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习斌

我跟习斌是店老板和顾客的关系。我下班偶尔步行回家,不为锻炼,只为可以欣赏路边店家琳琅满目的服装。心闲路不远,前面过个大十字,再过个小丁字路就到家了。

眼睛余光两边一扫,鑫奇服装店橱窗里模特身上穿的一件连衣裙不错,就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服装店很是冷清,服务员坐在高脚凳上发呆,看见我进来,咧着嘴对我笑了一笑,那笑有点不自然,脸上抽抽的。

我指着橱窗里那件连衣裙问,这件连衣裙多少钱?服务员没有报价,说,你先试,合适了你给个价。

服务员这样说话,肯定是老板,一问,果然是。一般把女老板称呼为老板娘,大概有女性身份的体现吧。

老板娘从高脚凳上下来,走路浑身一抽一抽,跟她的笑一样。总之看起来像个脑瘫后遗症患者。她的手也不能完全伸展开来,抽抽着从橱窗模特身上脱下连衣裙,递给我。

你真有眼光!她恭维着我。

这件连衣裙,多少人看上了,因为胖,穿不上。她的言下之意是,我瘦,身材好。她真会夸人,不显山,不露水。

我到试衣间换了连衣裙出来,刚一露头,她就说,不好看!我心想,这人也够直率,哪有卖衣服的说自家的衣服穿在顾客身上不好看。反正衣服已经穿在身上了,干脆到镜子前照照。也许有了她先入为主的结论,我在镜子跟前站定,来个模特亮相,还真如她所说,看起来就像借来的衣服,很不合体。

她从衣架上拿下来一件大花连衣裙,跟我说,你试试这件。我一看,花朵繁杂,颜色像打翻了调色盘,红黄蓝紫,一看就俗不可耐。

我摇头,说,我从来不穿花衣服,跟个花大姐似的。老板娘说,你先别着急下结论,衣服要上身试,试了才知道合不合适。

看见老师娘举着衣服,站立不稳的样子,我动了恻隐之心,试个衣服又不会掉二两肉,我劝说自己。拿过衣服,去了试衣间。

我再一次从试衣间出来,走着猫步,她笑着说,这件衣服就跟给你量身定做的,款式,颜色跟你是绝配。我走到穿衣镜跟前,镜子里的我,娴静,温婉。

我是极瘦,极单薄的,像没发育好的中学生,这件连衣裙穿在身上,一下子有了女人味。还真如老板娘所说,衣服要穿在身上试过,才知道是否合适。要不是老板娘坚持,也许我这一生都不会穿花衣服。我在心里已经认定这件连衣裙了。

还有 68%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