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最飒最有价值

我的生活小哲学。

我总会把孩子的饮食和快乐看作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对自己也是如此。所以,我常常亲自下厨给家人做好吃的。但伴侣常常觉得我做的菜太素,哪怕今早吃了牛肉,中午吃了虾仁,而晚上一大盘菜,他都觉得太淡了。他喜欢浓重的口味,红烧肉猪蹄子大活虾,所谓的大鱼大肉。我没有这个能耐,我这么清秀的姑娘,做不出浑厚的食物。

有一天,他吃着蒜苔炒豆干情绪变得沉闷;有一天,他远远的看着餐桌上的番茄鸡蛋牛肉面撇了撇嘴。瞬间,我有种想把菜倒进垃圾桶的感觉。但我还是很有教养的忍了忍。

我们开始聊天,他小心的吃着蒜苔,似乎想品尝出肉的味道,不过蒜苔不识时务的没有成全他。不一会儿我们谈到人生的价值,他觉得钱学森袁隆平这样的人才算得上对社会有价值的人,所谓公司的前台啊,及一些重复性工作的人,谈不上什么社会价值。我认可前一部分的同时,也表达出,人生而有价值,社会文化如果像你这样单一化的建构个人的价值,那得多少人得抑郁症啊?人是很怕自己的无能感的。

不知怎的,我想着自己不但要上班,还要一日复一日的干家务,便想着,他一定觉得我的家务活也没什么价值。好了,今天的菜也没什么社会价值,你也可以不吃了。我心想。

我去餐厅吃饭,老板的饭做的特别美味,我真心地夸了一下,老板容光焕发;给你端咖啡的侍者,他为你服务,有没有价值?菜店的老板?帮你清洗鞋子的店铺?你的老婆煮了菜,你有没有真心夸一下呢?而他只有看到肉才会夸。我还是忍忍吧。

伴侣之间如果不认可彼此为家庭的各种付出,那一起生活的意义大打折扣。


我们当然敬仰钱学森袁隆平那样的老前辈,但是当我们是一名普通人时,做好眼前的小事儿,为他人着想,你就散发着闪闪的价值,像钻石一样美。而不必纠结自己是否对社会有怎样巨大的价值。

活着好好活着便有价值,对你的家人孩子,对你自己。除了死法,都是活法。

记得,有一年,我在单位的食堂吃饭,去晚了,厨师给我的盘子里夹了很多肉。我表达谢意的同时,明白他其实只是因为我曾经真心肯定过他的厨艺。他做的菜,那味道,令我觉得这个工作还可以忍耐忍耐,不必心急走人。

我们确实会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幸福,忍耐着很多平凡的时刻。厨师也许得到我的认可,会更用心的做菜。能把菜做得可口,其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每当我开车时,希望后面的车让让我时,便会先举起大拇指,向司机表达自己的赞美,基本没有一位司机不会让我的,因为我已经把他放在一个充满善意的人的位置上,他只有让我一下这条路乐意走。

希望被肯定进而感到有价值感,是人性的渴望。

当然,如果你的伴侣不认可你为家庭做的那些琐碎的付出时,比如像我伴侣这样一根筋的,你就让他拿钱雇人做,你乐得用这个时间喝杯咖啡对侍者微笑,好让自己春风拂面。

并且告诉自己:老娘最美最飒最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