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本该靠近彼此

图片来源于网络

许是一个人在房子闷了太久的缘故,我最近喜欢上了《见字如面》,一个朗读民国时期书信的节目。其中关于家国情爱的表露,让我自叹不如,但真正让我感到惭愧的,倒不是写不出悲壮却又柔情的文字。

每个时代都必然有其发展的背景和规律,也必然有其文化和情谊的载体。我曾是一个喜欢写信的人,我也知道信笺上的墨香带给人的那种满足,所以我不否认信件带给人内心的温情和喜悦。

我们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和科技高速发展发达的时代,所以“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的那种生活只能想想;所以我们要去追寻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为之奋斗并促使其成为现实,就得离开父母、离开故土、离开我们熟悉的人和物、人和事。

《论语·里仁》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奉养并孝敬父母,但同时也要求我们要勇敢的去追求自己正当的目标和理想。不管我们想不想、愿不愿意,也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我们都已经这样在做或者即将要这样去做。

我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因为那时候不仅会又好吃的,还会见到我们一年都见不到几次的父母,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是一样的感觉。

那个时候,我们感觉爸爸妈妈就是头顶的天,只有他们在了,我们心里才会踏实;那个时候,我们羡慕别的小朋友有父母接送,我们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把腰板挺起来。

可现在呢?我们长大了,父母却老了,我们成了他们头顶的天,我们在了,他们才踏实,我们回去了,他们才高兴。我们走的时候,他们把自己能想到的,吃的、喝的、用的东西全塞进我们的背包,还会偷偷的塞进一沓钱,直到我们上车后才打来电话告知。每当那时,我都笑着说“你们老糊涂了,干嘛往里面塞钱呀”,却总是禁不住的热泪盈眶。

他们大抵是觉得,只有你带着钱,他们才能不那么牵挂,才放心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

他们知道,我们习惯于用手机支付,他们也知道,二维码收款已经很普及了,虽然他们不太懂什么叫电子支付,但他们就是觉得,我们的身上揣点钱,他们才放心。

说实话,以前挺烦的,我这人喜欢轻装简行,非必要的物品我出门一般不愿意带,直到三年前一次离家,他们给我已经装满的行李箱里塞苹果,箱子的拉链被崩开了。看着父亲慌乱的眼神,原本想要发火的我赶紧说没事。那年,我上大二,父亲的神情,像极了我小时候打碎他茶杯时的样子。

前段时间,父亲总爱在午夜的时候,在微信上给我发一些链接,有关于感恩的、养生的,也有一些逗乐子的搞笑视频,起初我没有细想,也没有心思去看那些链接,便简单的回复一句,“老爷子,链接我收到了”,而他第二天晚上仍会继续发给我一些链接。

我感到很诧异,便打电话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他说“我没事,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但又怕打扰到你工作,便想着给你发个链接,你闲了就能看到了”,听到这儿,我感到鼻子一阵发酸,便匆匆说了几句,慌忙挂掉了电话。

以前反对我们玩手机的他们,自己开始玩手机了,以前不会用微信的他们也慢慢学会了,以前不懂得公众号为何物的他们也试着关注了几个;他们知道已经追赶不上我们的脚步,他们明白已经无法洞悉我们的生活,他们理解已经无法帮助我们的工作。他们在尝试,在尽量让自己和我们有共同的语言。

所以看看他们发过来的那几个链接吧,至少看上一个,并记得抽空给他们打个电话,聊聊那个话题,或是视频。

他们在尽力向我们靠近的时候,我们也该向他们靠近。像小时候他们扶着我们学走路一样,我们也扶扶他们,在他们余生的道路上,在我们精神的恒途上。


        木头人:90后伪文青,喜欢读书、旅行,坚持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