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那些我路过的人教会我的事(三)

在四线小城市工作的唯一好处就是离家近,想回家坐个车一小时左右就到了,也因此即使一直不甘心的又想往外走,都没有行动过。间歇性的踌躇满志,持续性在混吃等死, 我果然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呀。昨天回家妈妈又给我念叨了,说我那个阿姨的儿子三十几岁了,整体窝在家里啥事都不干,现在一家人就剩下他一个,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人管,反正什么也不干了。但是今天要谈的不是他,是他的妈妈已经过世的阿姨之前给我介绍的一个小男生,觉得条件不错很适合我的人。但是在后来她生病后我去看她时,她说“幸好当时没有......不然可怎么办哦”。

03  所谓“幸好”这件事

阿姨不仅是我爸爸儿时兄弟的妻子,还是我爸妈的介绍人。那位叔叔在十年前就去世了,在世时几家人常常约着在一起聚会,所以后来阿姨带着儿子的这些年还是和爸妈走的很近,也像亲戚一样常联系着。阿姨住在城边上,在我回来工作以后就常叫我去做客吃饭,喊得次数多了也不好意思次次推拒,就还是去过一两次。

一直以来阿姨就把我的终身大事当做一大重点来考虑,许是这一生叔叔的过早离开让她觉得太辛苦了,总是希望给我介绍一个家庭富裕有生计保障的人让我未来不要那么辛苦,而千万不要像她自己的儿子那样三十岁了还只是天天赖在家打游戏。那年春节,阿姨在千挑万选后还真找到一个觉得合适的,是她同学的儿子,和我年岁相仿,但是高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跟着家人做好像是木材家具类的生意,已经是家里一个厂的负责人,说家里少说也有几百万的资产,父母又很年轻有能力,要是能嫁过去,未来肯定是衣食无忧有保障。

我其实真的很不喜欢把所谓的“衣食无忧”放在别人的身上,但是耐不住这位阿姨给我爸妈一阵说,于是就半推半就的约见面吧。不过,就是答应见面,我还是要保持我相亲的底线和原则,对方说要约着两方父母一起见面还吃个饭,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认为就算是相亲,这件事情也还是属于两个人的事情,还没有上升到两个家庭的程度,等到了应该见家长的时候,我会很认真的赴约的。在这点上,我爸妈妈还是认同和尊重我的。

春节期间双方都挺忙的,所以大概约在了大年初四。但是在此前,阿姨就已经给了我们对方的联系方式,所以还发了短信随意交流了一下。春节前一天,赶着要回镇上,采买了一堆年货还加上些换洗衣服,零零总总的收拾了一大堆。本来就发愁着怎么回家,所以就在聊天时随口跟对方抱怨了一句,后来才知道,他其实都找他爸拿了车钥匙准备第二天下来接我,还是挺热情的人。当然,没有我家亲爱的老爸热情,他老人家当天晚上就开车来把我接回去了。所以后来知道的时候,还是感觉对方挺温暖的。

春节过后大年初四,由于奶奶跟着我们住,因此每年的这一天是我们家姑姑们回门的日子,当天都特别热闹特别忙。我在家通常也都穿着随意,牛仔裤,珊瑚绒外套,阿姨电话来说对方到了的时候我还在摘菜。然后说对方的父母也来了,在镇上某个茶馆里,问要不然我去坐坐。明明说好不见父母的,搞的像面试倒不像相亲了,所以我在电话里拒绝了阿姨。沟通完,还是双方见面,镇上恰逢赶集,又没有什么可坐的地方,最后只好约着在我家楼下沿着后面有条乡镇小马路转了一圈。

放下手中的菜下楼见面,第一印象是“这是阿姨从哪里找来的小弟弟?”其实也不是指身高,就是看着面嫩,皮肤白的通透,头发颜色也浅,特别显小,连本身就是娃娃脸的我都自愧不如了。沿着小路走聊天中才知道他是我们县Y中毕业的,而我是E中的,国家级的重点中学,念书时其他中学的学生都挺嫌弃我们的,觉得我们这个学校就是成绩好死读书。他的话语里,就让我感受到了来自其他学校的那种评价感。也是没有参加工作的人,高中毕业就跟着父母在厂里做生意学管理,聊天也不热情,或许是对我没什么兴趣。感觉我们两都没什么话聊,挺尴尬的。因此散步一阵也就作罢。

回去后一天忙碌,晚上爸妈问感觉怎么样,我的感悟就是“显小,也感觉没什么话聊”,综合起来,就是“没感觉”。当时还在想着说怎么拒绝呢,然后阿姨的电话来了,对方把我拒绝了,理由是“我不够漂亮”。确实,小时候还挺可爱的我长大就没怎么跟这个词粘过边,再加上还不爱打扮,穿着随性,更是没有什么外貌可言了。好吧,我们也不用讨论着怎么拒绝人家了。不过阿姨还说“要不要跟对方说说,你们相处看看,确实条件是挺不错的”。我再次”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不漂亮这种事怎么能将就呢,是吧!何况我也怕和太嫩的小弟弟走在一起人家会认为我有钱,虽然他们家应该确实挺有钱的。

这个春节就这么过去了。这两三年也在和不同的人相亲,在“觉得不合适不将就”而拒绝,和“莫名被别人拒绝”的过程中晃晃悠悠就过去了。个中小故事后续慢慢道来。去年底收到挺沉重的消息,妈妈说阿姨的乳腺癌复发了,身体不好到出不了门了,让我有空过去看看她。好像是我还在念大学的时候阿姨就乳腺癌住院了,大部分时候一个人住在医院,她的儿子偶尔去看看也不能帮扶支持什么,自己要求医生做手术,自己去化疗,那么坚强的挺过那段日子,现在五年后又复发转移了,肺部也都是癌细胞。我去看她的时候已经下不来床了。

聊了好一阵,阿姨一直在叮嘱我要注意按时吃饭,健康饮食,早睡早起。生命垂危之人,更是懂得身体健康的意义吧。后来,阿姨提到了上次约给我见面的那个小伙子,说“幸好啊,幸好当时你们没有走下去,他也生病了,鼻窦癌,也是愁死我那个同学了”。跟阿姨了解到,他已经结婚两年多了,并且有了一个乖巧的小女儿,但是最近也住了好久的院,把他的父母也愁坏了,还好已经结婚生子,妻子也要支撑着忙里忙外的照料着。不过,至少是有经济基础的,让他能在我们这边的省城里住上最好的医院,而不是像阿姨一样最终选择放弃西医治疗喝中药。

有时候,金钱也是真的很重要啊。还好鼻窦癌是治愈率比较高的病症了,愿健康安好。

走出阿姨的家,我当时久久不能平静,却不是没有在一起的庆幸,而是关于相爱的思考。以为当初这段相遇教会我的是“你不能靠脸吃饭,你只能靠自己努力”一笑而过的吐槽。但也许,它后来想要告诉我的,是相爱的概念。换位思考,我要爱对方到什么程度,才能在生老病死之际不离不弃相互扶持。幸好不是我,不然我没那么爱对方,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付出呢。 如果我只是因为合适而和对方走到一起,或者我看重对方的物质层面,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要如何相安相守呢?真的心甘情愿只有爱吧!

两个人要相守一生,若是不想“败给好容颜”,只有真的相爱吧。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