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我想起2014年

秋天 火车从

一个落叶的城市到

另外一个落叶的城市

一家人去我弟弟的婚礼

我的任务是用柴火烧开水

当然也 给他们拍照

婚庆的摄影师有他的

角度 我有我的

摄影师永远不多余

我谈不上摄影师

我是个拍照的和

烧水的 我烧的太慢

客人们喝得又多又快

很快有人接替我来烧水

我可以全职拍照

在人群里面神出鬼没

拍照的就是这样

老屋子最后一场婚礼

和12年前我小叔叔的婚礼一样

简直是完美重现 就是参加的人

都变了

第二天中午我跟我哥跟弟弟喝酒

两个人都被喝倒了

我们在他的新房里睡了一下午

从某种意义上婚礼就像

一场郑重其事的告别 

否则为什么父母们总是会

掉下眼泪呢

参加别人的婚礼都很有趣

参加自己的婚礼很无聊

我的婚礼上 我弟弟成了

拍照的 所有的事情是不是

都是这样

参加完我自己的婚礼之后

我有很长很长时间不想去

任何人的婚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