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糟糕,你是一颗『瓮中之脑』

你并不能确定自己不是实验室里一个悬浮在充满液体的瓮中的大脑,被连接到一台电脑上,接受着电脑在一些聪明而技术熟练的科学家(随便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的控制下传输给你的你现有的经历。
——《当代认识论》,第十章

这件事实对有的人来说是一份噩耗,对有的人来说却无关痛痒。不管怎样,我想给你讲一这个故事。突发的奇想,想看看不同的『脑』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大大放心,我不是一个疯狂科学家或者恶魔,想通过无尽的实验研究或是取乐。我做这件事纯粹出于善心,同其他的个体一样,你的肉体因为某种原因消亡了,而『脑』是我通过一些你们无法理解的技术手段留下的你的备份。存储在服务器『潘多拉』中,本来这个服务器是为运营一个宇宙探索型全感官体验准备的生物计算机,我也没想到会派上现在这个用场。

曾有一起剧变在地球上发生,我称之为『事件』。以它作为原点,你现在感觉到的世界诞生于A.E. ( After Event) 3年。服务器的部署花了一些时间。

所谓『事件』,其实是你同胞们犯的蠢事。
B.E. ( Before Event) 15年,为应对地外生物发来的威胁,地球方研制出了一种能够定向消除碳基生命的武器,称为Ahura
B.E. 10年,地外生物发动入侵。有趣的是他们的科技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发达,反倒是和人类旗鼓相当。为了双方共同的利益,制定了『和平协议』
心里似乎不是很踏实,不过的确和平对大家都是好事。地球与他们保持着沟通以及不甚频繁的贸易与文化交流。然而在地下,仍有反抗派无视『和平协议』继续着Ahura的研究。

给你体验过的灾难片不少,下面会发生什么你想必能猜到。Ahura 失控了。研究装置爆炸,源源不断的无色气雾从研究装置中拥出来,消除、分解所有与之接触到的碳基物质。这种无形又无声的破坏,像刚放完长假的死神,悠悠地漫步在人间,随意收割所有可见的生命。

的确成片的死亡很快引起了相关部门的警觉,然而事态的发展远超出他们能控制的范围。作为对地外生命的终极武器,Ahura能轻易穿透军用的防护装置。不可逆转的毁灭缓缓的在地表扩散开,本是作为对抗恶神的救世主反倒成了毁灭的源泉。

忘了一提,我经营着一家出售智能眼镜的企业,业余生物计算机爱好者。在『事件』前,生物计算机始终被多方禁止。提出不人道、有危险、对生命的亵渎,种种罪状。幸亏我有钱,无需借助其他的投资机构,仍然能够偷偷地推进我的研究。而这项研究,却成了延续人类文明唯一的依凭。

我将自己改造成了生物计算机,也就是之前提到的『潘多拉』,运算能力远超当代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为了创造我的宇宙探索模拟项目,我偷偷地通过公司发行的智能眼镜将每个人的DNA序列,细胞核基因组等等重要信息备份下来,这些数据模拟起来太麻烦了。

别无他法,人类死光了之后我只能担任一下救世主的工作了。因此我在原有项目的基础上开展了『瓮中之脑』计划,没有助手,难免有诸多不便。所幸字母表公司的许多发明能够帮到我不少忙。于是三年过后,你们的世界就这么形成了。

通过模拟你从出生开始的一切过程,储存下一切有关你的信息,你这个『脑』就算是完整了。从资料库中能够便捷地取到各种有趣的故事,我将不同故事加入各个『脑』的经历中,结果真令我惊讶!
当我把情绪、感觉、想法等一一记录下来时发现,我的储存不够用了。

大约1亿人的信息就让我的储存接近了临界值,能模拟银河系内星系变化的我,却被人类的故事装满了。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只好在你们的世界里加入大量AI,模拟出200年前人类生活的世界。

讲故事部分到此告一段落,我想和你做一个游戏……
不过规则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再联络你~
那么,再见!

看着视线中陆续滚动的字幕逐渐淡去,Z先生长吸一口气,陷入了思考……

================
P.S. 后续的剧情你们有什么期望或者有趣的想法?留言告诉我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