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年

      我不是一个很懂事的人,也不是一个很会理解别人、能很好的照顾到每一个人的人,我还有许多要去学习的地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继续做我该做的事。

      我想先提几个人:温柔的擦干我头发给我抹精油的人,一分钟一分钟教我做题耐着性子等着我的人,深夜打灯为我指亮去洗手间的路等我回来才关的人,和我一起拍照卖萌傲娇嘴上说嫌弃却对我很温柔的人,哭鼻子无措时坚决跟我站在一条线又容易心软的人,感谢在上一个新九月到现在你们一直很照顾我。

    我的前二十年的日子,平稳又狼狈。不同的阶段,有成功又有勉强。小学进央视比赛又年年得头次,初中两“语”字科拽着成绩在榜,高中渐渐中庸。后来到大学,我也很少主动去参与什么,不管是用我擅长的钢琴还是喜欢的舞蹈,都不曾是我提起想要表现的欲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渐渐中庸,不好不坏,不想特别去博名次,也不会趋于人后。性格还是欢脱,但却不如幼时通透,经历了很多事情,感觉自己也慢慢变得佛系,什么都看得很淡。我想你们应该能够理解,平庸和中庸的差别。

      又一年的蛋壳日,我又没太大的感触,似乎没有太多的期待,也没有感觉多么兴奋,或者朦胧间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就像是完成任务般走了一个过场。可能是因为这个尴尬的时间,每天要听的课准备的考试太多,整个人已经是麻木的,时间过得太快,学长学姐已经前脚踏出校门,这使得我对时间更加紧张起来。

    昨天哥专门来带我去吃海底捞,回来坐在公车的二层,吹着海风,我说“其实也没有想象中中的开心”,哥说“是因为已经长大了吗”我摇了摇头,其实不是我成熟了,而是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足够让我提得起兴致,感觉就像一件很平常的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公车上晕车的我打完这篇话,心情是很平淡的,就像到了某些时候不一定真的会特别怀念一些人和事,就像努力的人不一定会有收获,就像料定了结局也确实是这样发生但是这个过程中,心里不免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期待。但是从开始努力的方向是没有错的,那些人和事也确实会想念,而故事结局的如期结束虽无波澜,却也安然。

      最后我想谢谢对我说生日快乐那些人,零点的,其他时间段的,语音的,文字的,备忘录提示的,自己记在心里的,空间提示的,都是一份值得我感恩的祝福。还有那些一直陪着我的人,你们以各自的方式给我很大的动力,一直支撑着我。感谢有你。

      我的21岁就这样开始了,今年的故事,会有一份新的简单的信念。该回家了,也该往回家的方向努力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