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霜降

前一阵急急火火赶着去看红叶,不无遗憾看得不尽兴,知道今年的红叶晚了,可没想到迟来的并不饱满。初来乍到的冷君着实有点不象话,还穿短袖呢,它却大大咧咧地东一榔头,西一棒锤,没头没脑,抡得人们瑟瑟缩缩。树叶儿怕了,皱巴地往下落。

感觉冒失了,或是突然爱上了哪朵风姿仍绰约的小花儿,他眼神柔和了,脚步轻盈了。花儿美了,树叶儿乐了,抓住这少有的暖晴日子。只几天,树叶儿幸福地涨红了脸,象丰盈的待嫁女。这儿,那儿,到处铺开了色彩斑斓的调色板,细数着,火红,枣红,玫瑰红,桔黄,鹅黄绿,墨绿,草绿,还有描绘不出的可爱色,交错辉映,煞是好看。瞧那片桦树,树干整齐笔挺,一色雪白,叶子齐刷刷地掉到了顶,仅剩的些许叶子本已金黄一片,可偏偏几片绿叶恋恋不舍地在树梢部逗留,片黄中熠熠生辉着一抹生机的绿,别有一番风味。秋日的小美景儿俯拾皆是,走路时它们从你的衣袂间划过,坐车时,便筛着日影儿摇曳着掠过。近有近的期盼,远有远的诱惑。时不时还会看到一朵黄花,一朵粉花,亦或一朵紫花,让人感到弥足珍贵。留连得秋可美了一群鸟儿,鸣啭着,成群结队,飞到这,飞到那,上身灰黑的羽毛象披在身上的一件小燕尾服,下身搭着灰白,黑白之间纹理清晰。这群小家伙可精明着呢,它们并不是在傻跑,每一次敏捷地落到树上,地上,灵巧的小嘴都会快速地啄几下,而且特别愿意在挂着小松塔的松树间穿梭,它们灵光的小脑袋早知道,这些松塔已成熟,松籽儿不大不小正适合它们的小嘴。

天真的迟迟不冷,弄得儿子有些失望了,乍冷时穿了几天的羽绒服不得不又搁置起来。他不无怅惘地说:“看吧,今年又不会下雪了。现在的气候变了,小时候的那种大雪看不到了。”"也不一定。″我不以为然。"现在的气候我也很喜欢。″该来的总会来,来和去的途中都会有不同的风景,何须惆怅?瞧,明天就霜降了,好象约好了的,一个事件来临之前总要布置会场,烘托气氛,大自然也这样。总设计师挥舞指挥棒,空中黄的,红的树叶在飞,地上,草丛间都平铺了密集的一层,踩上去,簌簌的,感觉从头到脚都溢满了秋的惬意。"我的厉,我的厉害″儿时的秋季,小伙伴捡拾起地下的落叶,小心地摘下叶柄,一人执一根,相对交叉,拉拽,叶柄折断者为输,再去捡拾,与之前赢的那根比试。有时一根叶柄竟能技压群雄,打败了好多对手,于是它便象宝贝一样被一个小人儿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这就是儿时我们那简单而质朴的快乐。

明日霜降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肃杀?冷郁?我觉得也不尽然,每时有每时的风景,每人有每人的心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