大的图书超市了。 那时,我是业务骨干,销...
    梳头美容阅读 332评论 0 0
  • 不知什么时候爱上拍照,单纯的爱拍景色与天空。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些最近拍的天空图片。 你天生很美 却一生与孤独为伴 ...
    YE_ZI阅读 186评论 0 4
  • 第一章传送门 第二章传送门 3.神秘中间人 “中间人说要见咱们两个一面……” “哦?那就是说终于能看看那个神神秘秘...
    牛奶杀手十三号阅读 101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