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夜你一个人

96
米那
2017.11.26 19:41* 字数 339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关键字:酒吧、火车站、凌晨

01

倾杯不能饮,留待卯君来。

我倾杯,且自饮,在这个城市,已等不来与我共饮的某君。放下酒杯,我看着杯沿的细沫慢慢地消逝,起于斯,亦归于斯,正如我那深爱过的少年终泯然于岁月。

工程结束,即将回程的时候,我突然决定在这个城市多呆一天。时值假期,几经周折,才退掉机票,换成次日凌晨出发的火车软卧。同事笑话我,莫不是想在成都来一场艳遇?我微笑,不语。

我仅仅是告别,无声地告别。

这一天,我走过他带我曾走过的路:逛过春熙路,看过宽窄巷子,然后晚上来到了锦里,来到这家酒吧。当我迎着服务生的甜美笑容,脱口而出点了酒和小食的瞬间,我愣住了。

两年了,记忆中的他、他有关的所有在心海深处,原来都还完好如初。惊觉这一点,我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孤独。

我环顾四下,陌生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围坐着,他们或彼此倾诉着,或相互嬉笑玩闹着。台上歌手微闭着眼,吟唱着哀而不伤的歌,那声音缓缓地在空气里,蔓延。这一刻,只剩我和她,都独自一人,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什么不好呢?人总要学会孤独,在喧嚣的人群里,在汹涌的回忆里。这酒后劲依然很足,只半杯,就醉得我泪眼模糊。

我掏出车票,把它和印有酒吧logo的杯垫摆在一起,拍照后配字“路过”,发在朋友圈。

程涵之,从你的世界路过,原来是这般疼。

我深夜跨出的前脚,会被黎明的后脚跟追上,而黎明之后,在另一个城市,终究会有那么一天,我牵着别人的手,遗忘曾经的你。

我拭去泪水,收拾好东西,准备去火车站候车。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这城市的灯火璀璨,我贴着冰凉的车窗,任往事随着灯光在心底明明灭灭。

02

人与人之间的相见,是种宿命。

我与程涵之相识,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我和室友芳菲在宿舍门口遇到等她的老乡,彼此介绍过后,看着他们热热闹闹地叙些旧话,我本应躲开。

却是躲不开。芳菲热情地拉着我,向我说起这几位高中同年级的老乡对她是如何多方照顾,是怎样的好相处,反复说服我无需回避。“像哥哥一样”,这句话让我的心倏忽一动,立时抬头看向身侧的一位男生。

他皮肤白皙,衬得一双黑眸尤其耀眼,眼角略弯,嘴角微带弧度,似随时带着笑意。他捕捉到我的眼神,嘴角的括号遽然加深,那种笑容,仿若阳光猛地拨开云层,一下子就照进我心里,温和而又自若。他就是程涵之,与我们同校同级读国际贸易。

我循着那句“像哥哥一样”,不由自主跟着他们去吃饭。其时,离异后的母亲痛恨父亲的背叛,几乎不许我与“那边”来往,所以我和哥哥的联系多半是通信,见面都鲜少。可我总是念着哥哥那隔着网络的关怀,如果有人真切温暖地唤我一声“妹妹”,大概我都会跟着走吧。

吃饭的时候,我看着他们彼此打趣着说话,忍不住嘴角上扬。我喜欢去天桥看川流不息的车流,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也成了忙碌的一部分。而此时,我置身于欢笑之间、自己便也成了热闹的一部分。

我伸出筷子想夹块蒜香排骨,却发现有双筷子夹住了排骨另一端,我扭头惊讶地看身旁的程涵之,他眨眼对我笑:“你可终于能扫我这个人一眼了。整个吃饭期间,你尽盯着排骨微笑了。”他把“人”字咬字特别重,颇有些调皮的意味。

我朝他绽了大大的笑容,这个人眼睛可真明亮啊,知道我神思游离在外。他本用公筷在夹排骨给我,却“咣“地一声掉在桌上,对面的芳菲立刻嚷起来,“瑶瑶,你这记笑容杀厉害,迷得涵哥晕了头,排骨都掉了。”

笑声中,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已经盯着我细细看几眼,轻轻开口:“你真要多笑笑。”他又转向芳菲,极认真地说:“确实好看。”是一种欣赏花开般的坦率,让活泼的芳菲都无法再打趣。这人心里住着个小男孩,我忍不住想。

03

此后,他便经常来找我和芳菲出去玩,但其实我能跟他们一起玩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每次聚会都是来去匆匆。

在我上大学前夕,母亲将她单位的工龄一次性买断,换来将近十来万做我的大学学费。而她在夜市摆摊,赚取生活费。

我自然希望减轻母亲的负担。于是,每个周末我会转两趟车,去市内一家小学生辅导中心做兼职。当程涵之以同事身份笑盈盈地站到我面前,我似乎得到某种预感,那预感还带着些雀跃。

