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化的日子 等待晴空

西山的雪化了,伴随着十里春风,我们又一次站在缤纷烂漫却也来去匆匆的春天门口。和许多幸福一样,春天总是在你不经意的一次睡梦中敲醒你惺忪的睡眼,也会在你陶醉的夜风中无情吹落开不到夏天的桃花,来去匆匆,是我们对许多美好事物的感受。有人享受期盼的目光,有人享受短暂的春阳,也有人享受花瓣飘落后的一丝感伤。无论怎样,春天都是一个我们永远无法逃避也无法留住的瞬间,无论你在与不在,它都会盛开。

伤春悲秋,是古往今来许多美丽又脆弱的心灵在岁月的沧桑中捡拾起来的共同记忆。有时这种忧郁,对于忧郁的人而言,也是一种宣泄,一种奇妙的自我惩戒一般的享受。他们陶醉在自己的悲伤里,不管流水潺潺从不过问落花的倾诉,也不管红叶烂漫无非是枯萎前的最后一道遮掩。我们为这样的灵魂感动,因为他们感受到生命的大,也感受到生命的小,他们不去伪装坚强,他们情愿表现懦弱,其实我们每个人的感受都是相通的,都会对别人掩饰自己的无助,有人骗别人,有人骗自己。我们就是如此无用,留不住春天,却放走了青春。

在一季又一季的感伤和慨叹中,我们经历着,回忆着,也遗忘着。人最重要的本事之一不是记住什么,而是忘记。忘记那些不该记住的,人才能往前走下去,所有那些不再清晰的印象,是时候删去,因为我们的生命如此有限,走不出过去就扛不起未来。该过去的喜悦、痛苦、哀怨、尴尬、挫折、遗憾,就让它们随着春天的一缕阳光蒸发掉,腾出自己的内心,去怀抱、去承担,去相信过去所有的一切,无非只是今后更美好生活的一次次排演,每一次春天的时候,我都发现,未名湖边的花,还是比去年更艳了。

我们在享受春天午后的暖阳时,也难免抱怨春风的轻浮打破了原有的慵懒,其实世界从来都是这样,没有一个完美的季节等待我们收拾好心情重新开始,这世间最激荡的情感,来自于与苦难的碰撞。是狂暴的沙尘卷起了塞外杨柳的青丝,是暴虐的台风滋润了夏日干渴的江南,是来自面无表情的冰雪布置了最温情浪漫的新春,又是万分焦灼的烈日烤化了冰山最后的冷漠。我们要感谢这世间最强烈的力量打破我们对平庸的幻想,这世界从来不会专为你开辟一片乐土,等待你赏菊喝茶,春天从来不是用来享受的,而是用来用功的。我们对于成功和失败的理解,永远只在进行中,没有以逸待劳的好事,再美好的春天,都是不能保鲜的。鲜花的娇艳比不过野草的顽强,勇敢地面对春风之后的暴雨,就是我们成长的方式。

这世界总这样,雪一化,花就要开。稍晚一点,就来不及。没有多少理由可以推脱自己的懒惰,也许就现在开始,努力去创造不可能的可能。可不可能,只在自己,无关风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