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移之路

从农村里出门的男孩,大都还是有初中文化的。

那些女孩,就不一定的。

由于重男轻女的思想,以及家里农活的繁忙,还有甚至是读书无用的想法(必定能靠读书有出路的是少数人),有很多的家庭,女孩早早的辍学了。

随着男孩子们走出去,大家也看到了希望。一帮一带,大量的女孩子也开始走出大山。

没有文化,只能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当一枚螺丝钉。

那个时候沿海城市制衣厂、玩具厂等就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当时有非常好的招商政策,还有非常庞大和廉价的工人。只要是有魄力开厂的,都是财源滚滚。

突然而至的繁荣,也衍生了许多乱象。

金钱世界的光怪陆离,让人找不到方向。

从一个贫穷闭塞的地方,一下子卷到一个高速转动的发展机器里,很多人都头昏眼花。

流水线的工作是繁重机械,无限重复而枯燥的。

刚开始新奇陌生,小心翼翼的。

后面眼界开阔了,就不满足于此了。

看到灯红酒绿紫醉金迷的城市,总有人按耐不住内心的蠢蠢欲动。

欲望是头困兽,人一旦把它放出来,不加束缚,就会颠覆三观和底线。

那些年,繁华地段治安都不稳定。打架斗殴的,明抢暗偷的,层出不穷。

一直贫穷,人也就安于贫穷。但被封印的贫穷,一但被打开,反噬力和毁灭性都是无法言语的。

人不怕贫穷,就怕不甘于贫穷。

还有就是巨大的落差,就像沟壑纵横,欲望难填。

那个时候,有单兵作战,也有团队合作的。

打砸抢。

女孩子们,就更简单了。

如果坐着或者站着不能更好挣钱,偷懒耍滑的女孩还可以挣快钱。就是躺着挣钱。

当然,刚开始还是矜持保守的。

一些有点姿色的女孩,即使没有想法,难免被有心之人惦记。

高级点的,被包养。低级的就是红灯区了。

贫穷是不是都是不好的呢?

有些欲望被金钱无限放大后,人性里的扭曲和黑暗,棺材板都压不住。

一个个朴朴实实的孩子,都摇身一变了。

这些人再回到农村去,手里拿着钞票,就变成了牛批哄哄的成功人士。哪怕知道他们钱的来路,但被金钱迷晕了的乡里人,在笑贫不笑娼的氛围下,都心照不宣的寒暄着。

然后还得巴结着讨好的让他们把家里没有出路的孩子带出门去。

必定在土地里跟泥巴,面朝黄土背朝天,也没有想要的尊严和尊重。一切的活动,生存都排在第一位。如何更好的生存,是每一个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然后,有心眼已经在外面坏透的人,又做起了这些急需出门务工的年轻女孩的生意。

那些年贩卖人口的最猖獗。农村正混沌初开,对外面憧憬向往,却又是两眼一抹黑。那些心机分子,就动起了脑筋。

有钱能使鬼推磨。

为了金钱,交出了良知和灵魂。

有的女孩,一旦走出后音讯全无。有的若干年后才脱身,回家来时,已经是身心憔悴。孩子都生了,回老家,就得割舍已既成事实的骨肉亲情。不回来,就得舍去父母血缘。当初被卖出去,也是山高水长的穷乡僻壤。只是从一个悬崖跳入另一个火坑。

也有的因为偷砸抢,锒铛入狱的。

当然,上面说的是歪着走的那一群人。还有正着走的人。

有的一直老老实实的干活,虚心学习,一步一步提升,走到高管的位置。

有的胆大心细,在工厂上班,掘得第一桶金后,看准商机,自己重起灶台另开张,自己筹集资金开工厂,做起老板。

乡村就像一个巨大的输出工厂,源源不断的为外面城市建设提供人力。房地产的兴盛,建筑工地上也多是中青年的农村壮劳力。

这是一场有来无回的单向奔赴。

一旦在外面找到了谋生手段,就很难放弃,还回来去等待土地漫长的产出。在什么都讲速度和效率的地方,人最先丢弃的就是耐心和等待。

发展是一辆极速奔驰的列车,把从前凝滞不动的时光,搅得混沌稀薄慌乱,然后再用烟花的璀璨和鼎沸的人声来装帧。

但人跟着奔跑后,跟本刹不住,停不下来。累得气喘吁吁时,转头看看周围的风景,感觉迷茫又陌生。

如密梦一般,清醒又糊涂着。

身体借着速度的翅膀,走得太远了,可灵魂却没有跟上,认不清自己,迷失了自己。

若干年后,当农村渐渐被吸干后,迁移去了城市里的人,慢慢变成了空心人。就像惯性一样行走,如螺丝钉一样镶嵌在城市这座机器上。

有很多人开始怀恋过去的岁月。

如候鸟般,开始向往着迁移回去。

在农村里修起小别墅。却很少回去住。

生活重心和工作在城市里。

农村变成了春节里一年一度的繁荣。

在灰扑扑的乡村土路上,一辆一辆的轿车攀比似的堆满了。

那些脚板印被车辙印覆盖了。

人是走出去了,但祖先的埋骨之地还在这里。这里是最后的安宁和寂静。

那些生长在城市的迁二代是明白不了这个感情的。

他们只会吐槽山路的弯曲和泥泞。

他们也不明白这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对父母辈的意义。

只是看着鸡鸭鹅猪狗兔等表现了浓厚的心情。

那个时候,满山片野都是后花园,可以逮蜻蜓玩蝴蝶,斗蛐蛐。物质的贫瘠和精神的富足竟然是成正比的。

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就把过去的农业社会彻底颠覆了。

大片耕地荒芜,渐渐找不到曾经人来人往踩踏出来的道路。退耕还林是一种政策,也是一种自然的演变。

大多数的土屋被风雨侵蚀垮塌,有的选择彻底结束,有的再花钱建一座纪念式的房屋。只在过年过节有使用意义,平日里它们孤孤零零的跟石头一样,被空气染上苔衣。

那些初心弄掉了的人,也越来越开始怀恋从前,却又不愿撒开城市里得到的一切,最后把自己变成一把灰了,才让后代把它安放在来时路的故乡。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