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离婚了

By Rita

Susie是我的同事,关系很淡的那种。

她平时寡言,但是工作起来雷厉风行,工作能力是一流的,只是有时表现出来的高冷会让人感觉不舒服,所以除了必要的工作对接,我从不主动去接近她,但我知道,她家和我住的地方只隔了500米。

昨晚,她突然微信上问我:“明天早上有时间么,一起去逛公园吧。”

我先是有些诧异,接着还是诧异。

她也知道我住这片儿,她为什么要约我?

尽管如此,我还是回了句“好,八点公园门口见。”

今天的Susie没有化妆,皮肤状态和脸色都很差,我们并肩走着,初春的公园,桃红柳绿,她望着满园春色,淡淡地说:"我离婚了。“

我脚步没有停,就像是早知道一般,”哦“了一声。

一次同事聚会上,见过她老公一面,握手的时候,感觉十分有力,看起来很成功的男人,只是太过于热切的推销自己,对于此类人,我向来唯恐避之而不及。

她拢了拢头发,接着说:"我们结婚二十一年里,她打我无数次,他是搞体育出身的,打人特别狠,你记得有次下大雨,咱们集体加班吧,到家12点多了,他本来不想让我进门,但是又怕我在走廊拍门被邻居听见,就把我放进了门厅,然后不让我换衣服,也不让我进卧室,骂完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我放慢了脚步,去打量她的脸,那是一张冷漠的脸,语调更是让人难解的平静,我说:”这应该是家暴。“

她笑了下:”嗯,你见过他吧,是不是觉得他还挺成功的?”

我点了点头。

“其实他零五年之后,几乎就不怎么工作了。刚开始他做销售,用尽了我身边的朋友和资源,赚了第一桶金后,就不想再去干销售的工作了,他本性高傲,受不了低三下气,又不愿踏踏实实去做一份工作,而是每天在家开始炒股。”

心里凉了下,突然就理解了那个公司里拼命三娘一样的Susie。

“后来呢?”

”后来呀,他买的那只从200多直接掉到60多,几乎所有的钱都被赔了进去,为了还债,我们卖了我亚运村的房子,搬到了这个小公寓,我不知道他究竟欠了多少债,房子具体卖了多少,我的们家钱他管。”

想想那边现在九万的均价,不由得握紧她的手。

“即使这样,我也从来没有想过离婚。15年,他的北京户口拿到了,然后说因为外面还有100多万的债,债主追得比较近,希望先跟我办理离婚,免得影响到我跟儿子,我相信了,他说需要80万,那会儿我们一共有50万,都给他了我又去借了30万给他,离婚之后,他就搬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他开始还偶尔周末回来,取东西,后来就不回家了,接着就不怎么接我电话了,后来在朋友的朋友那里,才知道他又结婚了,对方大他好几岁,他住在那个女人的家里。我才反应过来,原来离婚是假戏真做了。我很傻吧。“

她的口气一点也不像李雪莲,没有一丝的不甘和较真,对于离婚弄假成真这件事,她就像在讲旁人的故事。

“其实我早就知道他出轨,只是我不想拆穿。我自己觉得有愧于他,我一心扑在工作上,总是很晚回,回去累得不想动,也不能给他做个饭,没能让他感到家的温暖。但我也没办法,因为想着养家、还债,只能逼自己赚更多的钱。”

我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肩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我不敢回我父母家,她们看见我就生气,以前,她们对这个女婿特别信任和疼爱,因为他在我父母面前做足了功夫,给我妈买戒指,买项链,给我爸买手机,我爸妈不知道,那钱都是我的钱,在他们面前,也对我很好,一开始听说我们离婚的时候,他们骂我,觉得是因为我的坏脾气和坏性格才把这么好的人给逼走了。后来慢慢的,他们也回味过事情真相了,但却更气,气我什么也不和他们说,也不跟他们商量。”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想起了红楼里的迎春,但是Susie并不是个“二木头”呀。

就这样,我们在公园的小路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她出奇的平静,我却为她难过,遇人不淑,蹉跎了这么多年,她口中的事,一次次刷新了我的三观,就像狗血剧一样,我从没想过,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边。

日上三竿,园子里人多了起来,我们也走到了公园门口,临别,本来想痛骂渣男一顿,但是到嘴边的话却是:“我不敢相信,你被这样伤害了二十一年,但我仍然希望你,原谅他,只有这样,你才能往前走。有人说,无怨不成夫妻,也许真的是你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来还债了,这样想,也许你会好过点。”

我从不相信有来世今生,但是这一刻,我却是愿意去相信的,否则,我想不通。

她眼圈有点红,对我说谢谢。骑上车,消失在三月的春光中,有玉兰花的花瓣飘了下来。

到家后,我收到一条她发过来的信息。

"谢谢你,愿意听完这个冒昧的故事,我本来想不如今天就过完这苍白又不幸的一生,但是现在我放弃了这个想法。也很感谢“小黄车”,不知为什么,刚刚骑着它慢慢走着,我觉得这个春天特别浪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