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蜜(觅)记

之前在秦岭和海南都没有选到好土蜂蜜,总是有些因素不能让人满意,养蜂人经验不足,环境不够好,没有远离污染,蜂蜜品质不够高,没有权威背书,等等原因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做一款好蜂蜜。这次来高州又专程对比考察了五家蜂农,终于机缘巧合选到了一家让我心仪的,将这次选蜂蜜过程简单罗列一下,心急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到第五部分,陈师傅的土蜂蜜。



出发前先约了蜂农陈先生,萧先生。他们之前在电话里给我说他们养的是中华蜂,只做真的土蜂蜜,欢迎三个总裁实地去考察,陈先生并发个地址给我,说正在赶桉树花期,在一个山谷,导航显示深圳过去距离463公里,



▲路途中还晴天碧日,下了高速就已经夕阳间有晚霞



壹,陈先生的蜂蜜


高速路完了接着水泥路,水泥路完了又上土路,在连绵的一片树林边,按照导航拐进路边的一条林间小径,大热天气,陈先生早等在小路上迎接了,着一件红色衬衣,衣袖完全笼下,局促短暂的寒暄几句就招呼我们往林子深处里走。


一进树林,迎面就看见养蜂人的帐篷,和光秃秃的地面,我有点心疼又失望,心疼养蜂人条件之艰苦,酷暑炎热的季节,林里又虫蚊密集,必定难过;失望是蜜蜂生长采蜜的环境与我想的山清水秀相去甚远,不符合三个总裁对产地必须风景秀丽原生态的要求。



陈先生边领路边给我们介绍他这次放蜂的伙伴们和蜂场情况,大家都热情的围上来,并不时替陈先生补充几句,满满的诚意。


这是一个临时养蜂小队,彼此熟络的养蜂人在外赶花时喜欢这样结伙而行,好有个照应,我注意其中有两位很年轻的小伙子,小梁,小黄,一问才刚满21岁,很热情的带我们翻看蜂箱。

▲ 陈先生压下一个树枝,想让我们看看桉树花是怎么样的,大家不明所以,以为他突然聊发少年狂呢。


我问大家,一般在外赶花的我们之前见到的大都是意蜂(意大利蜜蜂),为什么你们中蜂,土蜂你们也出来赶花期呢?大家七嘴八舌,最后让陈先生代表来说,土蜂确实比意蜂赶花少,因为飞翔距离远,采杂花的能力比较强,但是待在家里不动,附近难免有花期青黄不接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出来找花就需要喂蜂蜜食物(包括白糖)了,这样酿的蜜不纯。他们中似乎有人插嘴说有造假的不让蜜蜂采花,直接喂白糖饲料这些酿蜜。


说到这里,他们声音都大了起来,这群蜂农都很愤怒,觉得是这样害群之马,损害了行业的名声和他们的名声!


围着蜂场,林场一圈看下来,个个汗流浃背,陈先生直接拿了铁腕,舀了一碗蜜,递给我们尝,这是新鲜刚取的,金黄琥铂色的流体,我先抿一口,齁甜。



林子里黑的迅速,很快没法再看东西了。

我们又聚到别处聊,临别,我又私下问陈先生有养土蜂从来不赶花期的么?陈先生顿了一下慎重的说,除非原始深山里面,一年四季有杂花,而且蜜蜂规模不大,可以做得到。

又是月朗星稀,约定明日再谈。



第二天早上我们再过去,陈先生不在蜂场,小黄说是他家里有事临时回家了。不知道是否觉得我们对蜂场不太满意。我找小黄买点蜂蜜评测对比。


▲ 小黄找到摇蜜的大桶,端起来就给我们灌了一瓶。


问多少钱,小黄腼腆地说,人家过来买我们零售80一斤,我让老汪付了80,并拍了个照片,戏谑的说,这可是证据哦,我们开车几百公里上千路费进山找你们买现场蜜80一斤。




贰,萧先生的蜂蜜


我们只得重新规划了一下行程,先去看看萧先生的蜂蜜,相距又百来公里,萧先生微信发的地址说在一个小镇边上,驱车赶到,大约10点多了,太阳正毒,肖先生也在路口迎到我们,领到一棵古岸的龙眼树下停好车。


领我们进屋,屋里还有两位老伯也是几十年的蜂农,寒暄后直接现场就在蜂巢取出蜂蜜评测,让我们折服为止,我也照例问了老伯一系列我们的惯例问题。比如,为什么有的蜂蜜结晶,有的蜂蜜不结晶呢?蜂蜜的结晶跟蜂蜜的真假有什么关系?