当芳菲在我面前嘟囔着,他家有的是钱,怎么跑去兼职的时候,我听到自己心砰砰跳的声音,我怀疑那声音大得连身边的芳菲都听到了,因为她不怀好意地盯着我只顾坏笑。

程涵之不像别的男生,说些“你不应该过得这么辛苦,让我来照顾你”之类的话,他一如初见时那样,身上总带着些孩子气的纯粹:喜欢就是喜欢,喜欢了就去靠近。这种纯粹使他的关怀带着平等的善意,这点,对我弥足珍贵。

程涵之在我身边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大一期末,元旦前夕,我们一起去广场看烟花,倒数新年。当跨年的钟声响起,广场变成欢乐的海洋,他轻轻拥住了我,“瑶瑶,在这么快乐的时候,我不能让你一个人。”

我仰头看着他,他的眼睛灿烂似星辰,里面圈住的我笑靥如花。尽管羞红了脸,我还是踮脚吻了吻他的脸。看过了父母那一地鸡毛的婚姻,我本来对爱情没有太多期待,但因为是他,我愿意试一试。

有他在,很远的兼职路程,我只管倚靠在他怀里睡得香甜,从末坐过站;有他在,晚餐时的方便面总被端走,饮食起居也日渐规律。有他在,我的数学也能拿高分。有他在,我一切都好。

寒假回去时,母亲都说我又变回了幼时那个调皮的我,会撒娇,也会讲俏皮话了。我只抱着她笑,暗暗欢喜地想:因为我有了让变得柔软的人啊,再也不用像个战士一样,逼着自己坚强和勇敢了。

04

相爱的两个人,总是以为明天的明天都会像今天一样甜蜜。

我和程涵之也不例外。转眼间相恋已两年,一进大四,同学们都开始为前程奔走。在图书馆,我们头碰头一起商量毕业后的打算。他说希望我跟他回成都,说那个城市有他父母创办的企业,他总要帮忙照应。看着他期待的目光,我第一次觉得心头惴惴不安。

我的去留还牵涉到母亲,她一早说过我去哪,她去哪。当我还没整理好头绪,程涵之跑来告诉我,他母亲邀请我国庆假期去他家做客。

看着我一脸愕然,他摸着我的头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于是,我跟着他来到成都。到了他家我才知道,原来他父母创办的企业是当地的纳税大户,产品远销全国各地。

他父母温和有礼的接待,让我始终有亲近不足的感觉。可程涵之对此毫无所觉,他兴高采烈地陪我游玩成都各处景点。回去前一晚,他母亲支开他与我说的一席话,让成都的一切在我心底成空。

她并没有言辞犀利,她说我是个好姑娘,说我值得程涵之喜欢,但是,却不适合做他的妻子。

她说:“婚姻和爱情是两码事。你看到我家的条件了,你这样一个女孩在这个圈子里会很累。这个圈子的孩子都家庭幸福,条件优越,你带着母亲嫁过来,是抬不起头的。你也会带累涵涵……”

她的话被门外冲进来的程涵之打断,他一言不发拉着我往外走,我还记得礼貌地跟他父母说再见。

他母亲这番带着高高在上悲悯意味的话,把我从爱的桃花源里赶出来。那段时间,我们之间轻松愉快的氛围少了很多,更多的时候我静静拥抱着他,不想说话。

分手是我提出来的,在学校的荷池边。他瞬间就红了眼睛,“瑶瑶,我会坚持的,会让父母答应的,你要相信我。”

“涵之,我已经过得很累了,不想连爱情也得拼尽全力去努力。我累了。”

他定定看我良久,我始终目光平静。他沉默转身离开,一片落叶在他身后蜿蜒落下。池塘边,有蜻蜓轻点水面而过。在大自然里,所有离开的姿态都是优雅的。

原谅我,不能再喜欢你了。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纵然我一无所有,但我还有自尊,我还有母亲,她也需要被尊重与保护。

大四那年,我争取到一家知名外企销售部实习,我拼了命的努力,终于在三个月后转正。从青涩的毕业生到进退有度的销售主管,也不过两年光景。

我终于有资格去爱任何人了,却再也没碰到想去爱的人了。

05

的士司机将我从回忆里唤回,他提醒我拿好行李。下了的士,我看着这凌晨的火车站,灯火通明却人迹寥寥。我拿着行李走近检票口,有人逆光迎着我大步走了过来。

我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是他,程涵之。依旧是高高的个子,一双眼睛看过来时比以前多了锋芒,他变成熟了。

十分钟后,他陪我坐在候车室。

“瑶瑶,真的是你。当我看到你的微信,还有些不敢相信你来成都了。虽然你几乎不发朋友圈,但是你的微信我始终是置顶的。”他把他手机给我看,不好意思地说:“芳菲这个号码是我的,当年我拜托她加的。”

他眼里闪动着璀璨的光芒,紧紧锁住我的眼,“我忍不住想来看看。瑶瑶,你如果有人陪,从来都不肯独自出行的。如果今夜你一个人,是不是说明你还是一个人?”

我看着他紧张期待的双眼,突然想起当年那个心里住着小男孩的他,忍不住弯起嘴角。

今夜我一个人,又或许不止一个人。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