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天雪地里撒点野——拥抱漠河之初遇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一次任性的远足,被一帮并不相识的怀揣火热激情和温暖情怀的人所感召,也是被自己那颗迫切逃离烦乱困境的心所驱使。

漠河,中国极北,一个据说哈口气都能瞬间凝成冰渣的地方。在亲密接触之前,于我而言,它只是一个形容词——很冷,既没有刹不住车的向往,也没有探不到底的畏惧。它只是因老同学提起又被我随机应和的,可以放逐我都市迷乱,清空我现实纠葛的远方。

虽是个北方人,但在厦门16年的生活已经彻底消磨了我对冷的认识。零下三四十度,在我的生活词典里,只是一个数字,到底如何应对着实一无所知,只有一个想法,“只要能活着走出来必有后福” 。

行前各种买买买,购置无数稀奇古怪的装备。几番起飞降落,把飞机坐成公交车,终于在下午4点多,踩在了中国最北的机坪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时的漠河,在凛冽之中已经悠闲地归于宁静,天琼慢慢拉上藏蓝的夜幕,天边夕阳抛下最后一抹柔美的橘,一轮净橙色的弦月已默无声息地现于清琼。

站在小巧玲珑的、略透俄式风格的漠河航站楼前,朋友们还是有些小激动,严寒之中一番搔首弄姿,但终是践行不了“人定胜天”的传奇,匆匆跑进航站楼,取了行李,钻进开了暖风的车里。

车子一路稳稳地行进,路边一片片挺拔的小白桦林,轻纤俊秀的枝杈坚韧地绽向天空,透发着空灵的静美,竟让人心中略过一丝暖暖的小悸动。

不一会儿功夫,车窗上就积了一层薄薄的冰,一股寒意穿过车皮和我那条不堪一击的绒裤直袭而来,清清楚楚地告诉我——这是漠河!

刚过5点,天已黑透,外面的风景已经看不清,结了冰的车窗随着路面的轻微起伏哐咙哐咙地响着,那是一种闷闷稳稳的只有结了冰的窗户才能发出的声音,听着听着,竟仿佛回到了童年。

朋友们入住一家小旅店,虽然简单,但冰天雪地之中,还是透着温馨。大家翻箱倒柜,把各式御寒衣物里三层外三层地套在身上,动身到附近一家饭店补充能量。

当地人很热情,排了一桌子新鲜可口的美味,极尽劝吃劝喝之能事,尽显“小城不大,风景如画,人口不多,贼啦能喝”的风土人情。朋友们酒足饭饱,借着一点酒胆硬要步行回旅店,当地人一番劝说,见无济于事,只好顺从,满脸透着四个字——不知死活。

真真的是胆从酒中生,凭着酒意翻腾和试探性的好奇,大家三三两两走在夜间8点多的北极村小路上。虽算不上漫步,但也没显出行色匆匆。

头顶上,墨黑墨黑的夜空里,散落着大小各异清亮纯美的星,柔柔地闪烁着明暗不一清冽的光。路面上,积雪虽被清扫过,但留在石板缝里的雪踩上去,仍会发出嗞咯嗞咯的响声,那种略显厚实的脚感,让人感觉每一步都走得扎扎实实。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到旅店,大家先是各种兴奋,谁也不关门,活脱脱得把一家边陲小旅社整出了市井大杂院的气氛。不一会儿,累意、困意和酒意终于战胜了这群漂洋过海,翻山越岭,怀揣骚动之心的男男女女,小店慢慢消停了。

已过午夜,旁边床上的美女已有微鼾。身处极寒之地,拥一袭暖暖的棉被,我也要睡了。北极村的天明,请你慢慢地,柔柔地来......

有一天不思考
2016.12.7 于漠河北极村

上一篇:年近不惑,哼唱一首适合的歌 http://www.jianshu.com/p/03fd6d505444
下一篇:在冰天雪地里撒点野——拥抱漠河之文化激扬http://www.jianshu.com/p/6a60ee4af08b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