老伯解释了几次,看自己的的家乡口音没有被我们GET到,就直接奔里间,拿出一本书来,翻到尾页,说,你们看看吧。下图:


▲ 蜂蜜结晶与否跟蜂蜜类型和温度关系比较大,龙眼蜜就相对比较难结晶


萧先生和两位老伯的蜂场,甚至还是自己设计的封箱,符合南方气候条件,言语神色间甚是自豪。蜂蜜很真,但我不满意的地方是,蜂场离马路和小镇太近了,不足一公里的直径距离,觉得会有污染



因为觉得产品达不到我们心目中的特级或A级,我们婉拒留饭,执意要走,刚起身,阿姨突然抱进来一大堆新鲜荔枝要送给我们,看她戴着帽子,浑身汗水,我鼻子都酸了,刘师傅也赶进屋里,又给我们灌一瓶蜂蜜,足有两斤多,执意要我们带上,推辞不了,把蜂蜜和荔枝都塞进我们车里。


出发后,我们才把蜂蜜钱发红包给萧先生,委婉的说了我们对蜂场的看法,担心离居民区和马路太近有污染



叁,刘老伯的蜂蜜


陈小姐是我们的熟人了,知道我们在找好蜂蜜,介绍说她家里有亲戚养蜂,且一年才割一次蜜,都是做附近熟人生意,口碑非常好,愿意带我们去看看。


陈小姐老公是做ERP的,昨晚下飞机刚到家,今天就被陈小姐拽着开车领我们去看蜂蜜,我们很过意不去,选品路上一直得到诸多朋友的义务帮助。


▲ 刚在酒店外碰头,我们车胎就爆了,陈小姐老公忙着帮换胎,联系补胎,连补胎钱都抢付了。


▲ 陈小姐还带了一瓶在WER玛买的蜂蜜等下做对比,这瓶蜂蜜已经发酵结块了。传说真的高品质土蜂蜜是不会坏的。


又是几十公里山路,我们照例也追不上陈小姐的车,屡次半途等我们,到了山坳一个小路进去,若不是他们开车在前,我们完全看不出来那有小路,里面有几户人家,正当前的一户人家屋前屋后摆满了蜂箱。


▲ 回头看我们停车的小路,你能发现前面路么?

▲ 站在边沿的蜂箱往下看,依然青山良田。


养蜂的老人家刘老伯妻子有残疾家境不是很宽裕,但非常情热开朗,又给我们科普了一顿蜜蜂蜂蜜知识,还灌了两大瓶蜂蜜,非不肯收钱,我们当然如何也不肯接受,塞了三百块钱。


车上我们觉得这虽然是比较原生态的土蜂蜜,但对环境仍有些不满意,因为在乡村里面蜜蜂采蜜的花朵农作物有可能是打过农药的。另外蜂蜜到了周期不割,长时间放着也并不会增加蜂蜜品质等级



肆,小梁的蜂蜜


给小梁打电话,他可能察觉出来我们之前对陈先生蜂场环境不太满意,主动说他有一个蜂场环境不错,邀请我们去看看。


我们也很好奇这么一个年轻人,能比几十年的老蜂农做出什么更优秀的产品出来么?第二天早上小梁给我们发地址,赶到约定见面的高速路口,小梁正在那骑着摩托车等着我们,烈日下汗渍渍的衣服贴在背上,是个能吃苦的小青年。


跟着他的摩托车又行驶了十来公里水泥路,山路,开到一个山谷荔枝林场里,我们车陷在半路开不进去,但已经可以看见蜂舍了,小梁骑着摩托车继续往里面走,说让我们沿路走到底,他先准备一下。


