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红火火过大年(晚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新年到,真热闹!大红灯笼墙头照,倒贴福字门上挂,爆竹声声震大地,绚丽烟花冲云霄,小孩新衣蹦蹦跳,大人笑脸乐呵呵。

以前新年的味道特别浓厚。每次过年都是爸爸亲自挂新年灯笼,把灯笼一个个打开,放入支架撑好,灯泡连好电线,再放进灯笼里,挂在阳台上。虽然电线很长,但爸爸弄得很规整,高低起伏地缠在防盗网上,一点也不凌乱。连上电后,彩色的尖头小灯泡五颜六色,传统的大红布灯笼上“新年快乐”字样金灿灿耀眼,分外喜气洋洋。

老妈拿出砧板,开始做年饽饽和饺子,老妈show手艺的时候我们总是在旁边偷偷看。和面、揉面、塑形、上模,一气呵成。装好红豆馅的面团倒到模子里,均匀地铺好,稍微压一压,然后把模子翻过来,就像仙女的魔法棒一样,福字,双喜字,寿桃,胖鲫鱼,金元宝、牡丹花等纷纷变身出来,面板上啪地一声,那气势,好像扣出的不是饽饽,而是一年的好光景,看得我们羡慕不已。以至于每年做饽饽,我和姐姐都抢得不可开交,这样我们可以跟着起哄参杂着做些小兔子,小乌龟,青蛙等奇形怪状的玩意,虽然最后大多没蒸熟,也丝毫不影响我们热情。蒸饽饽的时候我总是自告奋勇当小看炉师,然后蹲下可怜巴巴地吸着小鼻子,希望能第一时间尝到美味。第一锅出来,蒸出的饽饽白白胖胖,香软可口,老妈肯定会奖我一只胖鲫鱼,我欢呼着,一把抢到手上,烫得从左手换到右手。老妈会点着我的额头,笑骂:“小心烫啊,你个小馋猫!”然后,我小心翼翼地捧着胖鲫鱼喜滋滋地离去。

那时候大年三十夜晚,我用老妈煮出的稠稠面糊将手持大刀的威武门神贴到大门中间,春联贴在左右。在堂屋将鸡鸭鱼肉摆好,供上财神、灶神、和各位祖先,供神用的香炉烟雾渺渺,我念念有词的磕上三个响头。上香后才能上桌,之前是不能坐也不能碰板凳的,据说那是祖宗的位子哟!

这一晚,所有房间灯火通明,瓜皮纸屑也不用扫,大概寓意新年光明红火的意思。然后一家人坐在春节联欢晚会前,零点钟声一响,老爸就抢在第一时间炸响鞭炮,我们则兴奋地冲过去给老爸老妈磕头,说些吉祥话,然后可以得到小孩子最为关注的一个个大红包。伴随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在一声声祝福的中,我们彻夜不眠守夜岁到天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零点后,到处响起一串串响亮的炮声;一幅幅红艳艳的对联,各式各样的年画;纸糊的灯笼在门口随风摇曳;还有新年特色的肉糕、年糕、花糕,据说希望是能过得一年比一年高吧!

初一走家串户,红包收到手软,看龙飞狮舞,赏漫天烟花,痛快地炸个噼里啪啦,穿上新年第一天精心准备的新衣裳,多么快乐的时光啊!

新的一年又将到来,我开始购买瓜子、花生、糖果、麻果、各种饮料,张罗给妈妈买新衣服,就像小时候他们每到过年要给我和姐姐做新衣服一样。他们一定会留着在三十守夜那天换,一直穿到春节过完才换洗。然后包上很多个五元十元红红的封子,过年时发给亲朋家的小朋友,看他们快乐的样子。

蓦然回首,往年引颈翘盼、流着口水围着父母团团转的我们,已经变成如今里外操持、张罗忙碌的顶梁柱。唯有心中谆谆教导的父母不老,舌尖团团圆圆的味道不变。感恩父母对我们付出的耐心和爱心,愿这和和美美、红红火火代代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