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一)

    “老爸,你小时候是怎么过年的?”年三十带儿子放孔明灯,小子这样问我。儿子的话如燃放的鞭炮炸开了我的记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家在江汉平原农村。小时候的年如同田里的庄稼般色彩斑斓。进入腊月,家家户户就开始忙活了:炒炒米,炸翻饺子,做麻糖,打豆腐,蒸馒头,卤鸡鸭鱼肉......过年时所有的食物几乎都是一家人自己动手准备好的。

        但儿时的年并不仅仅只有吃的东西......


                        (甲)邻居的吵架声

        邻居在堂哥右眼残疾,人很善良。但实话说有些好吃懒做,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经常赊烟赊酒。一到年关,各种要账就纷至沓来。在堂哥便会将心中的怨气发泄到老婆孩子身上。腊月的好多个清晨,我都是在他家的吵架声中醒来的。晚上要睡觉了,他家的战争还没分出胜负。

      别人吵架往往就是“通你的姆妈”“日你的先人”几句干瘪的话。但在堂哥不。 在堂哥年轻的时候唱过戏,天生一副好嗓子,骂起来惊天地泣鬼神,分贝极高,耐力极好。骂声高低起伏,骂词丰富多彩,而且骂的节奏感非常强,常常是骂一阵咳嗽一阵或者穿插几次剁砧板的声音再接着骂。

        我小的时候不懂他们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吵架的理由——前一天为过年杀不杀鸡吵;第二天为杀哪只鸡吵;第三天又为鸡毛没拔干净吵。后来另一个邻居说出了一个规律:但凡有人来要账,在堂哥便会开火,逮着老婆儿子开骂。如若老婆儿子都不在家,家中的鸡子狗子就成了替代品。来要账的人看在堂哥正在气头上,就不好意思坚持,要么改日再来,要么将这笔赊账留到下一年了。说来说去,还是穷啊!

         在堂哥是用一瓶敌敌畏将自己弄到另一个世界的。有一年腊月,在外打工的儿子回家过年,骂他好吃懒做,一气之下想不开寻了短见。哎,斯人已逝,徒留一声叹息!


    (要去走亲戚了,未完待续。祝各位看官新年大吉大利!给您拜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柜角的玫瑰 我曾认识你鲜艳的样子 粉色的花瓣让我忘记了刺的危险 触手一碰,花上滴出水来 终究...
    陈汐年阅读 596评论 34 41
  • 好不容易结束了昨天的免疫考试,感觉得到了大解放,今天放纵了一天。明天开始一切回归正轨,好好背单词,好好复习看书。为...
    湖龄谷阅读 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