走进去一大片荔枝林,没有种树的地方也长满了草,看来有些年头的土地,还传来布谷鸟的叫声。


▲ 荔枝林里面草有没脚深,我真担心有蛇虫。


▲ 很奇怪,里面的荔枝早成熟了都没有摘,且因为雨水果子都开裂了。


走到前面跟小梁回合,他已经准备好了,手头拿着一些工具,有些得意的对我们说,我这环境比之前还好吧?我们点点头。


那先看看蜜蜂和蜂蜜吧。



在林子深处一个蜂箱跟前,小梁揭开盖子,就提起来一板蜜蜂来,秘密麻麻,我觉得似乎随时可能飞起来包围我,不由得退了很远。


小梁抖掉蜂巢上的密封,拎起来蜂巢给我们看,我很奇怪为啥蜂巢没有封满啊,小梁说这还没完全成熟,再者也不能全部封满,得留空间给蜜蜂繁殖后代,不然全部是蜂蜜哪里有空巢产卵呢?


▲ 小梁手法很娴熟,得意的说可不是谁都会的哦。


切去薄薄的蜂巢盖,里面浓香的蜂蜜就溢开来,顺着蜂巢往下淌。



老袁,望着切下来的蜂巢垂涎不已,问小梁,不是有蜂巢蜜么?你们怎么不做?小梁大声说那不是杀鸡取卵么?把巢穴毁了,蜜蜂怎么办?而且也不可能有比土蜂蜜还便宜的蜂巢蜜吧。



小梁要现场给我们演示摇蜜,又去拿了一块蜂巢切了,说摇蜜的时候必须两块才能对称把握好力度,不破坏蜂巢。



摇完后,小梁取出蜂巢用小拇指示意给我们看,看,这个蜜蜂幼虫快出来了,刚才的摇动提前让它出来了,所以太用力就容易把花粉和蜂宝宝甩出来。



▲ 这蜂宝宝正探出脑袋往外爬,刚才是地震么?


走出蜂场,到蜂社休息 。

问小梁,你家这么多荔枝怎么不摘啊,雨水日晒都爆果了,小梁有些大声说,荔枝卖不起来价格,一块钱一斤都不够人工的(我想了想没有告诉他我们在高州选的高品质荔枝十几块钱一斤还抢不到货,这也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事情)


我们聊他怎么进入养蜂行业的,这似乎是我们问每个果农养殖户的必选题,小梁说是因为兴趣,起初初中就养蜂玩,后来越养越多就成职业了。


我问那你怎么这么年轻,峰养的这么好呢?

小梁思索了一下,说这可能要靠琢磨和决心吧,另外也要感谢我师父,我师父是我们这里养蜂最厉害的,蜂场环境也是最好的,跟他学到了很多东西。


我说,可以带我们去看看你师傅的蜂场么?他一口就答应了。


▲ 小梁端起摇蜜桶给我们灌了一瓶蜂蜜。



伍,陈师傅的蜂蜜


小梁和他师傅约定的地方又在五十公里开外。

下午一点多才到达约定的小镇,夏季大山深处的小镇可能都这样,阳光烤着疏落的街道,像小时候收到的老明信片。


▲ 简陋但干净的街道,蔚蓝的天空


小梁引我们去到路边一大排档饭店,到了店里,一堆人都端着一个竹筒吸着,我想起心花怒放里面沈腾拿着烟枪的台词,嘬一口?


小梁就引我们指向其中穿蓝衬衣的说这是我师父姓陈,干练精神没有疲态,虽然他说昨晚刚刚通宵伺弄蜜蜂。倘若不是陈师傅一开口就说我养了接近30年的蜜蜂 ,我不会将他与老资历蜂农挂钩起来,但听起陈师傅科普确实就是蜂蜜与蜜蜂的大百科全书 。


▲ 陈师傅说,先吃饭,待会都是山路,再去蜂场看。


吃饭的时候陈师傅说起自己还是广东养蜂协会理事,师傅是罗岳雄,中国土蜂第一人,也是广东养蜂协会副理事长,这又勾起了我的高品质追求,说那我们去找罗岳雄老师的蜂场吧,陈师傅哈哈一笑,我老师是高级研究员可不是蜂农。


