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友人記

L:最近犹豫要不要自己开公司,但很犹豫开了生命大不同,你明白的。

刘远岚Yolanda : 明白是明白 这没人可以帮你决定。你自己得下决心

L:你什么时候回台?日子定了吗为什么想回去呢?

刘远岚Yolanda  :并没有在这边赚到钱啊 也没安定下来 ; 家里人叫回去 那就回去啰。

L:这边赚钱很容易花钱很快。

刘远岚Yolanda:  第三方支付做的好的大陆当然钱流失的方式就更多。

L:突然某种时候觉得台湾家人无法给意见。

刘远岚Yolanda  :自从我们离开家,很多东西都在改变。

L:台湾我也陌生了,有时候觉得累。

刘远岚Yolanda:所以 我的意见就是你在大陆准备开公司面对的并非只有创业压力财务压力,

还有更多是这种孤单的时候,你能否在这里 就近 找到心情支柱,这点很关键。

创业是孤独的,员工不可能体察老板的感受,也不能期待别人理解你的立场。

L:你了解我的害怕,不知道为什么我爸妈无法了解。可能他们没想创业。

刘远岚Yolanda :爸妈都是不能了解阿,谁都无法了解孩子 ,所以不要期待你爸妈 也不要怨恨 ,可能我们老了之后,也会被后面的年轻人嫌弃的不行。人类一代一代就是这样的轮回,也许科技一直进步,但是人性并没有改变多少。

L也是台湾人,比我晚些时候抵达上海那座城市。我比她稍早进入上海,她来上海的时候我们一起喝过茶。L从事音乐教学相关的工作,这种属于软文化调性的行业,台湾人我不知道这三个字如今在大陆行业市场上还占有多大优势。我们在社交网路上互动并不活跃,其实讲到底也就是见一面的交情。我并无法从而判断L的性格与其他更多信息。不过L今天的谈话唤起我一个深处的记忆,当我当到上海那时曾有一种雄心壮志,希望可以帮助更多刚到上海而还无法建立连接的台湾人。现在想想,这想法简直天真阿。我凭甚么觉得自己可以帮助到别人呢?不过那时候L就这么出现了。或者我这种念想就在她身上实践了,仅此一次。绝无仅有。2017年底逼近2018年,我离开了上海,L仍在上海,我不知道这样萍水相逢的机缘是否可以让我们以后再有交集。我能做的,我愿意做的,也就只有这样不深不浅的交谈,而后忘记,彼此祝福,彼此过好自己选择的路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48. 你在梦的梦里 我去远方的远方 149. 远方没有梦 但远方有你 150. 我们在自己的故事里 等待一个一...
    年轻的风阅读 73评论 1 2
  • 自己坐在一张黄色健身器材的椅子上,晒着太阳,春风吹在脸上,十分惬意。接近正午,太阳直射身上,能感受丝丝温暖,虽然天...
    杨梅泡酒阅读 11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