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声慢,愿你安好!

“发糕,买发糕;发糕,买发糕……”

自从我年初开始关注这位骑着小摩托卖发糕的大叔后,每天早晨约莫六点半,中午三点,除了下雨天,不管是紧张的工作日,还是悠闲的周末,不是在上班的路上就是赖在被窝里的我,总能按时听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的从扩音器里传来的叫卖声。

然而,在一个炎热的周末宅日常里,我又像往常一样按时听到了“发糕,买发糕;发糕,买发糕……”,我突然发现随着自己一点点习惯,这叫卖声竟然如同高考冲刺时给自己打的鸡血一般,激励着备受工作煎熬的自己。

毕业快一年,在普通的六七线小城,做着普通的工作,重复着普通的每天。高中时学习目标的将就,大学时逃课则霸占女生之最,真正的“践行”了高中老师的那句“上了大学就轻松了”的至理名言!到最后落魄到毕业照拍了就拖着行李无奈的回到了熟悉却抗拒的小城,在家抑郁两个月后开始了枯燥乏味却能维持生计的工作。

过去的这一年,备受心理煎熬。虽然小时候喝过很多鸡汤,却怎么也热爱不起来现在的工作,更做不到“干一行,爱一行”。虽然不用担心每个月的房租,却永远都是寄人篱下的凄凉。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就是在为曾经自己的选择、不努力、从不坚持而在埋单!

能力和想要的差太多,那么失望就是加倍而至,甚至是绝望!

我记得在我认真的观察这位卖发糕的大叔的那天,打着伞才走几分钟的我背上出汗已经把雪纺衫打湿了。天不仅闷热,还很晒很晒,晒到我看到路旁的树都觉得很炫目。当时,大叔就在这热得快爆炸的天里骑着后座栓着一个大隔热箱(看着很像小时候来村里卖冰棍的人背着的那种箱子),车头挂着重复叫着“发糕,买发糕;发糕,买发糕……”的扩音器从身旁骑过去。

向来眼睛不会聚焦的我那天多看了大叔一眼,大叔应该五十出头吧,整个人不高、很瘦,给人矮矮小小的感觉。一张普普通通的辛苦劳作人的脸,脸上褶子很多,脸色算不上黝黑,倒像是一种红泥土那种偏红黑。他的眼睛透着一股压抑又深沉的苦,除了是每天劳累疲惫的苦,像是还含着悲怨的苦。我想,那时我的眼里也是透着一股苦又无奈的神色。但看到大叔的眼神后,却突然觉得自己经受的还不算什么,心里也不觉得那么苦,脑海里倒是冒出“大叔好辛苦”的感慨。

自那次之后,我才开始注意到,原来每天上班的路上我都能遇到大叔,在那个点我总能听到叫卖声。我觉得大叔那为了生活每天一成不变的出来卖发糕,即便内心苦痛却也依旧的样子是现在的我做不到的。我能感受到自己的痛苦,却从没勇气在苦痛中努力生活、幸存下去。渐渐的,在“发糕,买发糕;发糕,买发糕……”的叫卖声中,我开始给自己打气了。从开始的在被窝里感叹大叔那么早,到后面听到声音后告诉自己你也要努力才行,到现在希望每天都能在努力中听到这声音,就像彼此默契的鼓励!

市井小民中的我,大叔,虽不相识,却在各自普通的生活中相遇,在不变的个人轨道上有了一点点交点,有了一点点不被大叔知道的鼓励。

谁会知道,走在路上忙碌的每个小小的人,会在哪一秒成为我们眼中的感动和鼓励!

愿忙碌生活的你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