出完饭,突然下起雨来,陈师傅就引我们在镇上他朋友家里坐坐,他产出来的的蜂蜜也放在这里。也带我们品测一下。我直接对陈师傅笑着说,能把你最得意的蜂蜜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尝尝么?陈师傅望着他朋友说那把我冬蜜给他们看看。


一打开桶,异于其它蜂蜜的浓香就溢了出来, 我说先给我们装30斤。还没回到深圳就被预订完了。


雨停了走出来,太阳已经偏斜凉快许多,陈师傅径直走在前面,说跟着他的车去蜂场,我们一看是柳州五菱,相视一笑啊,我们屡次进山看见果农或者养殖户是柳州五菱的,都发现司机是车神。山路经常被甩的看不见尾灯。


原始的深山加上又刚下过雨,一路上放眼所及,愈发青葱,我们说这样的原始风景秀丽的环境养蜂应该还行


▲ 往山里的路上当然也没看见前车尾灯。


▲ 路边常有古树虬枝,老袁信誓旦旦说是野龙眼。


一拐弯,临近山峰,前车突然不见了,我们吓一跳,车神去哪了? 

原来水泥路边有一土路岔路陡然向下,差点没发现,陈师傅却早就洞悉了我们的山路水平,在前方停车下来指导我们将车开下去。


▲ 老袁有点不敢往下开,看不见眼跟前的陡坡。


▲ 站在路边翘望里面的蜂场。真的山谷蜂场


驶下来沿着小土路走不久,拐个弯,别有洞天

一处山谷突然露出来,地上疏落的摆了一些蜂箱,车窗边有蜜蜂嗡嗡环绕,我知道应该是来到蜂场了。


▲ 入口山谷里摆的蜂箱


停车走下来,犹入仙境,我有点思维短路,想到神雕里面谷底玉峰是不是这番光景,又想到桃花源记的,林尽水源,便有一山。


▲ 绿意盎然,娇翠欲滴。


陈师傅站在一旁捧着竹烟筒含笑看着我们,待大家饱足眼福,又引我们再往前走(路边随处见到野果药材等,我们大惊小怪他们早见怪不怪),前面赫然露出更大的山谷和几处老房屋,原谅我想起来贾宝玉的曲径通幽。


肺舒服起来,眼睛也舒服起来!


▲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陈师傅和助手住的是一个闲置的一层小楼,与周围几处瓦房和青山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因为地势的关系,沿着小土路踩着陈师傅自己用门板搭的桥,径直可以走上他住的小楼顶,站在上面颇有让子弹飞的感觉。


▲ 我待要走上楼的时,这狗突然守在桥正中间。


我们在蜂场合了个影,陈师傅说,你们随意先参观吧,等下再仔细看看蜜蜂和蜂蜜。


▲ 远处那个凸起的山峰是我们路途经过的地方。


▲ 雨打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


▲ 几只走地鸡在蜂箱间草地上拾些牙惠。


▲ 蜂蜜比人的环境好。


▲ 已是山顶,但树木仍然茂密。


老袁撒欢的跑上跑下,又是一番细致的看蜜蜂和品测蜂蜜的惯常工作,我们觉得这是让我们认可的蜜蜂和蜂蜜以及养蜂人


▲ 山谷路边看见一个野蜂窝,邀我们去挖,视频会发用户群里。


又问了陈师傅一些问题,蜂蜜结晶与品质的关系,中蜂与意蜂的区别,蜂蜜安全生产的建议,冬蜜的质量为什么要更好一些,他的养蜂之路和心得,全在下面这个视频里面了。


回来途中,太阳蕴开在山峰顶上,甚是美丽。



我们每次在考察蜂蜜的途中,屡屡遇到蜂农和介绍人问我们,你们到底想找怎么样的蜂蜜?我们就会说高品质的,能打动我们的

三个总裁(公众号同名)终于为自己和Ta选到了心仪的土蜂蜜。您对蜂蜜有什么问题建议?可以留言沟通,我们请大咖来回答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